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知識份子的吶喊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當澳門人還在為「光輝五月」而高興的時候,政治權力的黑手已經伸向培育社會棟樑、為社會良知發聲的大學之中……三大院校的七個學者,從口頭警告、降職、停職停薪到被辭退,對學術研究空間早已狹小的澳門學術界毋寧是一大打擊。但這不也是一個機會,透過多位學人擲地有聲的宣言,教我們重新認識知識份子面對權力應有的精神和態度嗎?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五):文創專題的最後一期,今期專訪5名動畫和多媒體設計師,了解新媒體的發展狀況。總結之前多位創作人對話:獨立音樂人、時裝設計師、電影創作人、平面設計師等,他們所面對的現實,也反映着今天發展文創需要解決的問題。 【人物專訪】陳小嫻,丈夫是漁民世家出生,而她是在22歲的時候,從內地到澳門工作,剛領取澳門身分證7年。隨著澳門漁業的式微,陳小嫻這一輩的漁婦,也許就成為本澳的末代「水上新娘」。 【歲月留情】揭開店內一本本塵封多年的書籍。而老闆總是坐在小店的角落,感嘆的看著門外的途人。小店名為全記舊書,而老闆全叔每日等待的,則是願意進入小店淘寶的客人。 【旅遊專題】新馬路發展迅速,許多昔日的老店早已消失。外觀獲保留,內裏仍然堅持營運「老本行」的,少之又少。同善堂這本土老品牌是其少數之一。 X 每月一號出版 / 定價:MOP$10 / NT$ 50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網上重溫:https://aamacau.com/topics/press/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敢淘才有寶

#016 知識份子的吶喊論盡紙本

文:YelLo/YelLo、貝琪

時間:2014年08月11日 17:17

掛在門前的梅豔芳唱片封套、隨手被放在書堆上的《人生哲理選集》、從店內傳出的林子祥金曲,不少人在途經草堆街時,都會被這間小店脫俗的氣氛吸引,停下腳步好奇的往店內一瞅,甚至拿起相機拍照,但鮮有途人會走入小店,揭開店內一本本塵封多年的書籍。而老闆總是坐在小店的角落,感嘆的看著門外的途人。小店名為全記舊書,而老闆全叔每日等待的,則是願意進入小店淘寶的客人。

P1240911

「我這裡很有人氣的啊!每日很多人經過這裡時,都會影我鋪頭!」全叔今年五十多歲,雖然在草堆街經營舊書店只有大約三年,但原來舊書店已經分別於五處,輾轉經營了十五年。舊書店沒有坊間大型連鎖書店的華麗裝潢,只有一個個實而不華的書架,幾位書友站在書架間狹窄的空間「打書釘」,數名客人於店門前的黑膠唱片架尋找當年金曲,全叔則靠著掌櫃的位置,形成了全記細小的格局。談及自己的故事時,全叔笑稱雖然舊書生意令他博覽群書,但其實他所受的教育水平不高,「看書時見到的字我都會,但要我寫字就不懂太多了」。全叔指正正因為自己讀書不多,故年輕時已經投身社會工作,製衣、汽車維修、裝潢等都曾經做過,唯1997年時澳門流行炒賣古錢幣與郵票,全叔順應潮流收集古錢幣與古書等古物圖利,到1999年後炒風息微便索性投身舊書買賣的生意。談到自己的際遇,全叔笑言自己多年來「飯飯都做過」,如今年過半百才安安穩穩的設店販賣舊書。全叔感嘆的打量店中的古籍,不禁令人醒覺,原來店內歷盡人生百味、一直在歷史洪流中浮沉的並不只有一本本舊書,小店老闆亦如是。

走進全記店內,不難發現書店除了售賣舊書外,也有不少令人懷念的物品。梅豔芳的演唱會票根、黃玉郎的《龍虎門》漫畫貼紙、上世紀澳門常見的「爆杖紙」、當年叱影壇的舊明星相片、甚至有澳門名門晚宴的嘉賓簽名簿。全叔笑指這類商品雖然較少人有興趣,但總會抱著「總會有人想收藏」的心態等待客人前來淘寶。被問及現時最受顧客歡迎的產品時,全叔則表示近年本地流行研究澳門歷史,故有不少人特意到全記尋找一些本地歷史書,其次較多客人購買的則有黑膠唱片與線裝書這類有歷史價值的古物。

P1240924 P1240926

在舊書店中閒逛時,小記發現店內原來臥虎藏龍、暗藏高手。當全叔向小記介紹澳門舊炮杖紙的歷史時,忽然揚手喚來店內的一位客人鄭先生:「這類問題問他吧,他絕對比我熟悉!」原來鄭先生正職為古董商,經常會到全記尋找如舊報紙與線裝書等有價值的商品。全叔指原來舊書店主要依靠熟客生意,主要的客人除了熱愛舊書的書友外,亦有收藏具歷史價值物品的收藏家與如鄭先生這類會在店內尋找商品轉售的古董商「行家」。唯全叔與鄭先生亦表示,近年本地人越來越多人會炒賣古物圖利,會欣賞古物本身價值的人則越來越少。全叔笑指自己的熟客「全都是知識份子」,除了懂得欣賞古書的價值外,亦有敢於「淘寶」的心態。

P1240906

其實每間舊書店都是一座寶山,要在茫茫書海中找到自己的心頭好,除了講求緣份外,更重要的是一顆願意費心慢慢淘寶的心。全叔指普通人進入舊書店後根本沒有耐性在書海中淘寶,熟客則毋須自己招待,會一言不發的自行在店內淘寶。全叔直言,如果有客人走進店內直接請他找出某本店內的藏書,「即使本書只是放在我身旁,我都不會拿給他」。外人可能會認為全叔「有生意都唔做」,但其實全叔所堅持的,只是希望把書賣給有誠意在書海中淘寶的客人。全叔亦指,首次光顧全記的客人一般都只是偶然在書海中「撿到」心頭好,經過幾次偶然後,客人自然會開始喜歡在書海中淘寶,培養出對書本的熱情。但面對有心淘寶的客人漸漸變少,全叔則感嘆指現代科技昌明,人們想看書只需在手機屏幕上點點則可,喪失了對書本的喜愛。加上現代人往往會嫌棄舊書骯髒而不願自行在店內看書,唯有敢於淘寶的客人才會克服對舊書的偏見,願意在全記的書海中尋覓「有緣書」。

每次見到只在門外拍照,而不肯進入小店淘寶的客人,全叔都總會感嘆萬分。只把書本賣給願意淘寶的客人,為的可能是希望為書本尋得珍惜書本的好主人,亦可能是為了替客人尋找自己真正喜愛的書籍。全叔就像一位等待女兒出嫁的父親,希望把書留予願意花心思淘寶的人。但可以肯定的,即使可能會被旁人視之為固執,但全叔依然想把淘得寶物的喜悅留給客人。

草堆街一旁的小店──全記舊書,今日依然在等待願意淘寶的客人。

P124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