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歲的告白

022 一同愛 論盡紙本

文:口苗殼

時間:2015年02月15日 11:11

在世界上有著這樣一群人,看似跟常人一樣,在心裡,卻住著跟別人不一樣取向。

現在想起來這個取向在我四歲半歲的時候就開始萌芽了。小時候爸爸常常不在身邊,所以只能粘著媽媽,在生命裡面很多珍貴的時刻都缺少了有爸爸的片段。但真實感受到自己的取向跟正常男生不一樣,還是要托一個腐女的福,她常常給我看BL漫畫,也是這個契機, 當目光全部都是在男生的身上的時候, 我就知道我自己是對男生有興趣的,那年我15歲。

其實說真的知道自己是「這一類」的時候,心裡並沒有特別的抗拒自己,倒是感受到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必須活的更努力,更陽光。面對別人的目光,會有疑惑,會有奇怪,會有諒解。對於自己來說,怕不怕被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戀?這個答案是,如果那個人是真的瞭解我的,會瞭解我的……在愛裏面,可以跨越年齡,可以跨過地域,所以性別更能跨越吧,而且「性別不一樣,怎麼談戀愛啊?」

隨著年齡的增長,也認識了一些跟自己一樣的人,從網路上,交友軟件上等等方法。其實不容易發現在這個圈子裏面有著這樣的兩群人,一群是認為圈子裏面是沒有幸福,沒有可能的,從我的感覺上,他們甚至連自己都不能承認自己,他們不會相信愛,但又礙於自己是同性戀,只好到處跟人發生關係(for one night),也因為對自己的不誠實,很多人會隱瞞自己,跟女生結婚,而「同妻」這個詞就是這樣誕生的;而另外一種他們很勇敢,他們很知道自己是什麽,雖然他們不一定會完全出櫃(是指能坦白自己是同性戀的意思),但肯定的是,他們不會讓一個女生浪費掉一輩子的青春。這個圈子或許很難得到真愛,或許現在還不能被人認同,但他們還是自己努力,打拼。希望自己可以改變一些人的目光,哪怕是一丁點,不斷奮鬥著。

在澳門同志的圈子不大,我曾經也問過一個男同志,會跟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逛街,約會吃飯麼?他回答:「不敢啊,被人看見得眼光也就算了,圈子那麼小,被自己老闆看見的話,可能飯碗都不保了。談戀愛這個事,除了偷偷摸摸,應該還沒有別的辦法吧。」可想而知澳門是有多小了。其實,我自己用軟件的時候也會看見自己同學的照片,有時候當面碰見也是十分尷尬的。

在我們的圈子,有些不成文的規定。我更不知道是不是規定——我們總是想愛而不敢愛。同志之間想戀愛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拋開歧視的眼光之外,你看見一個男生,還要到處打聽他是不是、可不可能是同性戀。所以更多的時候,我們只能苦苦的暗戀,暗戀到一個同志以後要殺雞還神了。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暗戀一個一輩子都不可能觸碰的直男而已。有時候想想,同志的世界真的還挺落伍的。

但不論現在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我相信肯定會變好的,為了可以改變一些目光而奮鬥著,為了可以對朋友,親人坦白而加油著,也為了我自己的幸福而努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