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8 公園之戰每週專題
輕軌走線拉鋸十年,黑沙環公園一段儼如最後一個火藥庫。經過南澳花園一役後,黑沙環居民被標籤成野蠻、無知、自私的人。正反雙方劍拔弩張,社會氣氛詭異,官民之間僅存的溝通互信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被挑動的敵我矛盾,猶如一道長長的血痕將社區割裂,而且不斷蔓延。當公園內,連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都喊著要上街,便知道區內積存的怨氣一觸即爆。不像官方和社團有強大的輿論機器做後盾,在龐雜的指罵和爭議聲中,反對者的訴求一直相當模糊,今期我們將還原這場「公園之戰」中被忽略但關鍵的細節。

黑沙環抗爭居民自白

2014-08-08 公園之戰每週專題

文:許諾

時間:2014年08月8日 11:11

_DSC0876

 

見證著原來臭氣薰天的大坑渠,好不容易變成今天鬱鬱蔥蔥的黑沙環公園,也是區內超過六萬人惟一的公園。輕軌突然而至,打破了區內不少居民原來平靜悠閒的生活。為了保住公園,懼怕地下工程影響大廈地基,一班住在公園周邊的街坊自發在大廈貼傳單、掛橫幅;一放工就輪流擺街站,收集一人一信和簽名;趕返工,都不忘打電話到《澳門講場》希望政府聽到他們的聲音;連月來東奔西跑參加各場諮詢會,找議員和社團求助,這些都是他們過了大半世人後的第一次。

退休岑生:拳頭唔係打你鼻哥梗係唔覺痛!

為了怕女街坊晚上擺街站被人騷擾,岑生幾乎每晚都一定會出現,不停向路過的街坊講解輕軌對社區的利害關係,「擺街站要受得了人哋的眼光,有人當你是傻佬,離遠影下你相。有時會有警察過黎查問,梗係要有個男人係度,一定要有承擔才可以做到。我地無組織,無經驗,成世人第一次搞政治。」

岑生今年五十五歲,自言不問政事,沒想到退休先「搞政治」。每場諮詢會必到,鏡頭底下發言激動,火氣十足,皆因有冤難伸,他幾個仔女都住這裡,正正是公園旁、政府計劃造地下工程的地方。「同一個問題問左四次,如果大廈地基挖爛左,好似善豐咁,政府係咪賠番俾我地?佢一係話帶我去離島睇下,一係話佢地會做到好足有監測,感覺似係『照挖如果到時塌』先算?佢一直唔肯答我,如果有一紙承諾,即刻俾你挖!」

之前東北坊會和工聯在南澳花園開諮詢會被指隱瞞,岑先生本身也曾經親身求證。「我行去廣福安個工聯辦事處問佢,佢地話唔知、無搞。東北坊會又話唔知時間,唔知有無,之後我留低電話請佢地覆我。到當晚開會前我先收到電話通知。」由初哥變成每次必爭取發言,岑生直言如果政府用數人頭來決定,街坊都無辦法:「運建辦用外邊十萬人打我地,佢實贏!但我地一定會反對!」

鏡頭後,看似火爆的岑生對政府仍然心存希望,「其實澳門都開始尊重民意,我仍然相信如果多人反對政府會聽我地意見, 現在最重要是齊心。」他亦沒有怪其他區的居民不理解,「個拳頭唔打到你個鼻,你梗係唔覺痛!如果唔係我屋企樓下做工程,我可能都唔會理,梗係立即起建軌,使乜理起係邊?人之常情嘛!」

橫幅再被惡次破壞後,居民為安全計已暫停擺街站收集簽名。

橫幅再被惡意破壞後,居民為安全計已暫停擺街站收集簽名。

 

吳小姐:來澳廿幾年第一次想移民

同樣是第一次擺街站的吳小姐同樣感觸良多:「最初擺街站有人報警,後來到民署辦了手續,還是繼續報警。之後有人剪橫額,有水軍打上電台抹黑我地,一直有人搞我地!真係好黑暗!」在公園掛的十多條橫幅,上星期再次被神秘人惡意破壞。為安全計,街坊暫時都不敢再擺街站。

「現在澳門樓價咁貴,層樓好似我地條命咁重要,如果有咩事,我地就乜都冇。點解公園兩旁居民只得三場諮詢,其他人有五十場,咁公唔公平?」吳小姐指,之前出席過社團為「北區業主代表」辦的諮詢會,但現場有發言者也不諱言自己住在路環,「被代表」令他們感到氣憤難平,「她說住在石排灣,如果輕軌起係樓下公園,她第一個贊成。真正受影響既係我地,為何業主會被代表?」

她又不滿當局將輕軌和地下停車場、公園整治綑綁在一起,直斥運建辦混淆視聽,「澳門有二十幾萬架車,多四百幾個車位只係杯水車薪,根本解決唔到問題。我地都有能力買車,但搵唔到車位先冇買,搭巴士我地一樣冇問題。何況,將來地下停車場唔一定只係我哋用,點解佢要一廂情願、混淆視聽?挖爛咗點處理又唔負責,佢地成日話要相信技術、相信監測,那如果監測失效邊個負責?」

吳小姐坦言,過去一個月的經歷令她對澳門、對政府、對社團完全改觀「徹底失望!睇穿晒!現在只能靠我地自己,終於明白為何其他人對澳門無信心,有能力的話我都想移民,我來了澳門三十年,在這裡安居樂業從來都無想過離開,但這次真的是迫到冇辦法,佢地迫得我地太緊要!」她擔心的還有一班堅持擺街站戰友的健康,「捱一個月,爾家見幾個阿姨瘦晒、面青又憔悴,但佢哋都仲係跟住我哋四周跑,奔波勞碌。」

朱姐:好似俾人打完心口打背脊

「成個區只係得一個公園,剷走晒好浪費、好唔值得,好唔容易睇到樹木生到咁高,剷走就冇,有錢都買唔番!點解政府成日都要搞我哋?以前又話起公園,而家又話起輕軌。我哋好似俾人打完心口打背脊!點解官員喺主教山起焚化爐?唔通我哋住喺呢區就低人一等?唔識學規劃,都知咁樣唔應該!」一說起這次爭議,朱姐就按捺不住內腔怒火。見政府硬銷勞動節方案,立場強硬,不少街坊都寢食難安,朱姐也是其中之一。

「咁稠密嘅空間,仲要起輕軌、挖地底,簡直係擾民!施工實會有好多噪音,灰塵四起,我哋住係側邊點會無影響?呢區有很多獨居老人居住,佢哋朝朝落黎做運動,傾下偈,就算分階段施工,你叫佢哋點樣坐喺個工地旁邊?」最令朱姐氣憤的是政府的諮詢方式本末倒置,「以前民署想係公園起街市,走到白雲花園諮詢,而家運建辦、街總又係咁樣,我哋先係住呢邊,點解佢哋唔走黎問我哋?」

_DSC0757

DSC00580

_DSC0849

_DSC0773

照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