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那幾回拚搏──吳國權

015 庸官當道,誰可改變? X 就是不服從 論盡紙本

文:(採訪)未熄、ANGUS、作光、陳便士、MARCO LO(實習);(整體)未熄

時間:2014年07月19日 19:19

五月三十一日,「金光羽戰」首場,一位拳手僅以五十六秒就擊敗了來自印尼的對手,取得四連勝!這不是別人,而是「澳門出品」、二十四歲的吳國權。

在擂台上、練習中,他是那麼奮力認真,但換上平常的衣服,面對著採訪組,陽光笑臉上仍帶有一絲稚氣。

訂閱每月紙本

_DSC0015

訓練:對戰所學到的……

他的戰績自然是打開話匣子的最佳題材。和以往的比賽相比,國權坦承自己的缺點是對戰經驗不足。參考別人(香港的曹星如,內地的鄒市明等)──很多同場的拳王,「他們業餘時期已經有四、五十場,甚至上百場的經驗才轉打職業,而我就沒有那麼多。」所以加強對戰經驗自然是訓練重點。他表示:「對戰可以訓練到人的反應、速度、力量和體能,很多人都可以慢慢成熟和提升。」「對戰需要與不同類型的對手一起訓練:有勁度的、胖的、高的、矮的、快的……各類型你都要去接觸。這樣你各方面的技術就會成熟。」

賽前國權曾到菲律賓和臺灣「特訓」,他解釋:「是因應每個人不同的方案,例如鄰近的曹星如,他的技術、風格已經穩定下來,要訓練的都是力量、體能等。對打方面就不用天天打,每周打二到四次。」為他而言,「特訓」是一種見識、一個大開眼界的機會:「在菲律賓見到那些拳王如何練習,我們的速度和力量和他們比起來差多了。」至於在臺灣,他也是以吸收經驗為主。

ad

成就,由決心、偶然、遺憾開始

為了拳擊事業,國權從理工體育暨運動高等學校休學,已經進入第二年了。他直言決定轉打職業開始,家人都已經反對這事:「太冒險了!從來都沒有人做過,為了一場拳賽,而讓自己方向不清,是贏是輸還不知道!而且身體會受傷,又何必吃苦?不如讀完書,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每個月一萬多元。這是澳門的風氣。」但他還是下定決心,想去試一次,尋回自己自小想打拳當拳王的夢想,並一直走下去。「現在主辦單位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去試,就先全力去做這事。」一次以後,還有第二次、第三次……「如今還是很想追下去,目標是十連勝,甚至是爭取腰帶,做澳門人心中的冠軍。」

去年一部以自由搏擊(散打)為題材的電影《激戰》在香港十分受歡迎。國權十三歲就開始了拳擊人生。他當時的動機很簡單。那時他很頑皮:「一般學校,即使是體育隊,還是喜歡學生有紀律,即使是遲到也不喜歡。」不討校隊喜歡的他,無所事事但又想玩體育,就由兄長帶到拳館。玩著玩著就喜歡了。

原來國權當年在眾多項目中,選擇拳擊也有出自偶然的成份:有十年業餘拳擊經驗的他表示,原來在澳門的體育圈,接到有什麼比賽,不論是泰拳或者散打,「有人叫你參加就參加囉。……立立雜雜玩一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玩什麼!後來參加了全澳拳擊公開賽,發現自己喜歡,就開始想打拳擊了。」

而國權轉打職業卻是從遺憾開始:當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理工有兩個選手,入選代表澳門的,卻是另一人。他反而覺得是幸運:「如果沒有這個機會,我就不會打職業拳!」在轉打職業賽的過程中,他覺得開始時的挫折感會比較大。「遇到失敗、在對練時被打倒、發現自己所學用不著,會比較低沉。會自問是否力有不逮,會想放棄。但一覺醒來,即使狀態低沉,我會繼續訓練,直到尋回自己為止。」辛苦時,他甚至會發脾氣,直接不想練習,然後就走。但第二天早上,又會回來。

_DSC0094

學會娛樂和練習不可混為一談

國權這樣勉勵自己:「如果真的喜歡拳擊,即使很窮也會打,有人也可以為幾元美金而去打,他們生活也很困苦。在澳門人也有生活很困難的人,為什麼不往那方面去想?自問幸運,家庭營運還有家人,無需自己打工。我自己還有選擇道路的權利。」「狀態低沉時,會練得不那麼好,會『捱』過去,而不是投入。過了幾天、習慣了,又會調整心態繼續練。說到底自己接了這場比賽,又認識主賽的拳王,他也是靠拳擊掙口飯吃,甚至去打黑市拳。出場費只有數元,他仍堅持至今,一場幾千萬美金。」「希望可以試一次,證明澳門人是可以的。」事實也證明他可以做下去,當初不穩定的狀態也因此消失了,「是看得到光明的」,並且享受著過程。

他這樣比較自己心理上的轉變:「玩的時候是很快樂的。為了比賽你可以練習一個星期、一個月,比賽結束後,你喜歡來也可,不來也沒問題,沒人阻止你。有比賽就再練:接了比賽就要去打。完全在一個玩耍的狀態。」「但轉打職業以後,每天都迫你訓練、要你準時,一堆事情壓過來,家裡又不怎麼支持、休學……其實挺辛苦的。都有為此哭過、拒練,和教練爭執……當初想放棄的念頭有很多。到了去年十一月開始,就開始接受了這一切,因為除了嚐到勝利滋味以外,還是那話:感到有路可行,並不是那麼絕望。」「轉戰多一兩場,開始接受並享受,知道什麼時候要放鬆、何時要認真練習,娛樂和練習不可混為一談。」

在擂台上,國權不管有多少場賽事,「這一場賽事是矚目,是所有人看著。我是一方的代表去打這場比賽。」在場上他很享受過程:進攻、防守,對手跌倒……那種喜悅……這證明了你練習成果出來了,會從心裡湧出一種高興,覺得『行了!因為訓練成功,把對方打倒了!』尤其是贏出時的掌聲,會讓我覺得這次努力沒有白費,達到自己的期望也得到更多人的認同。」對於用五十六秒擊倒對手,他淡淡地說:「訓練辛苦,所以比賽就輕鬆。」

現在國權的訓練日程是:早上起床、跑步、訓練兩小時,吃東西,下午再訓練兩小時,然後晚上休息。每周訓練六天,一天休息:「如果有事,會提早訓練或者向教練請假。飲食方面盡量避免肥膩,以健康為主。」雖然辛苦,但已經習慣了。休息時他會玩遊戲機,或者和同學外出用膳,「以前都可能踢踢足球。轉打職業以後,臨比賽就全部停止,比完賽再玩。」「進入訓練期,也會謝絕夜間活動。其實身邊的朋友都出來工作以後,相聚的時間也減少了。」至於近期的世界杯,他笑說:「頭場就看不了,要看重播……不過不看又有什麼所謂?又不會少一根毛。」至於自己的狀態,通常是和教練與師兄弟透過開會和玩耍去放鬆。他坦言很少會與家人傾訴,怕他們擔心,但會鼓勵他們到場支持。

_DSC0110

後記

勝利隨之而來的,是吳國權在澳門的知名度與日俱增,他承認:「總會有些(壓力)的。」但他視之為一種鼓勵、一種支持。「別人認為你都是想支持你、想你贏。我也很感謝他們。」對於同輩,他有這樣的話:「努力追尋自己的夢想。如果你走出這一步,就算失敗了也沒人敢笑你,因為嘗試過、做過。而不敢嘗試的人,更加不夠勇敢。如果你成功了,別人會更加尊重你,而你(的成功)更可能鼓勵到身邊的人一起前行。」「這一段時間,的確有更多人想學習拳擊。」

在港澳,一般拳手可以比賽到三十歲。職業生涯結束以後,有什麼打算?國權表示,未來會以教育學生為業。面對在澳門,一般學校體育科都教授田徑和球類項目為主的情況,他透露:「在一些國際學校,對拳擊還是比較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