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誰拔了社工的翅膀?論盡紙本
【封面故事】 理想與現實,社工等於派禮物? 今期我們將訴說一個個社工的真實故事,在政府大灑金錢背後,為何前線社工的無力感與日俱增?想幫的人還是幫不了,有的甚至心灰意冷離場?為何政府投放越多資源,社會服務反而變得浮面、短視又勢利,只能跟隨官方資源起舞。是誰拔掉社工的翅膀?令他們變成一群終日埋首文件、跑程序、追資助、趕Qoute的「業務員」? X 【人物】 誰拔了社工的翅膀 —— 兩代社工對談 【社區起義】 同是喵狗守護人 甘地說過:「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看它怎麼對待動物。」當我們的立法會議員將動物的生命視作「低人一等」,民間多年來一直有不少有心人想盡辦法救助流浪動物,透過網絡連結的力量,動物義工籌集更多資源去進行拯救行動,謹以今期專題向他們致敬! 【綠色生活】古樹十年,今昔對照-澳門的樹(一) 對於樹的保護,我們有許多疑問和不解,而這些都是對城市發展相當重要的問題, 因為從對樹木的保護方式中,便可以看到這個城市的人文素養與對文化的重視程度, 究竟如何。 接下來,《論盡》將分幾期探討有關澳門樹木的問題,望能引起當局及市民更多關注, 更望能儘快為保護樹木而立下具約束力的法案,使小城的樹木能受到適當的重視, 願鬱鬱蔥蔥之景,長伴市民身旁。 【藝文爛鬼樓】 教育在日常(二)—「鄉師自然學校」與「種籽計劃」 我們前往香港鄉師自然學校,參與了由師生家長共同籌辦的「屯屯市集」並與小雨校長進行訪談,了解學校如何 進行不以「達標」或「訓練」為教育內容,而以自然為師、讓孩子們敬天愛人愛 生命,又是如何在教學中讓孩子們獨立,建立民主自治的校園氣氛,驚見體制外 教育工作者的教學熱情;同時,十位臺南「種籽計劃」的志工教師來澳,分享在本澳少見的大學生志工團隊,分享他們如何察覺城鄉差距的教育問題,然後從社區需求設計與制式教育不同的教學內容,促使臺南玉井的小學生們找到自己與社區的聯繫,發揮孩童個人的影響力。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同是喵狗守護人

023 誰拔了社工的翅膀?論盡紙本

文:路兒

時間:2015年03月10日 13:13

這晚是年三十。「I see you 遇見你」的面書專頁,出現了一段段餵飼地盤狗的影片,寫道「年三十,食飽飽,過新年!」再看看,這樣的發表幾乎每晚都有;領養呼籲、流浪動物受傷了,或是好心人士捐贈狗糧等消息,亦不時出現在「遇見你」當中。

「自己一直有幫貓幫狗,也有去餵流浪狗,已忘了是從哪時開始了,但後來越幫越多,自己一個去幫助牠們需要很多物資,也是一個負擔,於是成立了「I see you 遇見你」專頁,嘗試在網上看看有沒有人可捐助物資,讓我可繼續出力幫助小動物們。」版主Gemmany簡潔地介紹說。

讓我們看見彼此
每天晚上,「I see you」版主Gemmany 會帶着米飯和有心人捐贈的狗糧到澳門各區餵飼流浪狗。「現在也頗多人捐助狗糧、米飯等,幫助流浪貓狗都會用那些物資,這就沒有太大負擔。」同時,Gemmany也會透過專頁售賣自己的手作,把收益用來幫助流浪貓狗。如遇上受傷的小動物需要巨額手術費,版主亦會透過專頁呼籲,希望有心人能到相關寵物醫院捐款,一同救助小動物。

年初,「I see you」就曾把一隻重病的地盤狗「黑仔」送到醫院去。「牠患上牛蜱熱,需要輸血。經過治療後,本來康復得很快,但醫院隨後發現牠走路左搖右擺,原來牠先天髖關節發育不全,關節脫臼了。」留院個多月,輸血、住宿費、手術費等,合計過萬。「我們很少收錢,只是像黑仔這樣需要龐大醫療費才會收善款,平常主要不會。看到沒理由不理牠,但救牠,就要預算有一筆開支。」

「流浪貓狗如可養在自己家中是最好的,不用花太多錢,但大部分情況下都要讓牠們在寵物店寄宿。」Gemmany進一步解釋,「很多義工也是這樣,這開支也頗大的。有些寵物店會給一個『浪浪價』- 義工帶去的,或真的走失了,在相熟的寵物店可便宜一點,而這些都是靠自己支付,所以只能在網上看有沒有人捐款、資助,大家一起分擔。」

幸而專頁呼籲一出,不少網友紛紛向黑仔伸出援手。版主亦在網上不斷更新黑仔的情況,讓網友及時知悉。而醫院最後因應黑仔的情況,決定暫時先不動手術,善款的去向和醫生的診斷也在專頁向大家清楚交待了。更幸運的是,網上的號召讓黑仔成功在新年前被領養,在羊年有一個新開始。「救了就不想牠再回地盤去。一般動物BB很容易被領養,因為比較可愛;但有些大了的唐狗,三四個月都未必有人領養。黑仔等了一個多月,已算快。」

讓我們一起承擔
近年愛護動物的力量比以往強大,動物義工不斷增加,網上也有不少呼籲,但Gemmany坦言,每天在這城市的某些角落,「遺棄動物」仍在上演。「我曾在寵物店看到一個人用環保袋盛着一隻唐狗BB,問有沒有人要,說沒有的話就會放在松山。」Gemmany一口氣連珠發彈地說,「那是一種脅迫的感覺,像是說:你們應該是愛狗人士,沒理由不幫忙。然後那天我就在網上看到有團體發現了那隻狗。正正是那個環保袋、正正是那隻狗,後來有人領養了。」

「可能知道有很多人幫,人們的心態是『一定有人救』,所以遺棄也較容易了。現在的義工很多,很多人都很有愛心,於是有甚麼問題時就更想遺棄,都覺得沒甚麼所謂,覺得怎樣都有人救。我們越出力,他們卻越不重視。但始終有天義工幫不了那麼多,現在幾乎每個人家裏都有幾隻貓狗,根本沒可能收留那麼多,義工只能盡力。」

「最重要是人的心態。改變了心態,自然沒那麼多遺棄,就不會有那麼多流浪狗了。」

「我們並不是應份去接收你的寵物,有問題應自己去負責任。」

版主也會拍人的舊衣,改成狗狗的新衣裳,讓牠們也暖笠笠地過冬。

版主也會拍人的舊衣,改成狗狗的新衣裳,讓牠們也暖笠笠地過冬。

「I see you」團隊成員很簡單,就是她和媽媽。「媽媽很有愛心。有時趕着外出,着媽媽把飯煲熟便可,她會說:『唔好!加啲菜,有營養啲!』」版主笑着說。

「I see you」團隊成員很簡單,就是她和媽媽。「媽媽很有愛心。有時趕着外出,着媽媽把飯煲熟便可,她會說:『唔好!加啲菜,有營養啲!』」版主笑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