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9 大圍捕:法治?髮指!每週專題
一直被窮追猛打的特首選舉「民間公投」,性質其實與街頭問卷無異,卻被官方扣上「非法」、「違憲」等指控,但最終都不攻自破,被終審法院兩次判辭間接否定。最後當權者把心一橫,竟扭曲終院判辭,利用私隱條例動刀,最終實體票站運作因警方拘捕行動而被迫腰斬,震驚本地和國際社會! 當權者以「法治」之名,踐踏「法治」。動用警力作為政治打手,大舉搜捕無辜者;扭曲終院法律觀點,意圖將政治打壓「合理化」。轉彎抹角,以為用所謂「侵犯私隱」便出師有名,誰知連小市民都看出牽強附會,辭窮理屈,啼笑皆非!即使再多的網上抹黑,也無法為官方奪回「道德高地」。赤裸裸的濫權行徑,反而驚醒原本保持沉默的一群,四日不夠「民間公投」參與人數已突破七千。 當法治被人治取代,當法治已不能再保護市民,「依法施政」成為崔世安時代最黑色的幽默。

不畏打壓 無悔參與──專訪「民間公投」義工

2014-08-29 大圍捕:法治?髮指!每週專題

文:哲盧

時間:2014年08月29日 10:10

雖然「民間公投」一開始已被官方極力打壓,但駐守風順堂票站的義工嘉倩,沒想過警方真的會採取拘捕行動,而第一批被捕的正正是自己。

「好多警察一直監視我地,當第一個市民到票站投票,有便衣警上前影相,然後警告票站主任鄭明軒:『活動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五條,要求停止票站運作!』」警方的耐性比想像中小,態度亦較以往任何一次都強硬。義工們未有理會治安警的無理指控,到第三次警告便全部被帶走、扣留問話。晚上終於踏出警署,呼吸自由的空氣,已是七個小時之後,不同的是,他們身上多了一個「疑犯」身份,被控以「加重違令罪」。

5名街頭票站工作人員被警方拘捕,控以加重違令罪。(相片提供:黃健朗)

5名街頭票站工作人員被警方拘捕,控以加重違令罪。(相片提供:黃健朗)

擔心「澳門大陸化」

人生第一次被捕,沒有將只有二十出頭的嘉倩嚇倒,但嚇壞了媽媽。拘留期間,嘉倩曾經想像自己會否像內地維權份子一樣被軟禁、被迫害,「只要政府睇你唔順眼,就可以困你幾年、甚至幾十年,完全沒有人權可言。」這次經歷令她深深體會到,若打壓事件不斷發生,終有一天澳門會像大陸一樣,變成一個極權政府統治的地方,「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異見份子。

她更堅定地相信,只有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才能確保類似的濫權、侵害法治的行為不會發生,「最起碼澳門人唔會選一個對民意同批評聲音『聽唔入耳』嘅特首。」

街頭票站運作僅個多小時,即被迫暫停。

街頭票站運作僅個多小時,即被迫暫停。

對崔世安改觀

「以前我覺得,崔世安只係一個無膽嘅人,但而家我覺得佢想完全封殺對佢不利嘅嘢,就好似今次出盡辦法想打壓民間公投,將我地拉哂番差館!」就讀澳大英文系的嘉倩一直關心社會事務,她直言「光輝五月」期間,雖然崔世安初時力挺《離補法》,但經過二萬人大遊行及包圍立法會後,崔世安「縮沙」撤回法案,令她一度以為崔始終無膽量違背民意,但這次拘捕事件令她完全改觀。

她又以崔世安回應澳大副教授仇國平被炒一事來做例子,「崔世安話佢無干預澳大,咁係咪特區政府有咩事就剩係識話『無干預』?剩係識將個波推比其他人?咁嘅態度點可能擔任特區政府嘅首長?」這個女孩如今更堅信,沒有寬宏大量的氣度,沒有承擔的人,不可能勝任特首職務。

無端惹上官非,嘉倩直言不後悔,更不會因為被捕而退縮「即使真係被起訴,甚至要坐十年監,但係我都會『身先士卒』,目的就係要比政府同埋社會有一個警示,我深信澳門人會有決心行出黎,阻止澳門變成一個極權社會。」

「民間公投」管委會譴責個資辦和警方聯手打壓。

「民間公投」管委會譴責個資辦和警方聯手打壓。

普選是當權者「死穴」

駐守高士德站的義工 R沒有被捕,但在街頭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的滋味,令她親身感受到以往只有在新聞或歷史書上提到的白色恐怖,「票站一開始運作,便發現對面街有幾個人觀察我們,不時舉起相機影我地。後來投票嘅市民愈來愈多,監視我地嘅人行得愈來愈近,人數亦逐漸多,有時仲會走近我同投票市民近距離影相,有義工提醒我小心佢地影到市民嘅證件同投票內容。」

警方步步進迫,記錄了義工們的身份證,強調是「例行公事」後,終於露出「真面目」。「軍裝警員離開後,就有配帶證件、自稱係警員的人走到我同另一個義工面前話:『我係警察,你哋嘅集會未經批准屬違法⋯⋯』這時我們的票站主席上前和他理論,我無理佢哋,繼續做嘢。」

未幾,傳來有義工被捕的消息,令R難以置信之餘,亦憤懣難平,「嗰刻我係度諗,警方竟然真係會採取行動?有無搞錯?佢地好多都係學生嚟啫,點可能會構成威脅?」

雖然R曾參與過五一遊行,又為「反離補」行動做義工,但她坦言「被拘捕」這件事仍然離她很遠。雖然明知道參與「民間公投」會有風險,但她已作出最壞打算,甚至事前跟朋友說好,要有好保釋她的準備。

冷眼旁觀今年的小圈子特首選舉,R認為即使候選人施政往績有多爛,選舉制度對普羅市民有多不公平,一般人只能「看在眼中,怨在心中」。有普選可能無辦法解決所有問題,但沒有普選,現在這困局肯定難以改變。「民間公投」之所以受到政府及傳統社團窮追猛打,她的同伴會被捕,並不是做了甚麼壞事,只是「普選」、「公投」正正是特區政府乃至中央的「死穴」。她矢言,即使政府用更嚴厲的手段去打壓,甚至滅聲,她都會繼續參與,只因堅信爭取普選是正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