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來,去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蘇麗欣

時間:2014年09月2日 10:10

身體,是一個載體
帶我們來到這個時空
學習
當一個課程結束
我們都要回去
等待
下一個課程的開始

10647729_10152429642949247_1357971684_n

小生命誕生了,由醫護人員的協助來到這個世界,躺在母親的懷裡,感受著人世間第一份的溫暖,慢慢地習慣呼吸的節奏,懂得調節自己的體溫,明白哭聲的重要。基本的生理需要,都要由母親或家人或醫護人員等這些最親近的人去照料。身體累了便睡,在最親近的人的懷裡聽著其溫暖的心跳聲,恬適安睡;肚子餓了便哭,在最親近的人的懷裡吃著母乳或牛奶,一口一口吸啜到肚子裡,洋溢著幸福的滋味及暖和;大小便出來了亦是哭,在最親近的人的照顧下清潔並換上乾淨的紙尿片,舒服地享受存在初來這世界的感覺。

大家都身旁發出友善的微笑,在各人的祝福下,小生命要開展屬於自己的人生了!由最初的只能躺在床上,眼睛只能直直地看著天花板;到手腳動動踢踢,眼睛亦可以四周張望,慢慢地探索這個世界;小身體有力量,可以翻身,到可以坐著,到可以爬行,到最後不用別人牽手幫助,能夠靠自己的雙腳在地上行走,真正走出自己的路。

最初,只能吃母乳或牛奶,到可以吃一點煮熟開稀的米水,之後開始吃固體食物如粥粥,也可以吃一些蔬果及肉類,那些麵包、麵條、餅乾,以及不太健康的零食等,都有能力去咬碎吃進肚子了。小生命長大到這個時候,可以完全脫離別人的餵哺及協助,去自己尋覓多彩繽紛的味道世界。

身邊的家人是小生命的首批導師,教導小生命一些基本認知及技能,去適應在這個世界生存,到小生命長大到一定的年歲,家人就會安排學校讓小生命去入讀,在學校裡,每個人都正正規規地學習這個世界的知識,可是這些知識只是世界廣大知識的一小部份,其他的,都要靠小生命窮盡一生去發掘,去尋找,去學習,去豐富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人生。

小生命,在這個世界生存了很多年、很多年。在眾人的眼中,小生命已蛻變成大生命了。他吸收了很多在這個世界上的知識,成為了自己的經驗。也許,他成為過一個好人,又或者,他也嘗試過做一個壞人。然而,當生命到達最後的旅程,都沒有所謂的評價,也許只能說好壞參半。大抵,大家內心都明白,受的,都受盡了,一切怨恨喜惡,都算了。

時間的洗禮,是無情的。大生命的身體,已經潛藏著各種各樣不同的毛病,也裹不住了那些侵害身體的病毒及細菌。首先,雙腳沒有力量,要靠著拐杖或別人攙扶;走路也開始氣喘了,站在地上都沒有力量了,於是進出任何地方都需要坐上輪椅。輪椅,已代替了雙腳。慢慢地,大小便都需要別人協助;也漸漸,所有一切大小事,都只能在床上處理,頭及四肢都只能有限度地活動。不久,大生命每天都覺得好累、好累,幾乎二十四小時都是睡覺,遊走於現實及夢境之間,實在,也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身體機能的衰退,食物的滋味逐步都享受不了。原本,那些飯呀、麵呀、麵包呀、餅乾呀、零食呀等等都可以咀嚼吞嚥;到開始沒有胃口,什麼都不想吃,對吃有一種懶惰感;漸漸,吞嚥是一個難度,這不論是固體食物還是流質食物,因為食道的收窄退化,食道與氣道開始混亂分不清,小小的一口水,都會讓大生命咳嗽不已。於是,吃會構成一種危險。慢慢,醫護人員會建議為大生命插入胃管,家人在各方面考量下都同意這個做法,始終,這能安全將營養順利到達胃部,以至全身。縱然,大家都覺得這些管子令他的身體受盡折磨,但是,大生命在這時,是不斷又不停地昏睡,有可能,身體的感覺,也逐步消散了。

大生命的家人或朋友,都會來到大生命的床邊,看著熟睡的大生命。有些來到的人,是為了照顧;有些,是為了探望;有些,是為了最後的拜別。各人都看著大生命一日比一日虛弱的身體,大家都感到不捨,祈求大生命可以支持住繼續活在世上;可是,大家同時也看到大生命的辛苦,又希望他早日得到解脫。

生命,來之前,去之後,是怎樣的呢?

有人說,會走入白色的大光裡;又有人說,身體會飄飄然盪漾在天際之中;亦有人說,會看到牛頭馬面;更有人說,閻羅王會根據人的一生事績,來決定來世輪迴到人間道、或修羅道、或畜生道等;還有人說,靈魂是不滅的,有科學根據,只是沒有實際例子。

究竟,是怎樣?

來的人,沒有到來說明。去的人,沒有回來講解。

照片由Jason Vong拍攝

個人簡介:
Sonia Ka Ian Lao,筆名蘇麗欣,原名劉嘉欣,澳門電子夢境氛圍樂團-Evade的主音、作曲及填詞人。於臺灣師範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畢業,華南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系碩士畢業。2009年自資出版個人文學作品集-《流心》,2011年榮獲《澳門每日時報》短篇小說徵文比賽冠軍,文學作品曾刊登在《2011年澳門文學作品選》、《2012年澳門文學作品選》、《2013年澳門文學作品選》、《澳門日報》、《澳門筆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