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知識份子的吶喊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當澳門人還在為「光輝五月」而高興的時候,政治權力的黑手已經伸向培育社會棟樑、為社會良知發聲的大學之中……三大院校的七個學者,從口頭警告、降職、停職停薪到被辭退,對學術研究空間早已狹小的澳門學術界毋寧是一大打擊。但這不也是一個機會,透過多位學人擲地有聲的宣言,教我們重新認識知識份子面對權力應有的精神和態度嗎?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五):文創專題的最後一期,今期專訪5名動畫和多媒體設計師,了解新媒體的發展狀況。總結之前多位創作人對話:獨立音樂人、時裝設計師、電影創作人、平面設計師等,他們所面對的現實,也反映着今天發展文創需要解決的問題。 【人物專訪】陳小嫻,丈夫是漁民世家出生,而她是在22歲的時候,從內地到澳門工作,剛領取澳門身分證7年。隨著澳門漁業的式微,陳小嫻這一輩的漁婦,也許就成為本澳的末代「水上新娘」。 【歲月留情】揭開店內一本本塵封多年的書籍。而老闆總是坐在小店的角落,感嘆的看著門外的途人。小店名為全記舊書,而老闆全叔每日等待的,則是願意進入小店淘寶的客人。 【旅遊專題】新馬路發展迅速,許多昔日的老店早已消失。外觀獲保留,內裏仍然堅持營運「老本行」的,少之又少。同善堂這本土老品牌是其少數之一。 X 每月一號出版 / 定價:MOP$10 / NT$ 50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網上重溫:https://aamacau.com/topics/press/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末代水上新娘陳小嫻

#016 知識份子的吶喊論盡紙本

文:容詠詩

時間:2014年08月11日 17:17

約二、三十年前,普遍漁民仍以船為家,他們與內地女子結婚後因女方很困難申請移居港澳,所以她們就隨丈夫住在船上。當船入港澳境內靠岸時,因她們沒正式的證件,所以不能上岸。故此她們被稱為「水上新娘」,即是只能在水上(船上)的新娘。

陳小嫻,與丈夫結婚22年,育有兩子一女,最大的孩子讀大學,另外兩個讀中學。丈夫是漁民世家出生,而她是在22歲的時候,從內地到澳門工作,剛領取澳門身分證7年。隨著澳門漁業的式微,陳小嫻這一輩的漁婦,也許就成為本澳的末代「水上新娘」。

採訪當天,陳小嫻夫婦從遠處手牽手朝著筆者和搭檔的方向走來,路上陳小嫻對著身旁的丈夫含蓄地微笑,她身形矯小,顯得更加小鳥依人。他們離筆者越來越近,最後陳小嫻向筆者打招呼,笑說:「你是否跟我聯絡的記者啊?」當下有點驚訝,外型與我想像中的不一樣。寒暄幾句後,她便帶我們向停泊漁船的港口走去。

路上她一直詢問我們大概會採訪多久,因為她和丈夫還有地方要去。到了港口,她和丈夫熱情地向我們介紹船隻的類型和作用,十分親切。在領取身分證之前,足足有15年的時間,全年都留在漁船上,過年和休漁期也不能跟丈夫到岸上,她與我們分享和講述她的經歷和感受。

10558931_10203798206331663_1577682126_o

(論:論盡 陳:陳小嫻)

論:你本身是漁民,在漁船上出生嗎?
陳:我不是啊,我是內地人來的,不是澳門人來的。我和爸媽都是在內地耕田的。

論:你是怎樣認識你丈夫?
陳:講起和盧生相識呢,我老公姓盧的,我以前在鄉下都是種禾的,在我畢業之後呢,那時十九八幾年,我居住的村有好多人都出外打工的,但都是男仔多,但又聽到有人說,港澳漁船都有請女仔煮飯的,你要不要去啊?我覺得都好,那時的人工都幾高的,比起在大陸,當時在大陸的人工只有三、四十元一天,但在這些港澳漁船工作一日都有港幣五、六十元,好多錢啦,一個月有千幾。

論:所以你後來就去了漁船上工作?
陳:嗯,對啊無錯。我初時就不是去盧生隻船的,是在他叔叔的船上打工,初初去到見到這麼大隻船覺得好開心啦,但一去到之後就暈浪暈到我死下死下啊,(論:那現在不怕了?)嗯,現在不怕了,之後第二隻船之後學識煮飯了,和學識船上的工作,都可以做到一份工。後來盧生的媽媽就帶他弟弟上岸讀書,盧生的爸爸就請了我過去他們艘船上工作了,就認識了盧生啦,就一直到現在都跟著他啦!

論:所以你丈夫是在漁船上出生的嗎?
陳:不是啦,他們這一代開始就沒有在漁船上出世的了,好少啦。他在香港出世的。

論:那你是在幾歲來澳門的?
陳:22歲。

論:那你們平常在船上的生活是怎樣的?
陳:沒有怎樣啦,都是夜晚作業啦,(論:夜晚先作業?)對啊,捕蝦是夜晚作業的,用蝦艇的話,白天就睡覺和修補一下魚網,因為網破爛的話就會補一下,曬下魚乾,都無什麼事做的。如果是捕魚的船就相反,白天作業,夜晚睡覺。

論:那在漁船上悶嗎,平時有什麼娛樂?
陳:看錄影啦,以前是錄影機的,現在就DVD機啦,就是這個娛樂啦,都無其他娛樂了,一出海都是這樣生活的。

論:在漁船上女生要幫忙捕魚嗎?
陳:都要!在船上每一個人都要工作的。

論:除了休漁期外都一直在漁船上不會上岸?
陳:是啊!

論:那你和丈夫結婚是在漁船上進行嗎,情況是怎樣的?
陳:對啊,在漁船上。我家裏人在大陸,所以盧生就借了對面屋比我出門口啦,(論:對面間屋是指對面那艘漁船嗎?)對啊,那時是會有接新抱的船,即是花艇,在碼頭接我到漁船上,在船上拜祖先,敬茶,同陸地上的都差不多啦。

論:喜歡在漁船上的生活還是岸上的生活呢?
陳:喜歡漁船上的生活,舒服一點和自由一點。

論:長年累月在船上工作,有沒有遇到什麼困境或難忘的事?
陳:因為我才拿到澳門身分證七年,無證件時不能在過年和休漁期時跟我先生同小朋友一齊上岸生活,只能留在漁船上,那時先生會帶小朋友來漁船和我吃飯,但吃完飯就要送他們走,嗰刻好不捨得的!同小朋友相處時間好少,他們上岸時我只能一個人在漁船上,都是一直睡覺,醒了又沒有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