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3 「希望」離去以後──再論動物保育每週專題
本年一月中,一隻尾巴近乎斷開的中華白海豚在香港水域出現,要不要向牠施救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經過兩個星期最後海豚由海洋公園救回治療,可惜這隻代號WL212、名為「希望」的海豚還是在上月十日上午離開了…… 早前我們曾專題討論過保育動物的是非。「希望」的離開,讓我們感到有深化這方面討論的必要。商業元素的介入對促進動物本身的福祉、研究和教育工作有什麼影響?根本問題是,究竟是應該保護動物的原有生境為優先,還是要出了事,才去做補救工夫?

割傷一隻海豚尾巴之後——WL212事件始末

2015-03-13 「希望」離去以後──再論動物保育每週專題

文:豚聚一家

時間:2015年03月13日 10:10

20151月中,在香港的大澳發現了一隻受傷白海豚WL212,海豚尾部被船葉割傷,嚴重程度連專家們也是前所未見,何況是一般市民,震撼的影像經過主流媒體傳播很快惹起社會關注。

不同保育團體把握這個珍貴的機會搶風頭,當中一些少有在本土保育問題上發聲的團體就在這次事件中爭相發聲,包括一向被質疑為「假保育」的海洋公園。海洋公園在過去多年一直宣揚自己在保育界的貢獻,甚至成立海洋公園保育基金去資助不同國外的保育計劃。當然我們不能它們的保育工作完全沒有成效,但我們必須解答一個問題,作為一個香港的公營機構,為什麼不重視本地的保育問題,反而著眼外國的保育工作?這個問題可以從2011年白鯨事件找到答案,當時海洋公園打算從俄羅斯野外捕捉白鯨作館藏,對外公佈於俄羅斯水域的研究,以支持其捕捉白鯨的行為不會引起野生白鯨的數目下降。白鯨是極受爭議的物種,事件當然令大眾關注,但有多少其他動物是用同樣「不會影響野生動物」的手段去「拯救」或捕捉回來,值得大家去質疑。那這次WL212事件為什麼只有海洋公園出手拯救?因為香港只有海洋公園有設施和資源去安放大型海洋哺乳類動物,而政府部門漁護署一直也有不少工作要依靠海洋公園執行,包括野生猴子絕育,不同擱淺動物的安放1等等,所以漁護署也只好言聽計從,這亦是整個拯救行動最可惜的地方。

WL212被發現受傷後,市民大多爭論該救還是不救,並不斷將責任歸咎於救一方或是不救一方,結果演變成網上罵戰。可是現階段繼續爭論在拯救海豚一事上誰是誰非已經全無意義。傷痛過後我們不可以忘記香港水域仍有60多隻海豚在掙扎求存。為什麼海豚會受到如此傷害?是個別事件嗎?真正原因是海豚被逼在交通繁忙的水域覓食,近十多年香港水域給動物的空間已經愈來愈少,每天都在擴展的填海工程,越見繁忙的海上交通,魚的數量亦不斷下降,在香港的白海豚數量由2003年的158隻跌至2013年的62隻,跌幅達六成。白海豚已經不能再承受我們對環境進一步的破壞,正在建造的港珠澳大橋已經將白海豚逼至險境,我們要眼看如箭在弦的機場第三條跑道把牠們趕絕嗎?

誰割傷海豚的尾巴呢?我們每一個香港人都有責任。更多更多海豚將會受到傷害,究竟我們要眼睜睜看著牠們一隻接一隻受傷,然後上演一幕幕野外拯救的戲碼,或是在牠們受傷前為牠們擋下災難,這就是我們現在應該做的選擇。

註:
1.
據曾在海洋公園工作的員工透露,被送往海洋公園的受傷動物,絕大部分未有得到良好的照顧,並多數於短時間內死亡。

由海洋公園救援的受傷海豚WL212,已於2月10日早上9時死亡,為「救援行動」添加一失敗案例。(圖: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臉書專頁)

由海洋公園救援的受傷海豚WL212,已於2月10日早上9時死亡,為「救援行動」添加一失敗案例。(圖: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臉書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