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5 讓藝術走上街頭每週專題
今年一月十四日,論盡曾報道過一則俄羅斯背包客在水坑尾擺地攤時被警方拘捕的新聞,警方認為其未有通知民署,違反了第47/98/M號法令第三條,同時被捕的還有一名在街頭拉小提琴的法國人。事件引起極大迴響,不少網民聲援並質疑政府對待街頭藝人的手法是否過於嚴苛。 今年四月,政府提出要為街頭表演藝術推出草案,譚司發言更指街頭表演於歐洲國家很普遍,本地宜多仿效。無疑,街頭藝術在歐美是很具特色的,表演形式多樣,常營造出熱鬧歡樂的街頭氣氛。然而歐美的街頭藝術能如此蓬勃,是植根於城市自由開放的人文精神,對街頭藝術一直所抱持的寛容態度,以及當地濃厚的人文氣息。在歐美,街頭藝術的傳統由來已久,而且當地公共空間的開放程度較大,鼓勵藝術自由表達的氣氛較強,這是一個城市長久蘊釀出來的文化氛圍,並非一時三刻的「植入式」行銷手法,這兩者是有著根本區別的。 歐洲城市的管理以開放的理念為基礎,而這點正是我們的城市目前最缺乏的。從公園的管理已可以看到政府對公共空間的管治態度是非常不友善的,凡事以「禁止」先行,開放程度是很低的;對藝術創作的鼓勵是不積極的,除非政府自己搞的大型活動,民間團體要借用公共空間來進行藝術活動是非常不方便的;再加上今年五月原營地大街的塗鴉公園突然被關閉而轉做停車場,更屬一鮮明例子。在澳門,塗鴉固然不合法,就連在街上玩滑板也是被禁止的,更沒有任何公園歡迎滑板。因此本地根本就沒有很強的街頭文化,當政府要對街頭藝術進行立例時,我們有相當足夠的理由表示擔憂──到底這是管理還是管制?是推動還是打擊?是扶持本土還是文化輸入?是真開放還是真行銷?到底政府所鼓吹的,是哪一種的街頭藝術?今期,就讓我們來看看本地一些推動街頭藝術的人士和藝團,他們一直以來的工作及所遇到的問題,以對未來法案有更多思考。

處處是舞台 街頭現活力 何嘉偉:重塑地方與人的關係

2016-10-15 讓藝術走上街頭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10月15日 15:15

在劇院以外的地方表演,又稱為「環境劇場」,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歐美等地開始盛行,演出的地點可以是酒店房間、郊野公園、街市,或是街頭。外國不少藝穗節,如愛丁堡國際藝穗節等正是讓不同的表演團體在這種「非正式表演場地」進行表演,讓城市之內處處是藝術。澳門資深音樂及文化展演製作人何嘉偉(雞比)表示,在劇院以外的地方進行表演,可令觀眾重新體會自己與這空間的關係,「如你是住在那邊的街坊,可能會因為那創作,重新回想自己街區的定位,自己的成長,那地方跟自己的關係。」

 

走出劇院 讓作品感染人心

雞比的團體是藝穗節的常客,曾多次參與澳門城市藝穗節。他解釋,環境劇場與傳統劇場最大的分別是其演出主題與演出環境非常貼合,例如有關宗教故事的戲會在教堂上演,有關肉販的故事則在街市上演。「有些再抽象的可能在足球場做,但不一定是有關踢球,可能是現代舞,但跟足球場剛好形成一種對比,也可以是一個環境劇場。」他強調,環境劇場非常注重氛圍,注重地方與作品的關係,環境的角色不只是一個演出空間。演出固然照樣可於劇院上演,帶給觀眾的震撼卻不能與環境劇場比較。「那現場感、歷史感是無法在舞台上複製的,還有周圍那種味道,整件事的感染性會更強烈。」

「如果在一般劇院,無論外型有多漂亮,我們只是進入一個地方,那地方讓我們看戲,作品內容跟劇院環境沒多大關係。」

 

重塑街頭 另一番意義 另一番美麗

環境劇場特別的地方,在於表演發生的地方,並非正規表演空間,而多是居民生活的地方。透過表演的進行,透過觀眾駐足欣賞,環境的意義亦變得更為豐富。表演者的行動開拓了對空間重塑的想象,觀眾的參與亦使演出者表達的權利得到支持。表演若是在街頭或公共空間進行,更是讓平常甚少有機會接觸藝術的人,能接觸藝術、參與藝術,一個日常的生活場所成為居民可自由表達的地方,空間的想像和意義會不一樣了。

「藉着演出,地方會變化出另一種生命力。如一些創作題目再研究得深入些,可能令觀眾平常路過卻不以為意的地方,產生出另一番意義,另一番美麗。而且如你是住在那邊的街坊,可能會因為那創作,重新思考自己街區的定位,想到自己的成長,那地方跟自己的關係等,可能會牽引出一些類似這樣的題目。」

「它可變成一個共用的表演場地,讓你看見自己的歷史,而不只是一個人來人往,或是休息的空間。因為藝術提醒了這裡生活的人:這個地方是有生命力的,是你成長的地方,是有歷史見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