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當身體一種感官關閉了功能,另一扇門打開了,以文字來觸感世界。

曉得爵士音樂是否能當爵士? 台中爵士音樂節2015

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文:阿添

時間:2015年11月3日 10:10

台中爵士音樂節2015

台中爵士音樂節2015

小時候的慈善或賑災晚會經常在電視上看見什麼什麼爵士主禮或捐款,然後我口裡都會吐出一句: 「如果我曉得爵士音樂,未來是否可以當爵士?」

因為 Jamie Cullum 而喜歡上爵士樂,直至現在雖然我已經有一點爵士音樂的基礎知識和概念,但對於我而言它仍然是一種虛無飄緲,望塵莫及,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東西。

上星期在 FaceBook 上看到朋友去了台中爵士音樂節,我才知道有這個活動,當時正活在病榻中的我,連下床都有點問題,在一個 「只有自己和藥知」 的處境下,竟然收到這麼振奮的消息,也當堂醒了,上網搜尋一下,原來在十月二十四至十一月一日,我就知道要快點出動了。

一連去了兩天,第一天一個人去,在台中火車站認識了一位香港的街頭藝人。初時我都不以為意,既然有時間,就站着聽聽吧,當他唱到《不要驚動愛情》時,我還在想這首歌竟然都傳到台灣來? 我還以為只有海闊天空和光輝歲月; 後來我聽到他的廣東話特別標準,於是我就上前打招呼,他原來也是香港人。他鄉遇故知固然開心,聽了大概一小時《K歌之皇》、《地下街》 ,真有衝動想上前一起彈唱。

其後,就出發去音樂節了。音樂節的地點由市民廣場延伸至草悟道一帶,分別有主舞台和小舞台兩個表演場地,主舞台周邊有美食攤位,小舞台周邊有樂器體驗區、唱片展、文創市集和街頭藝人專區。

先要讚一下大會,把所有表演節目和攤位資訊全都刊登在網站上,讓我這些盲人容易掌握附近的環境,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先吃點東西,然後就走到小舞台聽來自日本的「New Japan Special Quartet」。我特意早了半小時到達場地看試音和彩排,完全感受到日本人做事的那份認真,那場的音響、混音,對調校麥克風的細緻,是兩天裡面我聽得最舒服的一場。表演還邀請了台灣著名薩克斯風手 謝明諺和現居紐約的日本鋼琴手 Kayo Hiraki 一起同台演出。

這場音樂會主要是以原創歌曲為主,當中亦有改編一些日本動畫和電影歌曲。在表演裡你未必能找到 Charlie Parker、Carmen McRae 這些大師的揮洒自如,但你肯定可以在裡面找到墨守成規的理論下所衍生出相信只有亞洲人才做到的風格。

之前在一家以爵士音樂為主的酒吧「Peel Fresco」裡都聽過一個日本人彈 《Fly Me To The Moon》,都是有一種獨特的東洋風味包含在裡面。

對於都是彈琴的我,很自然會先將焦點放在琴聲上,在彩排時已經覺得琴聲特別好聽,如果是電子琴,那套音源肯定是天價,但怎樣聽都覺得似真的三角琴,於是在節目中段我主動問坐隔壁的觀眾,當然得不到一個我想知的答案吧;表演完畢後走過去服務台打算買唱片,與鋼琴手聊了幾句,就知道是三角琴了。

緊接着走到主舞台看來自匈牙利的「Jazzation」,他們以 a cappella 的方式呈現出爵士的風格,這確實是非常困難的,我個人特別喜歡女中音,表現得非常穩定。

不過當晚主舞台人很多,情況就像在主題樂園的露天劇場,你在台下聊天、嬉戲、散步,表演者就在台上演出,所以其實也不是可以自在地享受,細心地聽得很清楚。

當晚在主舞台最後一個節目就是來自法國的「Charles Pasi 5et」,搖滾帶點藍調,當每次口琴手Charles Pasi 出場吹奏口琴和唱歌時,都可以聽到很多人歡呼大叫 「好帥呀」,連工作人員都不甘示弱,可想而知很多人為了偶像慕名而來,這亦肯定了他在台灣的地位。

第二天與友人再去一次,走到文創市集看看,有皮夾和手工藝的展品,有些還可以購買,蠻有趣的。 至於樂器體驗區就放了些吉他、貝斯,還有小號、薩克斯風等等這些吹奏的樂器,不過因衛生問題我個人就沒有去體驗了。

這天小舞台裡的節目幾乎都是一些本地的青少年樂團和學校的表演。 在「JUPITER 青少年爵士團」 的演出裡,你不難看出他們的幼嫩,演奏時的不齊整,拍子的不均都赤裸裸地浮現出來,嚴格來說他們只是在把古典音樂和爵士音樂所會用到的樂器結合起來,然後把一些台灣歌謠例如《望春風》進行改編到可以用這幾種樂器去演奏。

不過在 「清水高中音樂班爵士大樂隊」 的演出就令我眼前一亮,他們演奏了一手曲目是日本電影 《搖擺女孩》裡面的音樂,我特別欣賞那個專門打 bass drum 的朋友,這首歌如果拍子不穩,整隊人都會亂起來,在 solo 部份可以聽到鼓開始有點亂,但專門打 bass drum 的那位拍子仍然維持得很好,最後所有樂器都能齊整地繼續合奏。

當然我有理由相信他是有聽着拍子機去演出的,這對於樂手們需要把一個節奏固定得極為穩定和處理些節奏比較快的曲目是一件很普遍的事,但要聽著拍子機,又要邊聽着其他樂手的樂器聲,加上吵雜的環境下,在協調上都會有一定的難道,以一位高中生來說真不簡單。

當晚在主舞台有一個向三十至六十年代爵士音樂代表人物 Billie Holiday 和 Lester Young 致敬的音樂會,有台灣的爵士女歌手唐么玫和美國的薩克斯風手 Kevin James 化身為「Lady Day & Pres」與台灣頂尖的爵士樂隊一起演出。 樂隊中有些來自歐美的樂手,在裡面不難找到自己一直想追求即興上那種忘我和自如的感覺。

說來,這些免費的嘉年華式音樂活動好處是可以令想認識爵士音樂的人有多一個途徑去了解,但同時換來的是有很多人來趁墟,當成旅遊景點,一家大細連犬隻都帶出來散步,主舞台那邊人擠得很,令有心去聽音樂的人感覺不太良好,這些有質素的表演就這樣浪費了,有點可惜,代入表演者的角度看,難免有點不是味兒。

(阿添:最 「爛」 的音樂人,最 「廢」 的 「偽」 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