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絕對權力 絕對腐化X公園之殤論盡紙本
集體式的表忠、被事先篩選的民意、被揭發大量灌水的簽名表格,對異見者的極盡打壓,一幕又一幕重現眼前,二○一二的政改假諮詢如是,二○一四的特首小圈子選舉如是,這場被特權階層玩弄於股掌之中的鬧劇在小城再度上演,猶如夢魘一樣揮之不去。 可笑的是,在千人一面的擁戴背後,特權階層對絕對權力的自信,多麼不堪一擊。莊嚴神聖的特首選舉豈有可能被民間的影子選舉所沾污?可怖的是,手握權力者為了掩飾心中虛怯,龐大的政治機器瞬即啟動,不惜以「法治」之名,踐踏「法治」,就為了「民間公投」四字。官方肆意扭曲法律,警察化身政治打手,四出圍捕無辜的人。原來在澳門,只要被盯上,只要被認為是犯了政治上的大不諱,毋須犯法也可以隨時被拘捕、被檢控。人治凌駕法治,一個白色恐怖的社會隨時走向極權。 民主有多可怕?絕對權力才是最可怕。 【藝文爛鬼樓】公園是我們的:這一次的公園專題,是基於一種危機和迫切性:近期的氹仔公園變加油站,以及政府不理民意,仍要在黑沙環公園建輕軌事件,公園,城中本就畸零的空間,很可能再次成為社會發展下的犧牲品。 【人物專訪】帶領「博彩最前線」的慓悍小將楊晚亭,面對不斷的抹黑、打擊、分化,如何自處?對付「無間道」他又有哪些過人的策略?今期我們將了解楊晚亭的「抗爭哲學」。 【歲月留情】品芳餅家低調地座落在十月初五街。看其底色粉紅的招牌,簡單的裝潢,實在很難想像餅家已經開業八十年。然而一份泛黃的1974年華僑報暗暗證明了餅家的年歲。 【旅遊專題】從同善堂前行數十米,便來到「上架行(音:航)會館」。金色的大字、灰色的青磚,抬頭一看,上層卻是黃色的外牆和綠色的窗框,有着五六十年代廣東騎樓風格,與下層的中式古廟外觀明顯有別。 X 每月一號出版 / 定價:MOP$5 / NT$ 45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網上重溫:https://aamacau.com/topics/press/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90後青年給崔世安的一封信

017 絕對權力 絕對腐化X公園之殤論盡紙本

文:依曉

時間:2014年09月8日 12:12

致 特首候選人崔世安先生:

您好!恕我不能用「尊敬的」或「親愛的」這些敬語,因為我不會講違心的說話。

作為九十後的我,毫不猶豫報名參加您的「青年座談會」,事先想好了幾條問題:大學教授為何被無理解僱?澳廣視高層涉嫌恐嚇記者為何會當無事發生?政府部門為何只發新聞稿敷衍傳媒不敢見人?還有很多很多問題,令現正修讀新聞系的我,對澳門的新聞自由及學術自由狀況非常擔心,故想會一會您,聽您親口說說如何堅定不移地保障新聞和言論自由。

怎料,台上幾位嘉賓及崔先生您致辭後,主持人就宣佈:只有十二位青年團體代表能夠發言,其他人未必能夠安排。我心裏一沉,看着手中的「貓紙」,嘆了一口氣。

「我們XX協會將全力支持崔先生連任,因為這能讓澳門平穩過渡,和諧發展」、「崔特首為澳門市民帶來福祉」、「我預祝崔先生您高票當選……」我打從心底裡對這些護主心切的人十分反感,再望望周圍,滑手機的滑手機、睡覺的睡覺,使我不禁懷疑這是否一場騷。是不是有人利用社團動員青年朋友充撐場面?場內一片讚歌快要潰堤,我不寒而慄。說真的,您過去五年的政績寥寥可數,再加上自肥法案、輕軌建設、城市規劃等搞到「一鑊泡」。澳門越來越有錢,但澳門人的快樂指數及生活質素卻一日不如一日……高高在上的您認為您本人值得如斯讚許嗎?

的確,這是小圈子選舉裏的一場「小圈子座談會」——社團名單經過精心挑選,提問者經過社團內部挑選整合,發言權只落在少數人手中。這也是澳門政治的縮影,不少社團被政治邊緣化,因為在小城裏的大小諮詢,永遠不會邀請被視為「不夠聽話」、甚至倒戈相向的社團參與。相反,擁護政府的社團不但拿到諮詢會的入場券,更手握龐大資源,透過「效忠」向政府「搲著數」。在這個系統當中,個人的發言權及政治參與權從一開始已被剝削,因為只有透過社團才有機會拿到一席位。

「為誰而做、為何而做」、「聽民意、敢承擔、迎挑戰」這幾句口號我已不知從您口中聽過多少遍,一句洗腦口號彷彿就是您政績的全部、彷彿您曾無私犧牲、彷彿您已攻克天下。諷刺的是,崔先生您口裏說「聽民意」,但卻不願接受非親政府團體的進諫,甘願當一隻縮頭烏龜;所謂的「敢承擔」僅僅止於您口中的「我會研究」、「我會考慮」;儘管政綱上印着「迎挑戰」,但您卻只願活在「撐政府社團」的保護罩下,尤如一株溫室小花。

在我看來,這場「獨腳戲」只是口號式的甜蜜轟炸。

本來這場青年座談可以是更有建設性的,大家可以更放開懷抱談澳門青年競爭力不足、創業環境差、就業選擇單一、我們都不想做房奴等等。我深信這些議題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總有政策或方法能解決。但若然一個政客/政府並沒有胸襟容納反對意見,只是上演一場又一場「圍威喂」的「大龍鳳」,那這個候任崔政府與「陽光政府」一點也沾不上邊。

我更在意的是,一個政客/政府的價值取向。

我們的小城到底信奉甚麼?金錢?權力?還是自由平等?

對不起,我不能衷心祝福、送上溫暖的支持,因為在您身上,我看不到小城的未來。

依曉 上

崔世安近日突然宣佈「適時取消街線圖」,被視為向地產商跪低。

崔世安近日突然宣佈「適時取消街線圖」,被視為向地產商跪低。

承諾會「聽民意」,但競選期間崔世安所到之處均被建制社團簇擁。

承諾會「聽民意」,但競選期間崔世安所到之處均被建制社團簇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