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電影在日本大阪登陸了

戲游花間 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4年06月15日 21:21

530日,我又再次飛了,這次是和一大伙港澳獨立電影人一起飛到日本大阪,出席一個由影意志(澳門)、Planet Plus One(日本)和 Cinema Drifters (日本)主辦的「澳門獨立電影在大阪」,我在2006年執導的長片〈夜了又破曉〉也有幸衝出澳門,首次在日本放映。而除了我這部陳年舊作外,〈堂口故事2—愛情在城〉、〈櫃裡孩〉、〈女移工〉、〈最後的一種安樂〉、〈城牆外〉等澳門獨立電影也有在這影展放映,而由港澳兩地合拍的〈無花果〉更安排作開幕影片。

是次「澳門獨立電影在大阪」的放映場地是在大阪市北區中崎町的 Planet Plus One,這家 Planet Plus One 不是那些正統的商業影院,而比較像小型試片室,它是由老民居平房改建而成,小巧的入口一進去,便是一條窄長的階梯,拾級而上之後,便是放映室了,這放映室雖只得約三十個座位,但麻雀雖少卻五臟俱全,此影院不單能播放大部份數碼電影院的標準放映格式DCP,還可播放35mm16mm菲林底片,這裡主要放映世界經典電影,和一些非商業模式運作的電影,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獨立電影,環顧四周牆壁上貼得滿滿的電影海報,其中一張很是面熟,看清楚一點,正是我一位台灣朋友趙德胤在緬甸拍攝的獨立電影〈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的海報,那刻真的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後來影院負責人告訴我,當時也有邀請這部片的監製,也是我認識的朋友王福安遠道而來出席放映,原來之前已有認識的朋友在這影院留下足跡。

訂閱每月紙本
電影展在「第七藝術劇場」進行開幕禮

電影展在「第七藝術劇場」進行開幕禮

影展放映場地 Planet Plus One 入口

影展放映場地 Planet Plus One 入口

日本報章傳媒<每日新聞>也有報道

日本報章傳媒<每日新聞>也有報道

我在2006年執導的長片〈夜了又破曉〉,歷經了八年寒暑,終於從雪櫃裡走出來,在日本重見天日了,說起這部八年前的舊作〈夜了又破曉〉,當時只用了十四萬澳門幣製作,總片長兩小時,現在再看這部前作,深覺處理手法實在粗糙和不成熟,那時的我更不懂如何引導演員進入角色的世界,而其中之一的主辦單位影意志在之前向我邀片時,我也在猶疑,這部滿佈瑕疵的陳年舊片,真的要再拿出海外嗎?最後,它還是在大阪跟日本觀眾見面了,首場放映是在531日晚上,雖然是在一個小小的放映室上映,但氣氛卻相當不錯,電影放映完畢後,所有觀眾都沒有離座,全部也留下來參與映後分享會,而不會因為影片粗糙和不夠水準而離去,或許這就是日本人對遠道而來的外地嘉賓的一份尊重,他們在分享會上也熱烈發問,其中一位觀眾更用普通話滔滔不絕的向我提問,原來他是認識片中的女主角陳羨玲,他跟女主角一樣,之前也是在台灣藝術大學唸書,這次特意從東京跑來大阪觀賞我這部作品,而其實除了他之外,我發現本身有不少前來觀賞此電影展的觀眾也是特意從東京跑來,可見其實日本觀眾對不向商業靠攏的低成本獨立電影也深具興趣,即使是我們這些名不見經傳的澳門小本製作,也會特意跑來捧場。

除了電影放映和之後的映後分享會外,某個下午主辦單位還安排了我、〈堂口故事2—愛情在城〉監製朱佑人、〈無花果〉導演崔允信和監製蔡嘉儀及〈女移工〉導演何穎賢, 出席關於澳門電影現况的座談會,跟觀眾分享現時澳門電影製作的情形,以及關於澳門這小城的人和事,觀眾們很專注的聽和熱烈的發問,因為他們都知道,澳門除了賭場、大三巴和葡撻之外,還應該有很多其他。

這次的「澳門獨立電影在大阪」,雖然是一個很小規模的電影展,既沒有紅地毯,也沒有星光熠熠的名流紳士大明星,但卻有熱情投入真心愛電影的觀眾,還有一直力挺獨立電影的富岡邦彥先生,他就是這次電影展放映場地 Planet Plus One 的老闆,他的來頭可不小,除了是日本資深獨立電影監製外,他也曾當過著名導演黑澤清的編劇,曾為黑澤清編寫〈他來自地獄〉的劇本,雖然來頭這麼大,但仍然熱心的守候在這小小的影院內,為日本及來自世界各地的獨立電影提供放映渠道。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澳門電影座談會

澳門電影座談會

電影展的宣傳單張

電影展的宣傳單張

港澳獨立電影人與富岡邦彥先生、林家威導演、及兩名觀眾大合照

港澳獨立電影人與富岡邦彥先生、林家威導演、及兩名觀眾大合照

映後分享會:左起<櫃女孩>導演徐欣羨、<最後的一種安樂>導演姚露欣、女主角劉漪琳、<城牆外>導演陳子揚、主持兼翻譯林家威導演

映後分享會:左起<櫃女孩>導演徐欣羨、<最後的一種安樂>導演姚露欣、女主角劉漪琳、<城牆外>導演陳子揚、主持兼翻譯林家威導演

此外,不能不提的是,這次影展辦得這麼井井有條,我們澳門的電影人也要感謝策展人林家威導演,他除了為我們穿針引線安排策劃及宣傳影展外,還替每一場映後分享會充當主持和翻譯,且也找來當地的大報〈每日新聞〉大篇幅的報道這次影展,來自馬來西亞的他,在日本也是從事電影製作,上年也執導了一部在韓國首爾、日本大阪和香港取景的電影〈Fly Me to Minami〉,某天下午,林導演更帶我們到這部電影的其中一個場景心齋橋,講述電影裡的鏡頭擺放位置。

其實日本的獨立電影一向相當蓬勃,聽說每年平均都有大約700部獨立電影誕生,而每部電影的製作費大約只花了100500萬日元(即約8萬至40萬澳門幣),雖然成本超低,但卻有一定的水準,而日本觀眾的觀影口味,也不會像港澳觀眾那樣只愛看非常商業的搞笑片、夜蒲片這麼狹窄,他們有不少都是沒有商業元素約束的獨立電影捧場客,這或許也跟日本人的文化生活有關,聽說日本每人每年平均閱讀量有達十本之多,愛看書者自然追求的不單是純娛樂的生活,於是不少日本觀眾對觀看電影也不只侷限於只以娛樂為目的,故此很多反映社會生活面貌的獨立電影也能在日本當地綻放光芒。

沒錯,要推動電影產業化,除了要培育人才外,提高觀眾的觀賞水平也非常重要,絕不是觀眾要吃甚麼就餵他們吃甚麼這般純粹商業化。

後記:影展完結後,我獨自一人跑了去京都,某夜在京都四条大橋附近的一家酒吧內,跟那兒的客人和漂亮的女酒保大談北野武、岩井俊二、園子溫和小津安二郎的電影,日本人也很愛看電影啊!

Planet Plus One 老闆富岡邦彥先生

Planet Plus One 老闆富岡邦彥先生

Planet Plus One 門外的宣傳版

Planet Plus One 門外的宣傳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