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5 荷官站起來!每週專題
「今天不站出來,他朝再站不出來!」圍賭場,直接了當在公司大門前集會、高歌、喊出員工的呼聲,參加者不再是零零落落的幾十,而是幾百、甚至上千人。從六月初至今,「博彩最前線」發起一波又一波工會行動,率領憤怒的賭場員工直衝金沙、銀娛、澳博的大門,無論是首當其衝的,抑或是隔岸觀火的博企都感受到這股怨氣,悄悄加薪、派股票、發獎金。然而,這場運動社會大多數人只是投以冷冷的目光,在一般民眾眼中,人工已相當優厚的賭場員工怎樣也算不上「弱勢」。在爭取加薪背後,在吶喊的街頭上,一群群滿肚冤屈的賭場前線員工更想說的是:這份工,未做過不知道痛。

基層賭場員工怒吼:還我尊嚴!

2014-08-15 荷官站起來!每週專題

文:許諾

時間:2014年08月15日 9:09

包圍賭場,直接向財雄勢大的資方施壓,打工仔無異於直接向操有「生殺大權」的老闆宣戰,這一著是否太險?以往總是躲在鏡頭後的荷官、甚至更高職級的員工都勇敢站出來,原因何在?走在遊行大隊中,一個個員工會湧上前來向說訴說他們的苦況。

「你唔笑,個客又話你點解無笑容;你笑下,佢賭輸錢以為你笑佢一樣鬧你!」

「我們是公司最低等的人,無尊嚴、無地位,個個都可以侮辱你,客人鍾意找你來發洩,甚至連『扒仔』都可以隨時找你麻煩,明明無做錯,都要俾上頭鬧一餐!」

「有的一發脾氣就吐口水在你的臉上、制服上,飛啤牌、掟籌碼。賭得興起,會用煙灰缸大力敲到你手邊,想嚇你!有次差點砸到我手上,大部分上頭根本唔會理 !」

阿先 (化名) 做荷官已經七、八年,這些侮辱和暴力事件對大部分員工來說已見怪不怪,如果不能將自己變得麻目一點,這份工根本做不下去。

2005年金沙開業後,全澳賭場從17間增至35間,賭檯數更由一千三百八十八張增激增至五千七百一十張。澳門政府粗放式的博彩業政策,賭牌三個變六個,新場越開越多,表面上,荷官多了跳槽、加薪、升職的好機會,但賭場惡性競爭直接令工作環境變差,甚至縱容了個別賭客的極端行為。「上頭會話客人無理取鬧係應該既!賭場競爭好大,佢地唔想無左個客,但無左個伙計有錢可以再請番!」

阿先直言,客人賭輸錢發洩事少,問題是公司的處理態度。非人性化的管理令員工忍無可忍,「公司明明規定每個鐘頭都會行鐘(休息),但個客賭開唔俾換人就無得走,有時人有三急都要死忍。個人無得休息自然容易出錯,到時做錯野又係鬧你!」最令阿先憤憤不平的是,晉升制度無準則,對舊人並不公平「新入行唔夠兩年可以升SUPER(監場主任),條數得唔得、牌例熟唔熟唔緊要,最緊要你笑容可嘉,反正佢地只係企後面,有我地啲荷、有舊人落手落腳做,但我地人工比佢地差一截!」

每次遊行或簽名活動,員工都會自發捐獻水、紙牌,哨子等物資

每次遊行或簽名活動,員工都會自發捐獻水、紙牌,哨子等物資

另外,現時六間博企仍然有三間沿用底薪和茶錢分拆的方式計算薪酬,「係外邊同人講年年加人工,其實百分比只係加落底薪度,個5、6%根本收唔足!公積金、補假全部都只係計底薪,好鬼崇!」阿先批評公司年賺百億,但對前線員工卻算到盡!其實澳門荷官的人工已經比拉斯維加斯少一半,但外資公司在澳門賺的錢更多,澳門社會付出的成本更大,這些外界似乎沒有注意到。

不少監場主任和高級經理都直言,荷官工作量最大,但薪酬長期偏低。澳門賭收過去十年井噴式上升,從○三年的三百○三億颷升至超過三千六百億,升幅高達十一倍,樓價同樣颷升十一倍,但荷官薪酬卻只有大約四成多增長,遠比其他賭檯部職位低得多(見圖) ,去年荷官平均月薪(不包括雙糧花紅等) 一萬六千多元。雖然近期的工會行動令博企受壓,多間公司將荷官調薪至一萬九千元,阿先每月也加了千幾元,但「一刀切」的政策未能消除他們的怨氣,「無論是BB荷還是做了七、八年的都是一萬九千,我們做開荒牛幫公司打江山,到最後竟然和一個入職兩年的無分別?」

博企連番出招後,「金銀行動」每場仍然有大約一千名員工參加

博企連番出招後,「金銀行動」每場仍然有大約一千名員工參加

「員工走上街唔單只為加幾百蚊人工,而係想爭回一份尊嚴!賭錢本身已經令個客失控,賭場也是見盡人性最醜陋的地方。你去餐廳食飯,不會覺得侍應應該俾你鬧,但客人一進賭場卻會覺得打打鬧鬧係好正常。幾年前有個客人特登係我耳邊大嗌:『閒!殺!殺死你!』真的嚇了一大跳!當時我肚內正陀著細女……」

加入「博彩最前線」兩年的秘書長周銹芳,每次街頭行動都必定落力嗌咪。她亦見證著工友近年的變化,以前他們不敢面對鏡頭、連臉書都不敢用真名留言,擔心被公司認出來,會有「後果」,但現在公司即使「勸籲」,甚至用各種行政手段施壓,還是有為數不少員工走出來,證明平日積累的工作壓力和怨氣,已經去到一個爆發的臨界點。員工都明白團結就是力量,當人多走出來,公司也不能太過火。

十個賭客九個食煙!一說到政府控煙亂「搬龍門」軟弱無力,員工都齊聲討伐,芳芳的例子也相當嚇人:「有一晚我訓覺咳到黑色的痰,醫生說我無救,除非唔做呢份工!」之後芳芳申請調到非吸煙區,起初公司並不相信,要她到指定醫生檢查後才批准,但這個所謂「隔離期」也只有短短兩個星期。芳芳指中場一半禁煙之後,賭場員工情況更糟糕!所謂「中場非禁煙區」原來是賭場中的走廊,走廊不可吸煙,食肆、商場不可吸煙,到最後要將食煙的客人趕到賭檯邊,這樣同一時間有十幾枝煙槍對住荷官。做久了,不少員工有慢性咽喉炎、鼻炎,但衛生局始終不肯將這些二手煙造成的傷害納入「職業病」。

博企連番出招後,「金銀行動」每場仍然有大約一千名員工參加

博企連番出招後,「金銀行動」每場仍然有大約一千名員工參加

每年夏季颱風天,有的賭場堅持要員工上班,否則當曠工處理,隨時可解僱。員工為保飯碗,惟有頂硬上。芳芳指,八號風球上下班期間受傷,保險都不會受理。曾經有員工駕車上班出意外,醫藥費要自理,公司並不負責,而她自己都有親身經歷。她認為,公司完全可以安排交通工具接載員工,政府也有條件迫使六間博企劃一颱風上下班指引,但政府和資方只是「向錢看」,一談到保障員工卻不作為,即使爭取多年都沒有改變。這些年的經驗令員工明白到,只有靠自己直接施壓才會有效果。

芳芳直言,很多從業員都不希望澳門博彩業再擴張,一方面人手不足,另一方面樓價、交通、城市空間、環境已經迫到透不過氣,他們的感受與其他市民一樣。況且,現在做賭場已經沒有以往澳娛年代的薪酬優勢,「即使再辛苦,以前一份糧可以養到全家,買到車、買到樓,他們也不會怨太多」。但現在賭場員工一樣要變房奴,一樣捱貴樓,她親眼見過有五十歲的家庭主婦做BB荷官,只為了幫兩個兒子儲錢買樓,賭場的壓力令她俾人鬧到喊,經常哭訴真的很辛苦!這些辛酸,局外人又能體會多少?

包圍威尼斯遊行,員工勇敢站起來

包圍威尼斯遊行,員工勇敢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