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來論】特區「七不思議事件」之二:閒地發大放生

即時報道

文: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

時間:2015年11月12日 12:12

南灣湖CD區(資料圖片)

南灣湖CD區(資料圖片)

行政長官即將發表新一年度的施政報告,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從特區政府施政令人深感詫異的問題中選出“慢久公屋遊戲”、“閒地發大放生”、“輕軌無底黑洞”、“旅遊休閒特首”、“吃掉文化資本”、“高官突然自殺”、“人本陽光科學”七項,要求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著重說明及作出未來施政承諾。

  1. 閒地發大放生

二十世紀開始時,澳門陸地面積只有11平方公里,經歷百年以來的多次填海造地,至今已增大至30平方公里。在這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現居住了64萬人,使澳門成為全球居住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因此,在澳門,土地可能是最重要和稀缺的共有資源,而土地相關利益的分配過程和結果亦可能是澳門社會廉潔和公義程度的最佳指標。

特區政府未能興建更多的公共房屋以滿足居民的需要,是因為沒有土地。然而,在這人口擁擠、土地稀缺的小城,原來卻存在著許多十年、二十年一直閒置的土地。

資料圖片

保利達集團在黑沙環填海區囤積大量土地。

圈地成金已成為決定澳門城市發展的主要規則。長期閒置的土地,大都來自同一套土地戲法:承批人以各種公共利益理由申請批地,獲批之後卻不按照原規劃發展,而是囤積起來,靜待時機將土地改變用途,甚至再獲准發大和放高,最後殊途同歸,全變成能夠賺取極大利潤的摩天豪宅、賭場和酒店。這土地戲法的一些具體例子包括:當局誓言在土地發展期屆滿後將依法收回的海一居18橦50層高住宅地盤,原於1991年批出,理由是興建紡織城;剛盛大開幕的賭場酒店新濠影匯,2001年批出,理由是興建類似環球影城的主題公園東亞衛視影城;另一個主題公園──海洋世界樂園,佔地約兩萬平方米,足夠興建兩萬多個公共房屋單位,於1997年僅以澳門幣1000萬溢價金的條件批出,至今仍是爛地一片;又一個主題公園Hello Kitty Land,2006年批出。

東亞衛視影城用地經多重轉手變成今日的新濠影匯,承批公司無本生利賺大錢。

東亞衛視影城用地經多重轉手變成今日的新濠影匯,承批公司無本生利賺大錢。

澳門蛋附近原HELLO KITTY LAND項目

澳門蛋旁的Hello Kitty Land 用地,最初承批公司領導層包括現任特首崔世安胞兄,行政立法兩會委員崔世昌。

2015年,立法議員和傳媒揭露,南灣湖CD區原來有18幅閒置超過20年的土地,包括4幅公地和14幅批地。這些土地的變法過程可以充分顯示政府在閒置土地方面的角色和作為。4幅公地比較簡單,自1994年填造完成之後,政府一直沒有按照法定計劃進行發展而閒置;直至較早前,行政長官受訪時表明不清楚這4幅土地的存在和用途──而據傳媒報導,這些公地將通過批地或換地交給私人牟利、甚至已經名花有主的傳言卻甚嚣塵上。14幅批地,則自首次批給之後一直閒置,在整個過程中,工務當局作為有權限部門,任由承批人將土地長期閒置,從沒有履行職責督促承批人依照法律和批地合約進行發展;對於土地發展利用期滿的情況視若無睹,沒有依法作出任何處理;在土地長期不發展的情況下,卻主動作出一系列舉措,包括將地段可建高度以倍數放高、合併地段、將鄰近公共用地一併割讓予發展商等,所有舉措均指向讓發展商獲得極大化的利益。

圖03

筷子基原巴士廠用地閒置多年仍未發展

筷子基原巴士廠用地獲改商住用途,閒置多年卻被視為不可歸責發展商,同樣被放生。

特區政府在社會和立法會的強烈要求下,於2010年初啟動對閒置土地的排查工作。最初界定需要進行審查的土地共有113幅。經過接近兩年審查,至2011年確定其中65幅因為城規改變或涉及司法訴訟等問題而拖延發展,不歸責於承批商,餘下48幅則可歸責於承批商。至2015年6月,政府突然表示,48幅可歸責於承批商的閒置土地中,有16幅已被“上屆政府”(即在2014年12月20日之前)“放生”,列為“不具條件宣告批給失效”。截至2015年11月,沒被“放生”的32幅閒置土地,只有22幅被宣告批給失效,而所有這些土地的承批商均已提起司法上訴,未能成功收回。

縱觀這所謂閒置土地排查的過程,有三大特點:一是完全的黑箱作業,政府拒絕披露有關土地的任何具體資料,也完全沒有說明所謂歸責和放生的標準,使居民無從瞭解、監督和問責;二是進展非常緩慢,近五年過去才就小部份的土地作出批給失效宣告,合理地預期,在本屆政府任期內應不會成功收回任何土地;三是閒置名單被不斷縮小,最終可能得不到任何有實質意義的結果。

圖04

土地是稀缺的共有資源,可以用來保障廣大民眾的福祉,也可以用來使少數人獲得非常巨大的利益。行政長官崔先生在2010年第一份施政報告中曾經承諾:“新一屆特區政府將充分聽取民意,集思廣益,以澳門居民的福祉為依歸,對澳門長遠利益和整體利益負責,加強廉政建設,全面提升施政透明度;推動公共政策的科學化和民主化;提高政府執行力;提升廣大市民對政府的信心;在良性的互動和監督下,全力推動陽光政府建設”。然而,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在政府土地施政中完全看不到上述承諾的實現,看到的只是政府在使少數人獲得暴利方面的一系列的黑箱作業和精心舖排,以及在保障公共利益方面的不作為、無力和遲緩。我們希望行政長官在作新一年度施政報告之前,能夠重新確定自己在社會正義與巨大利益之間的取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