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小事兩則──關於「堅持」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蘇麗欣

時間:2014年07月29日 10:10

放棄,一個決定,可以頓時讓身心舒泰起來,不用再思考困擾著自己的問題,以及延伸出來的解決方案,一切都會變得簡單得很,就是放過自己的一個結果。

可是,我就是如此,不向「輸」這個字低頭。對於我喜歡的事情,我就是喜歡——堅持。

很多年前,一個很迷失的時期,因為某些原因,我為了某個機會,我接觸了某位老師,他說了一些話,現在我還是很記得:「你做學問,寫論文好了!不要寫作,你不適合做創作。」

事情過了那麼多年,我還是很記得他的說話。

從小,我就喜愛寫作,記得小學時期,我最喜歡作文課,同學們在苦無靈感之際,我已將我的作文交到老師的桌子上,當時我的靈感總是充滿在腦袋中,猶如泉源一下子就湧出來,不消一刻就完成了一篇作品!這是我當時最引以為傲的事情,尤其是我小學成績奇差,很多科目都以不及格為主,只有作文課,令我重拾一點對自己的信心。

中學時期,我培養了閱讀的習慣,我愛上了小說。閱讀小說的感覺,我形容為將文字在腦袋中活化為電影的畫面,我覺得這也算是一種對寫作的訓練,特別是創作小說,就是將腦袋幻想出來的故事,透過文字去呈現及傳達出來,故事要呈現些什麼、怎樣去塑造人物角色、如何去舖排起承轉合、裡面有什麼隱藏意思,種種都太有趣,是令我樂在其中的腦力遊戲。

聽完老師的那番話。走在街上,默默的,我感到的,不單是沮喪,而是徹底地迷失於深淵之中。

時間,是可以讓人沉澱一下,冷靜一下,思考一下。

過了一段時間。

沉澱,冷靜,思考。

一切,回到根本,原始的地方。

我選擇繼續去寫作。

我重整了自己的步伐及思緒,面對著自己喜愛的事情,就算自己付出多大的努力,都不會覺得納悶及辛苦。

堅持。到現在這一刻,我可以說,是值得。

至少,我曾獲得一個小說的冠軍獎;還有,就是可以在這裡這個小小的位置,一個月有一篇自己小小的專欄。

這小小的專欄,對我來說,具有重大意義。旁人總不明白

作為一位師範大學的畢業生,我沒有選擇老師的道路;而且,我的工作跟學生時代學習的知識沒有多大的關聯。多年來,我都覺得自己辜負了一眾大學老師們的悉心栽培。

寫作,是我唯一的橋樑,連接著及提醒著——我是一個中國文學系出身的人。

當那天一位好心人告訴我,我被選上了成為一個小小專欄的特約作者,我真高興得哭了起來!多年來,我的堅持、我的努力、我的認真是沒有白費!我可以自豪地跟老師們說:「雖然我現在沒有當老師,但在寫作的範疇上,我終於得到別人的賞識!由始至終,我都是沒有辜負您們對我的教導!」

   *      *      *

另一件,我一生中喜愛的,就是——音樂。

去年,我作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於是,我就要為這個決定負上責任。

責任就是,我這個三十多歲的人,學習及使用某幾個甚少需要我去操作及應用的電腦軟件,利用這個軟件去創作音樂。

對!我玩音樂很久,但一直處於主音的崗位,編曲、錄音及混音等工序,都是由其他音樂伙伴負責。

故此,我對編曲、錄音及混音等工序之認識-是零。

但,為什麼我會作出這個決定去辛苦自己呢?

我可以告訴大家,我有一個目的,這個目的是我作出這個決定的一個極大的動力,非常清晰明暸,當日後到適當的時候,就會告知大家。

伴隨的其他周邊原因,或者就是自己創作的好奇心作祟。當然,我也很想創作一些歌曲,是完全屬於自己的想法。

於是,我自學了一些音樂的軟件,期間,不斷碰壁,心裡時常縈繞著一堆問題:「為何那個BPM不對?」、「低音部份的音樂要怎樣『墊著』才好聽?」、「彈奏樂器要怎樣才悅耳?什麼時間鬆手停?力度大小都會影響音質!再彈過!」、「聲呀!為何會沒聲?按錯了那個鍵?」凡此問題出現,解決;出現,解決。就活像一個關卡緊接著一個關卡一樣,就是要我去闖關。

今年三月,突如其來的機會到來,一個電影配樂的工作,兩位音樂伙伴因個人忙碌而讓出這個機會給我,我知道,這是上天給我的一場考試。

我非常珍惜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一絲不苟地認真處理每一個鏡頭的音樂,又將某些音樂對準某些出現的鏡頭。因而,我竟學會了運用某個製作影片的電腦軟件。

整個製作配樂的時間相當緊迫,我盡量在有限的時間內將整件事情做好。 

然而,完成了這電影配樂的工作之後,我有一段時間又處於迷失狀態。雖然,在影片播出之後,大部份觀眾予以好評,但,我總是覺得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

每每遇上瓶頸,我心裡總是響起:「放棄吧!你根本不適合創作音樂!創作出來的都不像話!」這時,陷入迷失狀態的我,儘管我身邊的丈夫及音樂伙伴Brandon,不斷地鼓勵我及認同我的音樂。但,心魔很強,衝擊著我不多的自信心,使我不停地懷疑自己

相信,這時已是到達迷失的最顛峰位置。竟然,令我再次想起多年前,那位老師不慍不火地跟我說:「你做學問,寫論文好了!不要寫作,你不適合做創作。」

坐在黑暗之中的我,突然覺得,這個迷失,有可能是上天有意設計來考驗我。又或者,如果我現在放棄,有可能就不會再出現下一個關卡。

我回想,由去年開始,我如此努力地學習這些音樂軟件,克服了許許多多前所未有的困難,為什麼我現在只是發生一個小問題,就要放棄呢?

我再次沉澱,冷靜,思考。

一切都回到根本,最原始的地方。我回想到,那個目的

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做這件事,為何要放棄?放棄了,就什麼都沒有了!為何不將放棄的動力,改變為堅持的動力?

於是,我整頓思緒,減慢腳步,慢慢繼續向前,看到,前方模糊,但有一個人堅定地站著,在這個關卡,等待著我,原來,是我的丈夫。

他拿著一份神秘禮物,站在關卡前,向我揮手,親切地微笑著,顯露著他臉上的淺笑酒窩。

在關卡前,他送給我的,是我人生第一個專業級用的Interface

接受了這份禮物的某個晚上,我馬上試用,我發現,那個一直纏繞我的問題,事實上,根本就沒有存在。原來,我可以如此輕而易舉地跨越這個關卡。一切,只是自己的疑慮而已。

《荒蕪中栽花》拍攝中

《荒蕪中栽花》拍攝中

個人簡介:

Sonia Ka Ian Lao,筆名蘇麗欣,原名劉嘉欣,澳門電子夢境氛圍樂團-Evade的主音、作曲及填詞人。於臺灣師範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畢業,華南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系碩士畢業。2009年自資出版個人文學作品集-《流心》,2011年榮獲《澳門每日時報》短篇小說徵文比賽冠軍,文學作品曾刊登在《2011年澳門文學作品選》、《2012年澳門文學作品選》、《2013年澳門文學作品選》、《澳門日報》、《澳門筆匯》、《論盡媒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