祐漢還能等到什麼時候?

2015-10-02 新城舊區繼續等 專題報道

文:葉瑋玟、梁惠施(實習記者)

時間:2015年10月2日 10:10

祐漢區租金便宜,近年群樓內出現不少劏房,增加社區安全隱患。馬黑祐坊會理事長鄭麗霞說,劏房戶經常擅自更改結構、加裝電錶、隨意拉電線,群樓外經常看到混亂交叉的電線,當電力不足時,沒有保險絲的情況下跳電,火災就會隨時發生。前年十二月一次牡丹樓大火,便令五個家庭無家可歸。祐漢新村重建遙遙無期,亦令做社區工作的她倍感無奈:「塞渠漏水,有些我都自己解決了,吸毒問題我都處理慣,可是火災太嚴重了。一日不重建,區內情況會越來越差。」

祐漢新村在70年代興建,落成已接近50年。

祐漢新村在70年代興建,落成已接近50年。

鄭麗霞認為,如果十年前可以啟動,現在祐漢已經是另一番景象,現在除了等還是等。問題在於祐漢舊樓的狀況並不好,群樓石屎剝落日益嚴重,去年年底消防員到場處理時就指出這些樓都老化了,牆壁的水泥已經沒有粘性,連續下大雨或颱風都會增加危險性。群樓的設計不算太好,當年是以四面一個的方式建造,所以每幢樓睇落似四方形,與現在外面新的建築很不一樣,她質疑「唔通真係要等到佢塌下來,政府才會真正地重視這裡的居民?」

訂閱每月紙本

祐漢新村建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有接近五十年樓齡。當年牡丹樓、康泰樓一個單位約賣一萬多至幾千元,算是很便宜,但對基層打工仔來說,都是辛苦存下的血汗錢。住在這裡的多是新移民,不少老街坊一直住到現在。這裡環境差、衛生也很差,品流複雜,還經常有癮君子,外人很多時不敢進來。住在群樓內的長者等了十年,抱了很大期望,只是希望晚年生活過得好一點。

二零一三年《舊區重整法》在立法會突然撤案,她直言,當時一班居民都很失望,馬黑祐坊會曾經和他們開了很多會,又邀請專業人士研究這區舊樓的潛在風險,還帶了居民代表親自到立法會遞信,最後還是天上響雷、下面雨點小。《舊區重整法》撤案後,去年三月《文遺法》和《土地法》已經生效,至今還未見政府再提新的方案。官員最近又說要變成「都市更新」,那究竟跟舊區重建有甚麼不一樣呢?不知道,一切似乎又要重頭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