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7 善豐兩周年專題:下一幢善豐,準備好了嗎?每週專題

「動搖的,豈只是善豐?」這是《論盡》去年撰寫的新聞專題。不幸言中,善豐事件捅出的漏子,引發的社會恐慌,不光沒有隨時間遠去,反而深埋社區隨時爆發:我們不要變成下一幢善豐!下次誰能擔保再有善長仁翁?一堆爛攤子兩年後仍然原封不動,究責、索償、重建、修法停滯不前。「今天善豐,明天你家」,政府的無能,機制的失效,那誰的私心,困局的荒謬,市民看在眼裡,心涼了一大半。有一些抗爭,不能在體制內解決,必然會在街頭爆發,政府準備好了嗎?

善豐兩周年 重建索償原地踏步

2014-10-17 善豐兩周年專題:下一幢善豐,準備好了嗎?每週專題

文:殷憂

時間:2014年10月17日 10:10

善豐事件轉眼擾攘兩年,從爆發初期特首崔世安親自落區,高度重視,承諾為小業主「追究到底」,「特事特辦」協助重返家園。為了撲火,政府破天荒為苦主推出「每月租金補貼」,引起社會極大爭議,巨額公帑易放難收,能否追回仍是未知數。政府和民間長期談判無功而還,兩次「佔街」,兩份檢測報告,似乎是無數的爭議,難解的結。最終政府解決不了的,由善長和社團代勞了。雖然江門同鄉會出手願意墊支六成重建費,但一如預期,百分百業權同意的超高門檻,仍然令重建計劃一波三折。原來業主希望的一邊索償、一邊重建,兩年後仍然是原地踏步,而關鍵的三年提訴期目前已進入倒數階段,只剩下一年時間。

  「幾百萬一間屋,做一世都搵唔到,我哋唔係想搞事,只想攞返個公道!」陳太說,「善豐唔係我地整冧,一定程度上都係因為政府監管有問題,先搞到我哋今時今日流離失所,但係政府從來無諗過係點樣解決,點可以安置我哋。」對於會否堅持追究承建商?陳太說︰「一定會告我哋雖然係小市民,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唔似得特首咁講過唔算數,講一套做一套,我地話要追究就一定要追究到底。」

  陳太現時擔憂的是,一旦政府明年中止每月津貼,一家人何處容身?陳太其中一名一女兒是長期病患,每月在治療費用上花費不少。由於陳太與親戚有聯名物業,不符合申請政府臨時安置的資格,一家五口,賣也不成,住也不是,進退兩難。一想到日後的住屋問題,陳太倍感徬徨無助,精神飽受煎熬,最近連血壓也升了不少,如果政府迫得我哋無路可走,只能夠返善豐紮營留守到重建為止。」

  「明明講到話津貼到解決事件,依家反口,都唔明點解呢個政府可以咁無口齒?」阮生一家現時租一個房廳單位,政府每月九千平津貼剛好夠付租金。若果明真的取消租金津貼,怎辦?「依家唔諗得咁多,殺到埋黎先算,我哋係無辜的受害者,點解仲要我地承擔咁大壓力?」

  「兩年啦!政府真真正正為我哋做過乜?一開始話只要有成小業主同意就可以重建,但落實個時又話要百分百阮生又批評政府這兩年沒有想辦法堵塞法律漏洞,防止下一個「善豐」出現,「今日我哋善豐就話係全澳門第一個案例,但係其市民成世人買落既一層樓都係咁樣無保障,難保唔會成為第二個善豐。」對於何時能夠重返家園?阮生只能無奈冷笑「真係好灰心,重返家園希望真係好渺茫。」

  現時善豐已有九成八業主同意重建,但由於地舖及一個住戶未表態,重建何期仍時未有期記者嘗試聯絡地舖業主許先生,他指在善豐事件上一直不願多談,是不希望產生任何誤解。他稱自己一直與政府有密切聯繫,表達自己的訴求,亦希望提告法律責任、找出真相。但至於訴求的具體內容,以及地舖業權人的重建意願,許先生並沒有作回應。

  一百四十多戶小業主在這兩年間流離失所的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明知回到善豐會觸景傷情,有的人卻又忍不住每天回去「望一望」家園近在咫尺,卻又有家歸不得。

善豐兩周年,幾十名小業在大廈門口舉行燭光集會,要政府代打官司追討建築商責任。

善豐兩周年,幾十名小業在大廈門口舉行燭光集會,要政府代打官司追討建築商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