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嘉思欄擴建二期受壓暗撤 轉頭內部密密拆?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3月17日 7:07

FullSizeRender (15)

市民現時經過嘉思欄兵營(聚龍酒家對面),會發現一幢外型突兀的2層高新建築,雖然外牆採用仿石牆設計,但依然跟原來粉紅色外牆的兵營格格不入,相當異相。嘉思欄兵營是澳門受法律一級保護的紀念物,現用作保安事務局大樓,但這一擴建工程進行得相當低調,除了2014年開標,當局發放的資訊非常有限。但這擴建爭議仍未完結,原本擴建還有二期工程,涉及大幅拆建面向綠屋仔一邊的建築,只保留立面,及後被葡籍建築師狠批政府帶頭破壞文物建築,近日文化局在我們追問下才透露二期工程將不會展開。

但記者發現現時兵營內部正悄悄進行大工程,地面層天花拆掉,兩層建築打通,外牆的批燙全被扒開,但無論是保安事務局還是工務局、文化局從來沒通報這神秘工程的規模和用途。 我們曾向保安司查詢,至截稿前未有回覆。 有文遺會委員對此感到驚訝,這項工程從未交上文遺會討論。

文化局長吳衛鳴近日受訪時只稱,其他部門沒有交申請過來,二期工程將不會展開,但沒有透露具體原因。

IMG_0951

保育人士批評,擴建一期工程「拉直」了舊日海岸線痕跡。

IMG_0978

未計設計費,擴建一期造價達三千萬。

翻查資料,2014年9月開標時亦只有工務局輕描淡寫的介紹,連效果圖也沒有一張。據報道,工務局當時表示,擴建一期工程拆卸部分並非原有建築,將興建8至9米兩層建築,並承諾「為免影響原大樓,新建築物設計以包括石砌外牆,整體效果與原大樓融和一體,令現場景觀一致。」這項佔地僅500平方米、2層高的建築,光是建築連監理費已達3千萬,難怪議員麥瑞權聲稱「政府起一個廁所都要250萬」。

但當完工後,有專業人士發現有異,新建築較原來高出一截,仿古外牆設計醜陋,明顯破壞了外觀的整體和諧和建築之美。有關注文物的人士更不滿嘉思欄兵營原來是海邊要塞,工程「拉直」了原來的海岸線,舊日痕跡消失,但當局之前卻沒有充份說明,直斥有被騙的感覺。 文化局解釋,一期工程籌建時《文遺法》仍未生效,所以沒有交文遺會討論。

radionews_2014-09-18_11-26-19_1

圖片來源:澳門電台 (紅框是擴建二期原訂範圍)

IMG_1088

既定事實,追悔莫及。至於原來的擴建二期工程,工務局在2014年曾秀出一場示意圖 (上圖紅框部分),可見拆建部分涉及受法律嚴格保護的舊建築部分,但詳情則未有透露。翻查工務局網站資料,從文字描述可見規模之龐大及驚人。

澳門保安部隊事務局大樓擴建工程範圍分為A、B及C三區;“第一期工程” A區已於2015年初動工,工期280天,而第二期包括“B區”及“C區”預計於2016年招標及展開施工。“B區”的建築面積約為3,280平方米,最高部份樓高四層,其內設施包括室內射擊場、辦公區、儲藏空間及預留發展空間供事務局日後使用。而“C區”計劃拆卸現有粉紅色兩層建築物後,興建一幢三層高的新建築物,新建築物地面層設有行車通道及園林綠化區;一樓設有維修設備儲存室及系統管理辦公區;二樓設有網絡資訊設備室、會議室、備用空間及一條連貫舊大樓的行人天橋。」

大拆大建文物建築阻力重重,如今擴建二期受壓叫停,原來的重建大計會否轉移變成記者發現的神秘工程?這一點有待當局交待清楚。

IMG_1077

公家文物建築政府帶頭自己拆,結果受到葡籍建築師狠批。業內流傳二期工程不但拆建原建築,只保留立面,新建部分甚至會穿過原來的屋頂、比對面的綠屋仔還要高,完全過晒火位,令民間質疑文化局的把關角色何在。

為撲火去年底文化局出席澳門講場時澄清,「保安部隊事務局大樓屬文物清單內的紀念物,大樓和堡壘圍牆不能拆、不能郁,圍牆內古樹也要保留。現時拆除的附加物(指一期工程) 屬周邊欄河部分,不在紀念物範圍內,拆除後可以更好保留大樓的立面元素,完整和原真性更大。」相信最後二期擴建工程急剎車,文化局亦給出了關鍵意見,但官方所說的「完整性和原真性」明顯有不少落差,與市民觀感不符。

IMG_1046

嘉思欄與相鄰的綠屋仔、灰色小屋在建築風格上互相呼應,原是一個有發展潛力的片區,但為成就傳染病大樓的政績工程,現在通通都要讓路。

值得注意的是, 我們翻查相關資料,發現嘉思欄兵營擴建工程不但透明度極低,而且有違常規,甚至連載有限高及發展限制的街線圖也沒有發過一張(至少在地籍資網公眾無法查看得到),令人質疑政府工程是否可以自己話事,毋須接受公眾監督? 在城規會後,我們向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追問,羅司回應指這是在《城規法》生效前的項目。但事實是,即使《城規法》未生效,一如以往其他政府工程也會顯示街線圖,為何獨獨嘉思欄卻沒有?新法生效後,發出的規劃條件圖草案需要至少15日公示,並交上城規會討論。

羅立文表示,大部分政府工程日後都會交上城規會,但亦有例外。至於「例外」的標準是甚麼,就沒有解釋得很具體,他舉例指如果政府要在市中心建一幢辦公一樓,那是否要交上城規會呢?記者是大惑不解,為何不呢? 羅司只笑稱「你們要對政府有番少少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