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下一代留點文化遺產 李凱欣倡愛都列入文物清單

即時報道 愛都酒店及新花園泳池保育事件簿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5年08月3日 18:18

政府一直強調愛都酒店的歷史短,沒有保存價值。「我城」城規工作者李凱欣認為,文化遺產好比石油,需要時間沉淀才會有新的出現,若只以建築物年齡判別其有否保存價值,顯得狹義和亳無說服力,亦會阻礙新的文化遺產出現。「上一代為我們留下了這麽多珍貴的文化遺產建築,我們是否也要為下一代留下些甚麼呢?」

她支持將舊愛都酒店整個地段,包括新花園泳池以建築群類別形式申請列入文物清單,希望文化局能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評定啟動相關的評定程序,認為這是探討愛都再利用的基礎及關鍵。如果愛都是符合條件的話,當局應該為地段訂定發展指引,及進行文物影響評估。

IMG_0085

李凱欣指出,巴西首都巴西利亞被列入世遺時,亦只有約五十多年歷史,而澳門紅街市被列入文物清單時亦只有不足五十年的歷史。「建築是城市發展的年輪,保存每個年代具有代表的建築物,對於一個文化城市有很重要的意義。」她說,文化遺產定義標準不僅限於建築藝術價值、歷史意義,還包括和社區的關係。文遺法上的評定標準也並非只有建築物年齡一項。

今次諮詢的焦點是愛都立面要否保留,有意見指若保留立面,將來與新建築可能不協調,顯得格格不入,還是全面拆卸重建較好。李凱欣認為,新舊建築是否協調,取決於建築師的設計如何處理,技術上不存在問題。她表示,立面主義是一種最消極的保護方式。在文物保存界別裡已經不太主張,有時可能因涉及私人業權的問題時,才無奈妥協的方法,但在港澳卻變成了慣例。

然而,愛都多年來因為業權拉鋸而遲遲未有發展,但現時政府已是愛都的業權人,「一攞到業權就拆咗佢,是相當可惜和諷刺!」她認為,愛都個案將成為本澳保護文物遺產的底線,「如果在民間有強烈聲音,要求保留,而業權人又是政府,卻沒有進行價值評定就拆卸重建的話,我相信上世紀中期的現代建築亦讓人堪憂。」

另外,李凱欣指出,文化局在2007年就愛都地段發展的街線圖給予意見,包括要保留舊愛都酒店立面和石圍牆,甚至新花園都需要保存。「之前已經話要保留,但點解現時諮詢又變成了『態度開放』呢?我想當局需要進一步的解釋為甚麼會有這樣的逆轉。」

她亦質疑政府如果真是態度開放,為何一開始就完全把整幢建築物保留的可能性排除在外,以及是否一定要作青年綜合活動中心不可?「到底一直強調態度開放的諮詢,民間能夠和政府探討的空間有多少?」她認為,愛都再利用的用途應由民間決定,採用甚麼的保護方式應該是由技術部門把關。「現在卻是倒行逆施。政府只給出一個方案而沒有替選方案。完全是一個由上而下的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