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夢之家》

移動書 藝文爛鬼樓

文:三川

時間:2015年08月11日 8:08

三年才舉辦一次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來到第五屆了,一直深深被土地、自然、人、社區、藝術結合的策展理念所吸引的我,今年總算有機會拜訪。經過五屆的累積,大地藝術祭包含著數百件大大小小的作品,散落在越後妻有這遍面積大約是2.5倍台北市的土地上。

在大地藝術祭的眾多企劃裡,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策展項目就是「空屋計劃」。越後妻有是日本重要的農業區,可是近年年青人都搬到大城市裡去了,導致老年化問題嚴峻,不少房屋更淪為空屋。「空屋計劃」是由當地人借出荒廢的房子,讓藝術家在這些空間裡創作,並由策展團隊所組成的不同隊伍來幫忙修復房屋,讓這些破爛的房屋再生。

訂閱每月紙本

《夢之家》算是此計劃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它由現時在國際上大名鼎鼎的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c 在2000年為大地藝術祭所創作。Marina曾經在紐約MoMA與上千名觀眾單對單無言對望,結果遇上前男友而笑中帶淚,一臉複雜的這一幕相信不少人也歷歷在目。而這次《夢之家》雖然沒有了她在現場親身演繹,但這個作品同樣是關乎人的心靈與思想內在的連系--夢--讓旅行者入住夢之家,在這裡入睡,並記錄自已做過的夢。

《夢之家》,古舊的日式木房子沿河而建,四周花草從生,一入門口感覺還蠻舒適的,右邊的浴室裡放置著銅製的浴缸,據說旅客可在浴缸中放草藥,清洗身體,然後到右邊第二間房換上睡袋形的睡衣。四套睡衣從左至右排好的模樣和顏色讓我想起天線得得B的造形。

一走到二樓,整個氣氛?時變調。陽光透過窗上的玻璃紙,把四間房間分別染成紅、綠、藍、紫的調子。紅色房間的色調特別有荒木經惟感(我覺得)。而整個房間裡就只有一張「床」。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躺進像是棺材般的床上,枕著水晶枕,做夢,然後把它們記錄在「夢之書」上。

此時,如聖經般厚的「夢之書」上已被填上各國的文字,收錄著世界各地異鄉人的好夢、惡夢。

創作者想表達什麼?為什麼床要長得跟棺材一樣?夢與人的關係?人的潛意識思考與生死的關係?《夢之家》與越後妻有社區的關係?這些都是這個與觀眾共同創作的企劃--《夢之家》的疑點及好玩之處。當地人沒有覺得不吉利,反而更把《夢之家》當成是社區的一部份在打理和照顧了,所以我還怕什麼?試一試,枕頭還蠻好睡的。

更多有關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分享:
www.facebook.com/distractedtalks

夢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