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鐵板裡的風骨

016 知識份子的吶喊 論盡紙本

文:區家麟

時間:2014年08月11日 17:17

做電台評論節目多時,遇過很多對手,性格各有不同,有潑辣的、有沉穩的;有不可理喻的、有理性分析的;有堅持己見的、有知錯能改的;有唯命是從的、也有願意聆聽意見的。

漸漸發現,在種種躁動、淺薄、信口開河、口號式的叫囂中,有一種人,訴說意見時,始終重視事實、推論對確,不會亂打誑語,走進極端。他們,多是大學教授,或受過非野雞式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他們說話也許沉悶,但有風骨,重名聲,無論是支持或反對政府,都盡量做到有理有節,話留三分,不能肯定的事情會存疑,被人指出錯誤會承認。

訂閱每月紙本

「知識份子」四字,何其沉重。大學教授,職責是生產知識、分辨對錯、釐清混沌。當眾生營營役役,為五斗米折腰,知識份子與大學教授,相對而言,無疑養尊處優。尤其大學環境,教授有終生教席,自由環境,理應好好回饋社會,才算不辱使命。

不幸地,知識份子在這片土地上,從來不好過,曾當過毛澤東兼職秘書的李銳說︰「中共的體制,對人,特別是知識份子:劣勝優汰。」「共產黨的人事工作,培養偽君子;講假話的人、辦假事的人,共產黨就喜歡這樣的人,講真話的人統統幹掉。」

澳門與香港,總算還是享有自由的特區,但權力之爪無處不在。這個時勢,若知識份子對眼前種種荒唐亂象視而不見,會活得很好;若忍辱負重,至少不會粉身碎骨;如果願意同流合污,就榮華富貴,得豐厚犒賞了。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說真話,是多麼卑微根本的普世價值。只是,高牆與雞蛋之間,多少人已自陷高牆,不能自拔;還望良知猶在,身陷高牆鐵板中,能時刻反躬自省,明瞭謊言說一百次不會成為真理,心裡懷著雞蛋,在適當時刻,發光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