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香港「佔中」就像一面鏡,投射在部分澳門人心中,是當年政改諮詢的荒誕與無力,心中隱隱作痛。河蟹橫行,「愛國愛澳」佔領澳門,從夢中驚醒的靈魂自此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 【藝文爛鬼樓】整個10月就在每天追看着香港雨傘運動的新聞中度過,在牽動人心的事態發展中,有民眾自發建構起來的抗爭文化,還有各種新的創造每天都在廣場上出現,儼然已建立起這一代香港年青人的自我認同和文化認同。 【人物專訪】本期《論盡》找到澳門出生,正在台灣修讀電影創作,新執導短片《少男的祈禱》剛獲第四屆印度「班加羅爾國際短片影展」「國際競賽」首獎的周鉅宏,分享他的求學歷程、生活和創作心得。 【歲月留情】「無所謂,對我無影響。我新鮮即造即賣,總有人喜愛現場人手造的,熱騰騰的花生糖。」在新馬路擺檔三十年的車仔檔檔主健叔神態自若,彷彿連鎖店的擴張存在於另一個時空。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民主路上〉風吹雞蛋殼──高牆左岸的羊群心理

#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論盡紙本

文:亞豬妹

時間:2014年11月17日 18:18

過去三星期,身心長期處於高壓狀態,電視框內閃著的畫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人,衝突和對峙場面,五顏六色的帳蓬及雨傘。

鏡頭拉回現實世界,朋友圈子的飯桌之間,此起彼落的都是政改的最近消息及討論,當然,他們都是清一色的黃絲帶。其實我也有一些反佔中的朋友,他們的共通點在於他們向來與政治絕緣,平日話題不外乎是股票、刺身、春季最潮的妝容,忽然在這多事之秋,他們會主動說起佔中局勢,談到佔中的不是,談到抗爭者的「偽善及自私」,說到肉緊之處,雙眼通紅。

我沒有unfriend他們,他們並不是來自火星,與「愛」字頭是毫無瓜葛,他們更沒有收錢。只是,為何黃絲帶和藍絲帶的世界會如此不同?到底反佔中的人,到底他們的視角看到甚麼?

排山倒海的新聞為甚麼沒有感動你: 「把有利佔中的細節無限放大,警察被人打的消息他們有報道嗎?」
雖然大家都看著同一部電視,但是看得我們熱淚盈眶的畫面並沒有打動到他們。面對警方出動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暗角裡毆打市民的場面,他們並非無動於衷,而是他們更「傾向相信」接收的資訊是來自傳媒立場的偏頗,「傾向相信」只報道有利佔中的消息,對被警察傷害的消息「視而不見」。因此,學生和平理性以及手無寸鐵的新聞難令他們動之以情,因為他相信新聞上的皆是冰山一角,並非事實的全部。

IMG_6736

在海量的資訊當中,他們保持警惕、懷疑、不輕信,但沒有多少人親身到場求證,更多查看不同政治立場的媒體報道,只是擺出一副「不相信」的姿態,以為這樣可以證明自己「高人一等」,不是給新聞餵養的「愚民」。但最終也逃不了「只是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想聽自己想聽的」主觀偏見。

他們的判斷同樣也只是基於某一個「定格」,看到有人打架這「動作」,有人受傷這「結果」,卻沒有心情再了解誰是誰非、誰先動手、動人手的原因又是甚麼,有沒有理據,反正「亂」就是不好。

傘子其實是巨型黑手小小的棋子:「三子躲了去哪?利用學生的熱情來作為談判上的政治籌碼,可恥!」
有不少朋友認為佔中運動中的莘莘學子們,不過是不同政黨以及境外勢力的棋子,他們未必全然否定學生有獨立思想,但認為學生入世未深及血氣方剛,因此容易受到煽動及他人教唆,甚至以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作為比喻。他們最質疑的例子是:當學生在靜坐在前線時,泛民的議員以及佔領中環的發起人在哪裡?

除此以外,他們認為參與者把複雜的政治問題想得過份簡單,強調個人的參與感,只問立場,為反對而反對,對時局缺乏深刻的思考。

五星紅旗下無奇蹟:「難道美國選總統也是一人一票選出來嗎?」
有一種說法,就是中央政府是絕對不會因為佔中撤回八三一人大「落閘」方案。抱持這種想法的朋友,未必全然否決佔中的理念及價值,只是按照過往歷史的軌跡及邏輯思考,五星紅旗下只容許「愛國愛黨」,不容許以民氣改變社會的奇蹟。他們相信,民間的過份投入都是徒勞。他們更傾向相信,民主不能一步登天,並最愛搬出英國及美國也非一人一票作為解說例子。

愛國阿Q論:「如果呢啲野發生喺民主大國美國,美國警察已經開槍了!」
對比起歐美各國處理騷亂及鎮壓的方式,他們確信港府在是次清場行動已經展示了「最大包容及最低武力」。

抱持這種想法的朋友認為一個國家必然很難管治,作為國家的一份子我們需要「體諒」。同時認為民主不能一步登天,抗爭者口中的真普選在他們眼中變得不切實際。他們又愛以香港殖民地時期也不存在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作為例子,目前的方案已是一大進步。

竭力理性思考型:「包容和尊重是推動真正民主社會的土壤,我們必須懂得換位思考。」
不少朋友在佔中事件中努力保持中立思維,竭力以易地而處的方式思考問題。他們,對於真普選以及民主議題並不抗拒。然而他們更相信在爭取民主的同時也該維護別人的權利。

同時,他們認為民主被無限放大成為一種萬靈仙丹,而且不論出發點有多偉大,也不應以不合法的方式及犧牲別人的權益作為抗爭手段。他們認為部份抗爭者過於盲目追求公義,擔心長此下去社會只會淪為萬劫不復的惡果,即使得到民主,也會得不償失。

涼薄型:「出得黎爭取民主,就預左比人非禮!」「怕黑社會打就應該滾回家!」
部份人對佔中只抱持一種在我眼中很畸型的心態,這些人發表意見的立足點並非他們的政治理念,更傾向是一種「過口癮」的心態。在佔中運動中正面的訊息,他們都會竭盡所能去找出瘡疤,熱衷從抗爭者遭遇中字字譏諷;他們既非討論,更非為尋求解決之道。即使和平示威人士受到黑社會暴力對待,或執法部門明顯不公的實例中,他們的邏輯思維,總是傾向相信這些結果都是抗爭者「必須接受的」。其中,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出得黎爭取民主,就預左比人非禮」又或者是,「你唔出黎搞事,催淚彈又點會射到你」。用語之涼薄,不是無知,便是缺乏應有的同情心,讓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漸進疲勞型:「我們的聲音已經讓世界聽見了,你還想怎樣?」
有一部份朋友,他們對佔中一開始並不抱持一個特別積極的立場,甚至有一些人一開始是佔中支持者,然而,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他們認為訴求開始越見模糊,不禁反思既然佔中要表達的訊息已經表達了,日以繼夜的資訊不僅讓他們視覺疲勞,更讓他們的立場逐步轉移,變得迷茫。支持佔中的熱情及道理,沒能留住他們。

當人們已慣性使用黑白二分法,無論支持或反對背後的想法,我們真的聽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