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吳區籲2015年重啟政改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12月16日 17:17

10850862_10205119244091569_785088990_n

國家主席習近平即將訪澳之際,立法議員吳國昌及區錦新到政府總部遞信,要求特首崔世安向習近平轉達要求2015年重啟政制改革的訴求。吳國昌表示,不親自遞信的原因,是避免被誤會是衝擊。另外,他預料明年本澳經濟開始回落,應趁經濟仍處於穩定時啟動政改,令特首和立法會真正代表民意,才能與市民共渡即將面臨的經濟難關。

兩議員在信件中提到,政府在今年五月推行高官離補法案,惹起公眾強烈不滿,導致兩萬名市民上街抗爭,顯示現時的特首及立法會未能有效代表民意。由於特首並非普選產生,令賤價批地、工程超支、生活環境遭破壞、高官逃避問責等問題層出不窮。

兩議員認為,澳門民風溫順保守,即使啟動政改及實行普選,都不會出現失控情況,更不會危害國家安全;並認為國家領導人應對重啟政改給予支持,並督促特首在2015年向全國人大提交報告,重啟政改諮詢。他們建議,2019年特首選舉應達至普選產生,立法會應讓直選議席過半。

信件全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習近平主席台鑒:

依基本法發展民主政制 特首取態含混

我們是澳門特別行政區多屆連任的立法會直選議員,深感自澳門特區成立後,市民歸屬感顯著加強,而澳門整體經濟過去十多年在中央政府政策支持下亦有重大發展。但由於政制未達民主,特區管治仍深受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損害民生之害,出現代議政制失效須公民直接行動補救的衝擊。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在今年競選連任政綱中,表明依照基本法穩步推進民主政治,但當面對二零一五年再啟動政改的訴求時,卻一再推搪說政改須由中央政府決定。

中央政府對澳門特區政改的決定權,無庸置疑,但特區政改五步曲的第一步分明是要行政長官先負起責任,向全國人大常委提出報告。鑑於行政長官缺乏信心,推搪含混,我們盡議員之職責,在澳門特區立法會提出關於盡快籌備啟動政改的動議辯論,惜在過於保守的議會氛圍中,動議遭三比二十七票否決,以致辯論未能進行。

澳門特區在二零一二年,曾初次啟動政改五部曲。作為初步嘗試,當時全國人大常委決定,澳門特區在二零一四年行政長官改選時,仍須由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但同時清楚解釋,在二零一四年後,當澳門特區有實際需要,依照澳門基本法,亦可以普選行政長官。我們當時在立法會公開表明,鑑於香港特區要等到二零一七年才開始普選特首,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不讓澳門特區在二零一四年這一屆以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尚可理解,但澳門特區的政改須持續漸進,不可固步自封。

就在今年,並非由直選產生的政府領導人以及大多數不是由直選產生的議會,一度以為可以罔顧民意強行通過極具爭議性的《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離職保障》法案,惹起公眾對高官貪財的強烈不滿。我們投反對票不足阻止惡法,正式提出動議要求立法會向公眾公開諮詢亦遭否決。今年五月,終於要在兩萬公民上街抗爭,七千公民包圍立法會抗爭之下,才撤回法案。這正是代議機制失效,必須以公民直接行動補救的典型例子。澳門特區市民一向溫順。在二零一二年初次啟動政改之後,代議政制失效須公民直接行動補救的衝擊仍轟然暴現,已客觀證實政制未達民主,未能有效代表民意。政制若不及時持續改進,實不利於社會政治穩定。

 

政制未達民主 特首與立法會未能有效代表民意

由於政制未達民主,行政長官非由澳門特區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立法會議員多數非由澳門特區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造成長期以來,賤價批地、工程超支、生活環境遭破壞而高官完全逃避問責等現象層出不窮,而行政長官及各級官員仍是「好官我自為之」,更暴露出嚴重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問題。以澳門特區人盡皆知的賤價批地為例,在土地法早已規定所有批地須經公開競投而只有政府最高領導人才有權特別豁免的法制下,澳門特區成立以來,已有三百多宗土地批給,其中僅有三幅按土地法規定實行公開競投;其餘百分之九十九批給個案,全部由特首不斷以「特別理由」豁免公開競投,賤價批地給指定發展商,作為當權者利用公權力進行親疏有別的利益輸送主要形式。其實,所有批地須經公開競投而只有政府最高領導人才有權特別豁免的法制不是澳門特區獨有,而是世界各地通例。很明顯,如果行政長官由澳門特區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就必須慎用特權;反之,由權貴小圈子選出的行政長官,卻偏要濫用以豁免公開競投賤價批地的特權給小圈子內的權貴家族分派利益才能鞏固其統治。

眼見特區積弊難消,當特區政府向中央政府提請填海造地時,我們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曾致函當時的國務院溫家寶總理,痛陳積弊,要求遏止填海新城再被官商勾結瓜分利益。結果,中央政府延至二零零九年澳門特首換屆前才批准澳門特區填海造地。我們竭力監察提問,特首近年一再表明填海新城未有偷步批地換地,但在私利不彰之下,二零零九獲中央批准的填海新城至今五年進度卻相對緩慢,至今仍在填土。

 

小圈子騎劫公權力 不利長治久安

各方權貴在澳門半島及離島取得的賤價批地,部份已興建酒店及豪宅圖利,但有部份卻延誤發展,成為閒置土地。我們一再促請特區政府依法收回閒置土地,特區政府聲稱由二零零九年起已加緊處理未依期發展的批地,其中四十八個個案已分析證實責在發展商,但權貴利益不好動,五年來至今沒有一幅閒置地收回!政府為權貴護短,連四十八個個案基本內容都一直不敢公開!儘管澳門特區民風溫順,但小圈子權貴利益騎劫公權力,豈會有利長治久安?

事實上,澳門特區社會已有實質發展,必須以適當的政制發展配合,方有利於穩定。三十年前,澳門沒有普及教育,能完成中學課程者,十中無一,能晉升大學再回來澳門發展的,更是鳳毛麟角。擔當界別或社團領袖人士的子弟,出國留學回來,就是靠父輩提攜庇蔭,在澳門順利立足,形成了表面上很自然、很和諧的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的局面。可是,這三十年來,澳門經歷了工業化和後工業化的變遷,現在澳門已推行十五年普及免費教育,青年一代上大學的超過百分之八十五,年青一輩高學歷和希望以澳門為家者,大不乏人。潛在的社會精英結構已發生重大變化。無論在經濟領域、專業領域、社區領域,還是政治領域,年青一代人材需要的,不是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而是公平競爭。政制不改進,小圈子權貴利益騎劫公權力,實在不利政治穩定、社會穩定。

 

民風溫順保守 啟動政改不會失控

宜二零一五啟動政改 研究二零一九普選特首

澳門特區既得利益集團勢大,建制中人更是過份保守,過份執著於既有權位。上文提及我們提出動議辯論啟動政改,遭三比二十七票否決。基於溝通理性原則,我們不會把反對票的議員同事們當作是反民主。投反對票的議員們多表明是害怕引起爭議,害怕不穩定。在行政長官含混推搪又未見中央表態支持之下,害怕引起爭議,害怕不穩定便是態度保守執著於既有權位者的自然傾向。

澳門特區建制這種保守的政治現實,其實有利有弊。弊處是對發展構成障礙,可能令澳門特區錯過漸進改革的時機,令建制中人躲在權貴小圈子內難以磨煉出有效執政的能力,造成日後的不穩和危機。反過來看,澳門特區建制保守的現實,亦保證儘管啟動政改,儘管實行普選特首,都肯定不會失控,更絕不會危害國家安全。

在這樣一個保守可控的地方,是否真的獲准循序漸進發展民主,抑或仍是不准推行政改,則亦客觀說明國家領導人的真實取態。

我們希望行政長官在啟動研究政改方面,獲得國家領導人支持,得以有信心履行責任,從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出發啟動政改,盡早籌備在二零一五年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我們建議,進一步啟動政改,應當讓永久性居民在二零一九年都能夠在行政長官選舉中行使選舉權,立法會議席亦應盡早調整,讓直選過半。

我們理解世界各地歷史文化條件不同,民主政治發展須配合實況,但實況可行應行而過於保守強行拒絕發展則是不負責任,必然不利於長治久安。我們期望本地有穩妥發展,也期望國家穩妥發展,更期望國家民族在人類發展中作出正面貢獻。在制度建設上,一人一票體現公民平等權利的重要性,決不能迴避。謹此共勉。

順頌

政安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直選立法議員吳國昌、區錦新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