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老闆反駁「租霸」指控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5年08月6日 3:03

2015-06-15_11-21-52-540x360
 新橋老店四喜酒家六月中突然宣佈結業,業主馮小姐不滿被指迫遷,強調沒有續租純粹是租戶的責任,沒有按時在三個月內答覆,視作自動放棄。但四喜老闆阮先生卻說出事件的另一版本,他出示的覆函顯示,在收到業主通知約一個月已回覆(詳見下圖)。
fourhappiness-02
業主馮小姐表示,2012年租約期滿前半年已透過律師發信通知承租人,月租由三萬八加至五萬,至於四喜老闆所指文件上的加幅(13%) 與五萬元的金額不符,她強調「無誤會」、亦「無反口」,信上已寫得很清楚「租金就係五萬」,三個月內要回覆,四喜期間沒有主動聯絡他們,遲至五個月後才回應已是視作放棄續租。

她又指控四喜是「租霸」,加租三成、月租五萬已是低於市價,為了收回舖位,三年官司少收的租金差額已損失不菲。「銀行估價是十一萬,放租七萬已經有人話要租」。期間四喜雖然有交租金,但並不是他們要求的金額,無法彌補他們的損失「總之唔係五萬!有時也不夠四萬五,佢認為合理的就塞俾我,難道我就要接受?」

ad
fourhappiness-01
對於業主的種種指控,四喜老闆阮先生鄭重否認是「租霸」,收到律師信一個月內即作書面回覆(見上圖) ,絕無拖延,他又質疑業主一直沒有回覆他們。他重申業主不想續租的話,他們必定會搬走,「做咗幾十年都想抖抖,做唔做落去好閒啫!」又認為訴訟中存在許多不合理情況,由於律師舉證有遺漏,令他們敗訴要賠90多萬,損失慘重,必定向法院提出上訴討回公道。

阮先生表示,以往與業主傾續租都是「坐低傾好價錢,再上律師樓簽約」,廿多年來一直如是。但2012年業主一改慣例,以律師信通知續租,他們向律師樓查詢,職員指業主「唔想傾」。他們發現通知信上租金與加幅比例有不符,「信上說租金將適當增加至每月港幣五萬元,加幅約為13.2%。但原來租金三萬八,加一成三點計都計唔到五萬。」隨即以書面回覆律師樓,希望加租至四萬五千元,當時律師樓也有蓋章證實已收信,此後一直得不到業主回覆,業主阮先生說以為對方已默認提出的條件。

直到約滿前數天,業主來到酒樓質問他為何仍未搬,阮先生則反問對方為何不回覆他的信函。最後雙方談判破裂,業主要求立即遷出,阮先生表示,由於當時已和員工續約,要立即遷出十分困難。數個月後,業主委託另一個律師,約四喜一眾合伙人到律師樓商討,開價五萬續租兩年,他們則希望續三年,最終雙方無法達成共識,要對簿公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