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8 進擊的社工每週專題
事隔三年,社工專業認證及註冊制度諮詢依然炮聲隆隆。在一向被馴化的澳門,特別是中產階層,「專業自主」的呼聲一直少之有少,到最後專業不見得專,只是被收為體制的一員,有的甚至淪為集體腐化的溫床。一批前線社工及學生抵住體制內的壓力,高喊「自己專業自己守」,堅持註冊社工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代表,堅持官方不應凌駕專業,不甘將個人發聲、捍衛專業價值的權利假手欽點的代言人。社會工作的本質包含濃厚的基進意味,為弱勢發聲,不容易向既定的體制妥協,為消除歧視和不公義尋求改革,延續這種基進的力量,正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原動力。

我被壓迫怎麼你還說我偏激?

2015-02-18 進擊的社工每週專題

文:一位不甘於不公義的USJ學生

時間:2015年02月18日 9:09

學生就是需要不斷嘗試,但原來在學生時期,有些所謂「對」與「錯」,有時只是約束著學生的思考。大學校園內應有的自由發言權,在校內我卻看不到。

一月廿二日,我們學校有一場關於社工註冊的諮詢場,而我有幸能參與其中,我亦認真整理了一整晚文本裡的諮詢問題。整個諮詢會裡,發言的大多是相同的學生,或者坐在前排的教授,而我其實也有好多問題想發問,也希望把握機會,但每當我想接著問的時候,我腦海不斷想起有教授跟我們說過:「當日諮詢不能穿甚麼衣服,不能舉起標語,不能像某院校的形式發表意見,不可以有偏激的言論。」

然而,身為學生的我認為任何形式的發言都應尊重,大家是為了事情好才站出來,並不是所說的「搞事」。「偏激」這兩字嚇怕了不少想發言的學生,我真的怕,我很怕我的問題會不禮貌、偏激,我更怕發言後,會不會得到甚麼處分。當日有些問題局方答得不太清楚,而我真的很想追問下去,我相信有很多同學和我有同樣想法,但無何奈何,怕就怕。結果,整個諮詢會就格外平靜了。

站起來發問,是應該衡量問得對或錯,還是真心想去知道答案?不用顧憂太多,盡一個學生的責任不明就去問?我認為約束學生「不應怎樣做,要去怎樣做」,並不是好風氣。而我覺得大學裡有勇於發言的學生是光榮的事,而不是件有損校風的事。

我很害怕。如果這篇文章被學校知道後,我或會被處分,但我不想啞忍。在壓迫裡,我選擇了堅守信念。

照片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