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多個團體於「選委投票日」合辦論壇 抨擊特首選舉制度

即時報道

文:依曉

時間:2014年06月29日 22:22

10516394_770019446362368_719744359_o

在今日政府舉行行政長官選委的選舉投票,多個民間團體同時在其中一個投票站前的華士古達嘉馬花園進行「特首小圈子選委選舉全民抗議日」;期間並舉辦論壇,抨擊特首選舉制度。與會者批評,「小圈子」選舉讓社會上的少數人手握特權,亦令大部份市民被政治邊緣化。

選委選舉的投票時間由早上九時至下午六時。而在同一時間,「新澳門學社」、「澳門良心」、「青年動力」及「守護澳人」於華士古達嘉馬花園舉辦了「特首小圈子選委選舉全民抗議日」,並於早上十時至十一時舉辦論壇,抨擊特首選舉制度。

論壇:小圈子選舉將會讓澳門承受惡果

澳大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仇國平認為民間對社會及政府的不滿十分強烈,反映着澳門的兩極化。他質疑,在基本法沒有明文普選的規定下,如何實現普選特首及立法會議員。他亦預計澳門社會下一個最大的爭議是「既然香港有選,為甚麼澳門沒有?」,但他認為民間對改革政制的支持不大,因此澳門未必能夠在幾年內如香港般推行普選。不過,他指出未來兩個月可能有大規模社會運動,屆時的政治格局亦可能有所不同。

只餘下七天任期的新澳門學社理事長周庭希直斥今天有份投票的法人選民均是「不公平制度的幫凶」,投票是助長小圈子選舉。對於法律上的普選可行性,他指「基本法冇列明,但亦冇列明禁止(普選)」,認為澳門有條件推行「真普選」,亦即由公民提名、沒有篩選,讓「我地做澳門嘅主人」。

青年動力理事長關婉珊則關注本澳的教公民教育,她直指:「澳門嘅學校只會教你唔好隨地拋垃圾、唔好隨地吐痰…… 但就偏偏忽略咗公民權利的教育,令學生失去行使權利嘅意識……」 她認為教育上的「缺失」成為了澳門爭取普選的一大阻力。

澳門良心蘇嘉豪則認為是次選舉是「浪費公帑的一場大龍鳳」,耗用成千上萬的公帑但只是從三百五十二個候選人中選出三百四十四人,意義及作用不大。他更斥道:「五千個合資格選民淪為投票機器,作用只是論釋社團嘅意思…… 由五千個人選出四百個人再選出一人去代表全澳門五十萬人,究竟能代表多少民意?…… 連熊貓個名都係我地一人一票選出黎,點解我地唔能夠普選特首?」

立法會直選議員區錦新指小圈子選舉是「不義嘅選舉」,並排斥了全澳大多數市民,活生生剝奪他們的權利。澳門曾於二零一二年進行政制改革,變成現時「加二加二加一百」,政府則表示此舉已令「民主成份上升」; 但區認為現時機制不能體現廣泛代表性,而即使選委會人數已上升了一百人,但機制亦不民主。他舉例說:「本人從事教育逾三十多年,但並沒有權去選出屬於教育界的選委…… 事實上,全澳門絕大多數的教師都被排斥…… 試問這怎會是一個民主的制度?」他更指出,制度的不民主已為澳門社會帶來惡果,他以離補法案作為例子:「若然普選特首,他根本不會提離補法案…… 即使會,普選所得的立法會亦不容惡法。」

另一位立法會直選議員吳國昌則認為沒有普選為澳門社會帶來「傷害」官商勾結,利益輸在澳門司空見慣,而過去特首多次使用特權批准賤價批地,在三百多次批地中只有幾次是公開競投,導致今天「上樓難」、「樓價貴」的苦況。談到普選的可行性,他強調於二零一二年政府發起的政改討論時,已確定澳門可以普選:「即使基本法正文不改,只要有需要亦能普選」。不過他預料屆時會受到極大阻力:「二零一二年時政改諮詢時湧現十多萬份反對書…… 雖然當中水份好多,但仍然能反映到傳統社團的動員及控制。」

關注學者被打壓情況

仇國平教授表示他於六月三日收到澳門大學通知,罰停薪停職二十四日。吳國昌議員指「打壓學者,亦即打壓澳門的教育質素」,特區如此控制教育,最終只會導致教與學之間的疏離與不信任。多位與會者認為,在網絡信息如此流通的今天,即使當局能控制學者,但絕不能中斷港澳台之間的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