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香港「佔中」就像一面鏡,投射在部分澳門人心中,是當年政改諮詢的荒誕與無力,心中隱隱作痛。河蟹橫行,「愛國愛澳」佔領澳門,從夢中驚醒的靈魂自此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 【藝文爛鬼樓】整個10月就在每天追看着香港雨傘運動的新聞中度過,在牽動人心的事態發展中,有民眾自發建構起來的抗爭文化,還有各種新的創造每天都在廣場上出現,儼然已建立起這一代香港年青人的自我認同和文化認同。 【人物專訪】本期《論盡》找到澳門出生,正在台灣修讀電影創作,新執導短片《少男的祈禱》剛獲第四屆印度「班加羅爾國際短片影展」「國際競賽」首獎的周鉅宏,分享他的求學歷程、生活和創作心得。 【歲月留情】「無所謂,對我無影響。我新鮮即造即賣,總有人喜愛現場人手造的,熱騰騰的花生糖。」在新馬路擺檔三十年的車仔檔檔主健叔神態自若,彷彿連鎖店的擴張存在於另一個時空。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佔中實錄〉遮遮運動語錄

#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論盡紙本

文:陳屁屁

時間:2014年11月17日 17:17

佔領運動期間我所聽見的精彩語錄:

「I can’t believe , 警察會好似逗o靚仔咁拍我面頰。」成年人,大學生,前線攝影人士,因佔領運動被迫長期帶全身裝備上街。

「大家拎住個證做野!(好型啊大哥你) 我感覺到,師兄弟都返晒黎!」在職人士,身份不能公開,自發聯同其他同業者一起為佔領運動收集及發佈消息。

「香港以前唔係咁㗎!香港人以前好齊心㗎!」旺角街頭的一位叔叔,向我講述從前香港的士加牌費及天星小輪加價事件,坐在路邊說這句話,表情近乎哭泣。

「我係支持學生嘅,所以我老婆叫我返屋企食飯我都唔返,黎咗呢度先!我都半隻腳行入棺材咯,有咩驚呀?」(「冇乸錯喇!」另一位旺角叔叔和應說。)旺角街頭的另一位叔叔,擁有超強的吹水技巧,多番強調「大家吹水啫」以維持吹水區秩序。

「一架車黎啫!唔洗發晒癲咁!」一位染了頭髮的新青年,或許他看慣大場面,這句穩定了軍心,因為當時有陌生車輛駛入現場,民眾恐防是滋事份子。

「每一晚都是最後一晚,every night is the last night.」在職人士,每晚到不同戰區留守,每晚都不知道香港將會發生什麼事。

「食香口膠係我唯一貢獻。」潘小姐,接受過多家媒體訪問,連日在金鐘紮營。那天建築師傅來加固路障,需要民眾食香口膠補水馬,最後大家吃了五包香口膠。

「我地從來都冇話同中國劃清界線,我地當年每個都話由香港開始帶領佢地走向民主,但去到你地呢代,可能真係資源競爭得太厲害,社會嘅排斥就強烈咗好多囉。」當我虛心地向不同年代的前輩聊天時得到的一番說話,重新思考自己的香港人身份及角色。

「你知唔知開頭班學生日日都去,後來去到好攰,所以有啲返咗黎。因為咩呀? 因為悶呀!你估坐響度咁多日咁易呀?佢地咪返黎幾日再去囉,所以點解冇得快樂抗爭呀?」
當我們討論如何快樂抗爭時,一名老師講述學生的心聲,提醒我們生活與抗爭勿不可分,不然會不足持久。

「運動未失控,所以驚佢會失控。個政府已經失控,所以唔駛驚佢失控。」
某知名人士發表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