即時報道張鵲橋涉貪案審訊新聞檔案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張鵲橋案續審 辯方申勘察鄭觀應紀念館獲批

即時報道張鵲橋涉貪案審訊新聞檔案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2月10日 16:16

初級法院上午繼續審理文化局原文化財產廳前廳長張鵲橋被控涉貪案,繼續傳召多名證人作供。開庭前,辯方律師歐安利向合議庭申請免除數名證人,並向法庭要求實地勘察鄭觀應故居紀念館及擋土牆,以分析紀念館及擋土牆的設計意念及與鄭家大屋之間的和諧協調。他亦要求法庭去信文化局安排時間勘察,並邀請專業人士,包括有份設計紀念館建築的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一同前往勘察,介紹紀念館的設計重點。

合議庭主席簡靜霞提出質疑,指紀念館至今仍未開放,外人難以進入參觀。而呂澤強作為本案證人,已在庭上作供,亦未被委任為專家證人。認為其證言已解釋清楚事件的來龍去墨,認為勘察過後有疑問才再次傳召呂澤強作供。而助理檢察長郭少萍則認同作現場勘察,並希望了解為何紀念館至今仍未有開放讓公眾參觀。

合議庭經過數分鐘的商議並分析案件標的後,最終決定接納辯方提出的現場勘察申請。合議庭將去信要求文化局安排現場勘察,並要求文化局派遣一名負責管理鄭觀應紀念館、或對紀念館有管理經驗的人員一同視察,勘察團隊由合議庭、助理檢察長、辯護人、嫌犯、司法文員及文化局等人士組成。

廉署證人:張與新構思關係千絲萬縷 辯方質廉署調查深度

另外,合議庭傳召一名有份參與案件調查工作的廉政公署偵查員作供。該名偵查員表示,廉署是在調查其他案件時發現本案的犯罪事實,遂就本案展開調查。過程中他主要負責建議書分析、新構思設計公司的設計錯失,以及張鵲橋與新構思的關係進行調查分析。

他形容,張鵲橋與新構思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指張鵲橋的妻子鄭桂妮曾為公司股東,雖然鄭在2008年表面脫離新構思,但從2004至2013年的帳目內的股東項目中仍見到鄭桂妮的名字。而張鵲橋與其中一名有份參與紀念館設計工作的建築師陳鳴亦有投資關係,兩人共同開啟了按揭聯名戶口,在中華廣場購買了一個價值900萬的單位,作陳鳴與鄭桂妮合資開設的設計公司的辦公室之用。

他亦指,文化局以配合鄭家大屋開放,時間緊迫為由豁免鄭觀應紀念館設計工作的公開招標,並以新構思有文物保護專業資格為由,直接將項目判給予新構思。但他質疑,紀念館設計工作最終用了三年半才完成,當文化局首次將施工圖則交予工務局進行招標時,工務局發現施工圖則的設計錯漏多,指出了過百項錯誤,並提出詳細的解決方案。但新構思拖延良久才完成設計工作,直到2010年11月工務局才正式公開招標。

辯方律師歐安利指,廉署調查期間曾去信要求文化局將整個紀念館的卷宗交到廉署,但最終有文件缺漏,最終有2份文件並無載入法庭的卷宗當中,是開審後由歐安利自行尋找文件再載入。證人坦言,廉署要求文化局提供相關文件,文化局「有幾多就俾幾多」,即使有文件缺漏,也無法得知有多少,「文化局唔俾文件我,我都唔知要去邊度搵。」

歐安利又質疑,廉署調查期間,被告張鵲橋曾要求廉署聽取多人的證供,但廉署最終只聽取陳建成一人的證供。而廉署在調查張鵲橋的財產申報中亦沒有證據證明他有刻意報漏,亦無調查案中關鍵證人陳鳴的學歷及工作經驗,以及陳、鄭二人所開設的設計公司的業務。質疑廉署未有對案件作出深入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