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創變者》:不是影評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未熄

時間:2015年09月20日 23:23

大家談起「創新」一詞,可能首先會想起最新開發的科技產品,或者是各種文化藝術或者科學理論的突破。但近年在世界各地也在興起一種觀念,就是「社會創新」。

筆者最近就參加了《創變者》──一部探討「社會創新」紀錄片的放映會,據介紹是澳門第一次同類活動。影片由創辦中國社會創新平台BottleDream及華南地區最大的聯合辦公空間「一起開工社區」的青年創業家蔡延青獨立製作,記錄世界各國的社會企業家和社會創新者的故事。

從非洲到香港,從倫敦到中國內地,「創變者」正在用新的意念去改變社會。有些可能是在地的,例如是幫助一處地方的年輕人在離開孤兒院後,取得工作和生活技巧,並希望將之透過受惠者未來建立家庭得以傳續下去;另一些是普世的,例如是支持非洲人取得潔淨食水。

印有參演者的明信片

印有參演者的明信片

上述的例子似乎和一般的慈善工作沒有太大的分別。但它們有一樣東西很不一樣,那就是它們很重視「連結」關注者,無論是個人或是企業。例如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有組織發動街友,為旅客做特色導賞團,以他們的角度分享布拉格的歷史文化,從而希望社會改變對街友的偏見,街友也可以貢獻自己。來自香港,相信澳門人也認識的文化人黃英琦也以「創不同」(MaD)召集人身份,在當中現身說法。她說在香港無論是民間社會或企業都相信「政府自然會解決」,結果讓社會變得不連貫。她希望可以讓政商民三個界足走在一起(另外她在bottledream的專訪中形容是「缺乏行動力和創意跨界思維」)。

水杯遊戲

水杯遊戲

而在中國內地,片中所見的例子,除了強調「一起開工社區」的功能,即提供空間,特別是跨界交流的空間外,基本上都是以實現個人夢想或者是紀錄個人的提問,以及探討了計劃的可持續性問題外,並沒有舉出很具體的實例。或許是這是內地新一代比起上一代更有物質條件去追尋個性的集體性格使然,又或者是比起他們曾經經歷上世紀八十年代一段狂飆突進年代的父母一代,內地社會特殊的客觀現實局限吧!

放映場地門外的指示

放映場地門外的指示

而影片最後強調的是,透過新技術,加上年輕人的創意思維,給予他們權力,聯結其他人,是可以改善社會現狀的。而他們需要做的是找出問題去改善。澳門在過去十年,經濟發展迅速,年輕人的創業熱也方興未艾。但在求生存或提高生活質素以外,我們似乎未意識到可以對社會有更多承擔。或者反過來說,在亞洲各地,包括澳門,由年輕人帶動的社會行動漸趨沉寂的今天,有志者可有其他空間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創變者》的到來,既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可能的答案,更需要大家積極的回應。

映後工作坊

映後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