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當身體一種感官關閉了功能,另一扇門打開了,以文字來觸感世界。

眼淚未必有秘密,但肯定有讀錯字

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文:期克果(投稿)

時間:2015年07月7日 16:16

無論是筆者朋友的社交網絡平台,還是網上近年很高點擊率的樂器教學頻道,都「洗腦式」地彈着兩首歌,沒錯,就是某台「武則天」的主題曲和插曲。筆者作為一個「音樂愛好者」,當然也要加入「戰團」,一起湊湊熱鬧。通常筆者有個習慣,為了鍛練音感以及提高即興伴奏的能力,我很少第一時間就上網找譜,而且,老實說,容我得罪講句,網上的所謂譜,何嘗又不是這樣「執」出來!很順利地,很快就「執」到「眼淚的秘密」,但在聽歌詞時,以及真正找歌詞看時,發覺有個問題出現了。

筆者本人一面整理譜的時候,聽到──

尋尋覓覓蝴蝶花上流離
年年月月若要走總要飛
蒼生是幾秒遊戲
相愛是不朽的隱秘
白費的 好一場「以利」

恕筆者真的才疏學淺,真的不知何謂「以利」;後來上網找找歌詞才查到,原來,歌詞其實是「旖旎」。前者的讀音是「以後的以,利潤的利」,後者的讀音是「綺夢的綺,你們的你」,兩者可為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利」字無鼻音,「旎」有鼻音,當然,筆者也很明白,跟現在的人談什麼鼻音無鼻音,實在有點奇怪,或者在說話時刻意加入鼻音,別人聽起來也會有點突兀,但聲調問題,據筆者認識,一般港澳地區的人都不是懶音或其他問題了,確確實實是讀錯了字。同樣情況,到了後面有一句,「 誰能及我驚天動地  連流淚都覺無眉」,乍聽之下,真有聯想,填詞人的心思的確幾特別,一個人,可以驚天動地到一個地步,流淚都可以留到感覺上沒了眼眉,看回真正歌詞,原來是「嫵媚」,那意思就很不同了,眾所周知,「嫵媚」一池,用於讚美女子姿态美好可爱,這樣說來勉強都可以解釋到,「誰能及我驚天動地,到了一個地步,流淚都這麼美」。

這樣的問題,歸根究底,是誰的問題?首先,作曲的,肯定無問題,唱歌的「唔識字」,老實說,不懂,又如何!填詞的有問題,這比較難說服別人,不懂這些字,竟然用得上這些字。編曲人有另外的工作,這首歌不涉及他,所以,我覺得,問題出在監製身上,大家都明白,廣東話詞,是很難的,加上又要顧及合樂,又要顧及美感,又要顧及唱法,但筆者試過唱過,用正確讀音,其實也能唱到的。

監製其實擔當着很重要的角色,幾乎是一首歌的總裁,讓這樣搶耳的錯誤出街了,監製定必要負起最大的責任。咦,娛樂、藝術這回事都要「問責」?筆者的看法是,若然你要做一首歌,送給爸爸媽媽、男女朋友做生日禮物,錯拍子、走音、歌詞寫什麼,別人真的無必要理會,然而,當你的作品要擺上主流媒體,還要是香港當今幾乎唯一的主流媒體,你就要過得一些審美以及審準觀,小時候我們都聽老師說過,「聽英文歌學英文」,難保也有人「聽粵語歌學廣東話」。近年大家都對「推動文化創意產業」這個口號高唱入雲,但筆者總認為,不是因為要支持文創,就要盲目支持到底,藝術工作者,其實也有責任和條件,把正確的、活生生的美學,傳遞給一般市民。既然你有志成為一個藝術人,就倒不如成為一個比較全面的藝術人,如果你要做音樂,但只懂得用「水果電腦」,買幾個小程式回來,再用閣下的「創意頭腦」,作作編編十六個小節,然後 repeat 兩次,對文學歌詞又不大深究,最後又去叫人支持你的文創,那麼,我只能說,我不會吃一些不健康的食物,也不會讓孩子們飲不健康的奶粉。

其實,歌詞鬧出的趣事,每個年代都有,在第一次投稿的最後,舉兩個例子,開個玩笑作結吧!曾聽過一首歌,由區瑞強主唱,歌詞是這樣的:「斜陽伴晚煙 我像歸鳥倦」,註明是鄭國江老師填詞,理應是信心的保證,然而,「像」是歌曲中的弱拍,「歸」是強拍,拼湊起來就好似在唱「我像龜」;另一首近來很吸引筆者的歌曲,由馮允謙主唱,歌詞中有這樣兩句:「期待窮一生愛的一個人猶如用一生發的一個夢」,只看詞覺得也挺好的,不過「期待」是弱拍,「窮」是強拍,只用耳朵聽,就變成「期待窮」(期待窮困),窮,還要窮一生。

我並不「期待窮一生」,總希望得到有編輯、讀者的支持,可以再接再厲,然而,「我又不像龜」,想說便說,倘有不合意的,煩請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