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世安的「功」與「過」──專訪立法會官委議員蕭志偉及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

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 論盡紙本

文:哲廬/採訪:論盡採訪組/圖:Gino Lei

時間:2014年06月15日 23:23

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還有三個多月就舉行,現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已於早前表態有意爭取連任。回顧崔世安過去五年任期,有人認為他的工作十分辛苦,亦有人認為他毫無政績可言。

特首選舉臨近,論盡媒體邀請到立法會官委議員蕭志偉,以及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為我們評論「崔世安的『功』與『過』」。

崔世安五年施政屬「磨合期」

官委議員蕭志偉認為,前任特首何厚鏵在任內為澳門經濟定下了一個清晰的發展目標,亦帶動澳門向著這個目標前進。而崔世安繼任特首的五年中,就要將先前所定下的目標來付諸實行。

蕭志偉認同崔世安上任後所強調「科學施政」、「陽光政府」等理念,因為若不通過科學的手段去將目標中的細節付諸實行,解決社會上的問題會變得十分困難。而崔世安五年任內亦強調「結合長效機制」,蕭志偉認為,這是將長遠目標訂下來以後,實行目標中的細節所實行的工作模式。

立法會官委議員蕭志偉

立法會官委議員蕭志偉

蕭志偉認為,崔世安過去五年的施政理念十分清晰。但他認為,不只是官員,整個社會都必須要清晰目標及細節何在。他指出,崔世安執政五年以來,施政成效不能說沒有,但因為時間太短,社會亦要改變意識,導致施政成效不大。他認為,即使方向正確,要令到社會大眾去主動認識這個問題,是十分困難的。

蕭志偉認為,特區政府必須對制度上的優化做大量工作。但他強調,若政府只去為今年的工作做好,而不去結合整個社會的發展,長效機制就不能有效落實,亦難以在制度上做出一張漂亮的成績表。

而在政府部門及公務員隊伍的管治上,蕭志偉認為,由於回歸後澳門經濟發展得太快,政府部門的職能不斷被調整,有些部門擴大了職能,有的則縮小甚至轉移至其他部門。

蕭志偉認為,崔世安任內為特首及特區政府的「磨合期」,整個公務員隊伍應意識到特首的施政理念,特首才能帶領公務員隊伍一同工作。蕭志偉期望,若果崔世安順利連任,必然要令到公務員、社團以至整個社會了解到理念及發展目標,帶領澳門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社會矛盾源於政策落後

自從澳門回歸、「澳人治澳」以後,社會上矛盾不斷。蕭志偉認為,這是由於澳葡時代發展步伐過慢,回歸後因賭權開放,經濟發展速度突然變快,而制度卻沒有跟隨經濟發展速度而改變。他舉例指,過往巴士服務出現問題時,官員只需要稍作調整及優化則可,「(巴士)十架唔夠啊?加兩架咪得囉。但係依加即使加到二十架、三十架都解決唔到問題,必須透過新嘅『集體運輸』模式去解決。」

蕭志偉認為,要解決問題,必須透過崔世安及他的團隊,意識到問題的存在,而解決的方式不只是從原有的基礎上作出變化就可解決,而是要作出改革。他認為,「科學施政」的理念是:在深入了解問題所在後,按「輕重緩急」去解決問題,最嚴重的問題必須立即解決,如房屋、交通、承載力、土地資源分配等問題。

另一方面,蕭志偉提到,澳門社會要形成「法治」意識。他指出,以往人與人之間往往以「協調」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但現在澳門經已「國際化」,社會不容許「法治」制度落後。他認為,澳門的立法工作不可以慢,必須要快。

澳門需要「無名英雄」

有意見認為,崔世安五年任內並沒有任何政績。蕭志偉認為,大家都記得「博彩業開放」為何厚鏵時代的政績,但他認為,現今政府必須要有「無名英雄」去落實前任政府所訂下的大方向,以及解決新的矛盾。他認為,沒有人會記得政府解決了什麼矛盾,但若果矛盾愈來愈多的時候,對社會來說一定不是好事。

蕭志偉不認同社會要記住領袖所做過的大事,但他說:「我更加期待我哋嘅領袖,不論係咪崔生,或者邊個都好,佢要能夠掌握到社會需要佢係呢個時代裡面做啲乜嘢。」

政策缺延續性阻礙長遠發展

對於民主政制,蕭志偉認同民主對國家必然有好處,但他指出,世界上很多國家,因為制度上的限制,令到政策的延續性愈來愈弱。他認為,若果政府沒有延續性,則很難去追求長遠的目標。

蕭志偉認為,在西方民主政制中,若國家的民族性強,則每一屆政府的政策延續性會較強。但有些地方卻因基礎的原因,令到每一屆政府只做自己份內的事,沒有理會到政策如何延續到下一屆政府。

蕭志偉指出,中國在改革開放三十年間,經濟發展迅速,是因為有很強的政策延續性。而日本亦因為長期同一政黨執政的關係,政策延續性也很強。

他強調,支持崔世安連任並不是他個人的願望,但從何厚鏵時代開始,所定下的目標不斷發展,基礎經已打穩。他認為,崔世安經過了五年的「磨合期」,若茂然改變人選,只會激化更多矛盾,以及浪費更多時間。他認為,崔世安若果把握五年來所打下的基礎,未來的施政將會更理想。

崔世安施政 「表面風光」

對於現時澳門的發展,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表示,澳門從外人看來是一個奇蹟。但他指出,外人所滿意的地方在於經濟的發展,看起來本地人的生活比以前好。他認為,外人看到的只是博彩收入高所造成的「風光」,不代表與政府施政的成效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蘇嘉豪認為,崔世安上任的五年間,只是在承接何厚鏵時代的工作,而且在大多數的工作上亦做得不足。他舉例指,崔世安任內對法律改革的推行並沒有「寸進」,更沒有對現行法律作出檢討,令到制度在澳門的急速發展下得不到改善,令很多市民不滿。

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

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

對於市民最不滿的施政層面,蘇嘉豪認為,市民最不能接受現行房屋政策,他表示:「我諗依加係街問啲市民,都會係話樓價太高。以為租會容易啲啦,點知租又係咁高。因為無法律去管制租務嘅市場。」他指出,政府很喜歡玩「數字遊戲」,稱有八成是自置物業,但又沒有提到當中有多少是適婚人士,他們極需要搬離原有的單位去自組家庭。他亦舉出另一個「數字遊戲」是:樓宇的買賣市場中有九成買家都是本地人,市場上已經沒有內地或外地的「炒家」,但事實上,這些本地「買家」主要都是與政府或特首相關的子公司或衛星公司,以「賤價」取得土地來興建「天價」的豪宅。他認為,現時的官商關係導致房地產市場嚴重不健康,最終受害的是澳門市民。

制度缺陷導致社會問題泛濫

蘇嘉豪認為,現時澳門所面對的種種問題,都是源自於制度上的缺陷。他認為,由四百個人組成的小圈子選出的人,去決定六十萬澳門市民的命運,是沒有任何民主成份可言的。他亦指出,不論誰經小圈子選舉選出成為特首,都無法解決社會的「死結」,關鍵在於政府的認受性嚴重不足,很多政策及決定都不用公開透明,導致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嚴重不足。

蘇嘉豪補充,當政府推出一個政策時,市民往往都是採取「防禦」的態度,害怕政府又在政策中「出蠱惑」、轉移視線。他認為,澳門所面對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而是因為這是人身處於不民主的制度,導致政府出現了「政治認受性」的危機。

何「強」崔「弱」

蘇嘉豪認為,前任特首何厚鏵給人一個「強勢」的印象,而崔世安則比較「弱勢」。他亦指出,在特區成立的頭十年間,何厚鏵都會親自出面去回應一些重大事件,如「歐文龍案」等。而現時崔世安則經常「躲」司局長的背後,甚至很多時只用新聞稿就去打發市民。

蘇嘉豪指出,現時崔世安所面臨的情況,是澳門的經濟經已上升到頂點,已不可能再急速向上,甚至有「向下」的趨勢,令到崔世安在任五年間,市民的怨氣比何厚鏵執政的十年為多。他認為,何厚鏵年代因為經濟不斷急升,市民的生活不太差,而何的民望亦很高,幾乎沒有人要求他下台。但直到「何政府」後期,市民的公民意識加深了,導致零六、零七年社會有聲音要求何厚鏵下台,甚至零九年有人登報反對商人管治澳門。

蘇嘉豪認為,對比起以往幾次特首選舉,今年市民必定會有更大的反應。

小圈子選舉 市民無得揀

對於特首選擇的候選人人選,蘇嘉豪直認「揀唔落手」。他認為,在小圈子制度中,即使有一百個候選人,都「揀唔落」。

蘇嘉豪指出,市民普遍「揀唔落手」,原因是市民根本沒有機會去選擇,導致長年都是由三、四百人去選擇六十萬人的領導者。他認為,澳門人希望能夠提名自己心儀的人參選特首,亦希望選擇自己心儀的人去擔當特首這個職位。

鄰埠就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是否有「公民提名」爭論多時,被問到澳門是否可能推行真正的普選時,蘇嘉豪表示絕對可以,他舉例指,立法會也是以「公民提名」的方式,收集合資格選民的身份證號碼及簽名,來提名候選組別參選。

他認為,現在澳門應該就普選定出時間表及路線圖,讓市民看到在未來的某一個時刻,能達致普選特首及立法會這個目標。但他亦指出,澳門人普遍對前景感到模糊,「究竟我應該留係澳門『落地生根』,定係跟隨中央嘅『風』,去橫琴或者珠三角發展?」他認為,澳門人在「自強」的過程當中會有很多障礙,因為沒有方向,大家都「盲鐘鐘」在尋找如何生活。他重申,普選必須要有路線圖,讓市民跟著走,走向普選之路。

未來施政方向:「止血」

雖然現在離特首選舉尚有三個月左右,但崔世安幾乎「篤定連任」。而對於未來政府的施政方向,蘇嘉豪直指,政府應為之前施政所帶來的後遺症「止血」。他舉例,未來五年,特區政府將會面臨「賭牌」續期的問題。他認為,政府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為鞏固自己「半專制」的政權,不去限制賭業發展,反而擴大旅遊博彩業的規模,他認為政府若繼續這樣做的話,澳門只有一條死路。

而另外一條路則是,若果政府肯為下一代作出承擔,必定要限制及放緩經濟的增長,否則未來社會將會很動蕩,這不是澳門人以及中央政府樂見的情況。

而對於下屆政府的主要官員更換方面,他估計陳麗敏應該會下台。但他亦估計,接任行政法務司司長的人選將會十分「強勢」及「有力」,他舉例指現任法務局局長張永春及現任司法警察局局長黃少澤是很「強勢」的官員。他認為,類似這兩位官員般「強勢」的人將可能成為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因為這些官員總會在特區政府最危急的時候出來「護駕」,例如在巴士合同違法、善豐事件,或者是保安範疇出現問題時,張國華、黃少澤兩位官員總是第一時間出來回應,以自己的專業知識來包裝「歪理」,這才是他們可能得到委任的主要原因。

最後,被問到是否支持崔世安連任時,他回答道:「如果呢個係一個普選,我支持任何合資格嘅人參選。我唔係唔支持崔世安,而係唔支持呢個制度。如果日後,崔世安出黎參選普選嘅特首,都會有討論餘地。我個人黎講,絕對否定呢個(選舉)制度,否定呢個制度選出黎嘅特首。」他亦表示,現在中央政府也未表態支持崔世安連任特首,他呼籲建制派不要學廿五年前「六四」時站錯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