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5 學社風雲每週專題
作為澳門民主派(或自由開放陣營)的旗艦,新澳門學社月初舉行的改選備受外界矚目:換屆前後,各種名單、內幕在網上日日新鮮,讓外人直呼傻眼。「這是我們多年來所認識的學社嗎?」是很多關心學社的人心中的一大問號。 因「反離補」運動而成名的蘇嘉豪這次當選理事長。在政治系畢業不久的他,上任後如何處理當中的複雜關係,以及社員對新舊交替、組織模式、工作優次看法的差異,帶領學社前進之餘,又同時能與其他團體同行,匯聚初生的民間力量?學社、以至希望澳門社會進步的朋友,又能否從中學到一些東西,從而成長過來?我們拭目以待。

進入「後吳區時代」的新澳門學社

2014-07-25 學社風雲每週專題

文:余永逸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時間:2014年07月25日 9:09

新澳門學社於七月初剛完成換屆,並選出蘇嘉豪為新任理事長。這次的換屆對新澳門學社有兩個重要的意義。

  完成世代的交接。過去新澳門學社的發展,重心一向放在以吳國昌和區錦新兩位立法會直選議員身上。雖然在過去學社的換屆,都選出不同的理事和理事長,但社會都視吳、區兩位議員為學社的代表。就如上兩任的理事長周庭希,最初上任時亦未受社會的注意,只是近年其活躍於澳門的社會運動,才開始被各界所注視。與其他前輩不同,現任理事長蘇嘉豪在上任前已活躍於澳門的社會和政治運動,「五.二五」反離補方案運動更為他打出名堂,並在沒有在學社內擔任任何領導職位的情況下,被選為新任理事長。此外,在新一屆理長的成員中,不少也是近年參與社會運動而冒出頭來的社會活躍分子(如仇國平、甘雪玲、鄭明軒和李國強等),這些一眾新星正漸受社會的注視,他們的冒起或顯示學社開始步入「後吳區時代」。

  在過去二十多年,澳門的民眾都把目光在吳國昌和區錦新身上,並視他們為澳門的民主派代表。然而,學社在過去一段時間其實亦不斷推動組織內的年青化,不斷在領導層內引入新血﹔而過去幾年,學社開始把重心放在周庭希身上,這足以反映新澳門學社正進行薪火相傳的計劃。而這次的換屆或許代表學社正式進入吳、區後時代,在未來的一段日子正式完成學社的世代交接。

  第二,走進世代交接的過渡期,這或許亦預示學社在發展方向和策略將出現改變。過去一段時候,學社主要以論政和問政為主要發展方針,透過其立法會議員在議會裡點出政府的施政問題和協助居民解決民生問題,從而教育他們什麼是公民權,為澳門的民主打好基礎,但就甚少組織遊行、示威等社會動員行動。相反,在新一屆的理事會成員中,不少都有社會運動的經驗。而新任理事長蘇嘉豪在上任後亦明言會以推動社會行動和運動作為日後學社的發展路向,政治和社會動員將是學社未來推動澳門民主和社會發展的手段和策略。

  然而,這個策略上的改變,已引起學社內的一些成員和支持者的異議,他們認為社會運動的策略較為激進,並不合澳門的社會和政治情況。雖然蘇嘉豪明言民主派沒有分裂的本錢,但是發展的路線和策略通常都是一個組織分裂的主要成因之一。值得留意的是,在新一屆的理事會十一位成員中,有五位都是澳門良心的成員,佔了四成半理事會席位。他們過去一直以被視為較激進的社會運動方式推動社會和政治發展,以他們在理事會內的多數影響力,他們勢必把社運發展路向引入學社。

  他們的發展主張會否把學社變為一個真真正正的社會運動組織?這要視乎學社內有沒有其他力量能平衡社運派。可以肯定的是,現時學社內實有一些意見不認同採取以較進取或激進的策略,問題是他們會否在學社內提出反對,避免過多的社會動員行動;又或是較保守的一派會否出走,而成立新的組織延續過去學社的發展策略;第三個可能是較保守的一派或會慢慢淡出,而學社亦正式被社運派所主導。

  以目前的發展,第一個可能性還是偏高,非社運派還是能對社運派作出一些制衡,而社運派亦沒有強行加大力度從根本改變學社的發展策略。但為了持續發展社會運動,學社中的社運派就以其他組織的名義(如澳門良心),進行社會行動,避免激發學社內的路線之爭的對抗。明顯的例子,就是近日澳門良心聯同澳門青年動力和開放澳門協會舉辦行政長官選舉的「民間公投」,而他們並沒有邀請學社參與,這或是學社中的社運派避免因為舉辦「民間公投」而引起學社內的矛盾,而改用澳門良心和其他組織合作,進行政治運動。

  若學社中的社運派持續以不同的組織進行社會和政治運動,長遠而言或會把學社派系化,就如台灣民進黨組黨初期所出現的不同派系,這些派系有自己的派系組織和活動,而黨的領導組織就是一個平台作為平衡不同派系的意見和利益。當然學社會否真正的派系化,還要視乎其他非社運派的成員會否更有組織地聯合起來,平衡學社的發展路向。否則,學社或會慢慢走向以社會運動為主軸的一個組織。

  長遠而言,路線之爭,不單是意識型態的爭論,也是對學社的運作有實際的影響。值得留意的是,學社被視為澳門民主派之旗艦組織,這不單是它的歷史悠久,更重要的是它過去一直在立法會的直選中表現良好,能在各種不利的因素下,贏取議席,反映其能獲取一定的社會支持。而立法會近年加大對議員工作的支持,增加對議員的財政資助,如資助議員開設辦事處和議員助理的薪酬,這些財政上的資助對學社的發展是有實際的幫助。故此,能否贏取立法會議席對學社的未來發展有實質的影響。

  如果新的領導層只強調社會運動的路線,只要是涉及社會公義和公平的議題,學社的成員都會盡力動員,這或會影響其在立法會選舉中的支持度;要知道,一些社會的議題可能是富爭議性的,學社成員的取態,或會引來一些忠誠支持者的反彈,影響將來學社所推薦的候選人名單,從而影響學社成員進入立法會的機會。

  雖然,學社的新領導層已明確點出社運的路線,但議會內的工作還是不能被忽視。問題只是如何平衡兩者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們可否把兩者的操作昇華並產生協同的效應,這或需新一代領導班子的更高政治智慧。在台灣,民進黨由組黨到成為執政黨,過去一直強調從實踐中學習(learning by doing),從而使這個反對黨,一步一步走上執政之路。雖然新澳門學社並不被視為政黨,當中的成員亦不一定有執政的期望,但是「從實踐中學習」對新的領導班子也是有一定的啟示,要做到這點,學社整個組織或需要有自省的能耐,才能使學社在越來越複雜的澳門政治環境能持續發展。

  總的而言,新澳門學社今年的換屆可以說是其進入「後吳區時代」,是世代交接的過度期,勢必為其未來的發展帶來質的改變。與此同時,組織內的不同意見和矛盾亦將會越來越多浮現出來,學社的未來發展,還是要看成員之間如何互動。

_DSC0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