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關於出賣──由電影《雛妓》談起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5年07月16日 10:10

11743811_10153495766797840_748083684_o

某個深夜,少女Sara(蔡卓妍飾)在房內睡得很甜,突然,她感到有東西壓在身上,原來….是她的繼父,Sara不停呼救,在門外的母親泣不成聲,卻不敢衝進去阻止丈夫的獸行,在繼父強暴Sara的同時,背景出現六十年代的一首歌曲<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 Will I be rich ?
Here’s what she said to me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真的很諷刺!

這就是香港導演邱禮濤的近作《雛妓》開始時第一場戲…..

《雛妓》其實是去年誕生的電影,雖然要到今年三月才在港澳的院線上映,但仍然算屬於上一年的香港電影,更是我認為上一年最好看的香港電影,它要說的實際上不是真的關於雛妓問題,而是關於出賣,當中包括出賣肉體、出賣良知、出賣社會、出賣新聞自由。

Sara被繼父強暴後,斷然離家出走,決定要自力更生的她,便要用盡任何方法賺錢,包括冒著分分鐘要走鬼的情況下在街邊擺攤賣老翻,無家可歸到處流連的她,某個夜晚在尖沙咀海傍巧遇正在垂釣的甘浩賢(任達華飾),她發現自己竟然跟這位四十多歲的陌生男人甚為投契,更是第一次有人真的用心在聽自己說話,是一個不錯的男人,她直覺這男人可以幫助自己扭轉命運,於是便把自己的身體出賣給他,跟他進行不道德的交易,以換取自己的美好將來,甘浩賢憑著自己在教育界的重要地位,為Sara安排入讀優質的Band 1 學校,所有學費、生活費、住屋等等衣食住行的開支,都由甘浩賢包起,或許應該說,他包起了,或包養了SaraSara要付出的,就是把自己的身體以及青春出賣給他。

十多年後,Sara因為跟公司的上級以及男朋友吵架,獨自一人到泰國散心,在泰國的酒吧裡認識從事性工作的雛妓Dok-myDok-my家境貧困,八歲時父母為了一百美元把她賣去妓院,她的第一次,也以一萬五千元泰銖賣了給陌生男人,之後也一直靠出賣身體來養家,Sara望著眼前的Dok-my,就像望著鏡中的自己一樣,她把肉體出賣給甘浩賢,而母親也曾出賣她──在她被繼父強暴時,母親卻沒有阻止。而Sara的母親也同樣是以出賣自身肉體來養育Sara,她們三代人,Sara母親、SaraDok-my,都在出賣身體、出賣靈魂。

此外,甘浩賢也同樣在出賣自己,當他升上教育部門高層後,要面對著廣大市民,為政府的不合理政策保駕護航,力撐削減大學經費的議案,他把良知出賣,來保障自己的官位。當Sara大學畢業後在雜誌社當記者時,有次她暗中搜集了關於政府高官和地產商人在夜總會抱著小姐吃喝玩樂的醜聞,打算大肆爆料,卻發現在臨出街前整篇報道被老總抽走了,她覺得男朋友兼同事Raymond(柳俊江飾)早已知道此事但卻一直隱瞞,故深深感到被男友Raymond出賣,在咖啡店內跟他大吵大鬧,Sara堅持要向市民報道社會真相,Raymond爆了一句:「出面有行家俾人斬!」這讓我想到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之事,因為劉進圖選擇報道真相,最後被來自北方的黑勢力用刀「教訓」,沒權沒勢的記者為了保命,唯有無奈地選擇出賣新聞自由、出賣市民知情權,這不單是為了保命,還保住了飯碗。Sara的老總抽走了政府官員跟地產商勾結的獨家猛料,是因為怕得罪了涉事的地產商,因為那些地產商也是雜誌社的廣告大客戶,為了保住廣告收益,唯有加入出賣新聞自由的行列。

其實我們的社會,每天也在上演出賣的故事。貪婪的發展商為了繼續讓自己的荷包增長,於是大大聲聲說在未來的新城B區興建100米高樓是沒問題,要市民接受這些「新思維」,但明明這些100米高樓是會完全遮檔主教山教堂的世遺景觀視線;立法會建制派垃圾議員為了擦特首鞋,在全城反對之下,還繼續公然講大話,說甚麼通過高官離補法案可以完善公職制度,可以吸納社會「精英」為政府服務,在有兩萬市民上街反對離補法的同時,某某同鄉會為了保皇,竟不知廉恥地找了一千個大媽大叔上街支持離補法;很多傳統主流媒體為了保住政府每年撥給他們的大筆資助,也選擇以「政治正確」的方向報道新聞;某某「愛國愛澳」社團為了保住那其實很不民主的選舉制度和立法會架構,於是製造假民調,聲稱有十四萬名市民簽名支持「+2+2+100」政改方案;在香港雨傘運動期間,有不少大媽大叔古惑仔為了伍佰大元而甘願掛上藍絲帶,暴力對待爭取真普選的學生;當然也少不了每四年一次的建制派蛇齋糉餅大盛宴,阿公阿婆大媽大叔街坊同鄉為了那些蠔油西餅薯片超市禮券,紛紛向那些出賣澳門人的建制議員投下「神聖一票」,彷彿社會不同階層都在出賣良知、出賣自己的靈魂,或者澳門社會的核心精神就是「出賣」。

當整個城市的東西都被出賣,整個社會就被掏空,剩下一個空洞的軀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