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今年十二月,第四屆行政長官就要宣誓 就職,如今,選舉行政長官的四百名選委即將產生,但當選人的名字刻在人們的腦海和擁戴者的歡呼聲,在這條件不變下,有什麼暗流在下面湧動?澳門將航向哪方?
尋找六四的意義,在澳門,不但是悼念青春、有理想生命的消逝,以及一個民族信念的淪落,批判政權的蠻橫,也是因為六四是澳門社會再次走向多元性的開端。

【特別專題】
1. 自己的小城,自己救。──反「離補」法案特稿 
http://on.fb.me/1ka6KaH
2. 澳門,光輝五月
http://on.fb.me/1ka6Lve

【人物專訪】一個見證「六七暴動」後澳門市民在新馬路遊行的相片燈箱,佇立在香港藝術館的展館裡,這是香港藝術家梁美萍的作品──《好掛住芬達》。

【歲月留情】祥安文具店,73年歷史;老闆梁星照,今年84歲。剛過去的五月,祥安文具店要結業了。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三):時裝是目前政府主推的八大創意產業之一,本地的時裝設計師和從業者,所面對的最大困難,如生產和銷售等問題到底是怎樣的?

【旅遊專題】政府、社團在這舉辦着各式各樣的嘉年華活動,洋溢着歡快的氣氛。而這片石子鋪砌成的廣場,曾經,是一片青綠的草地球場。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回首家國來時路 勿忘此地民主責

#014 不可改變的特首選舉 X 澳門人的六四論盡紙本

文: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 吳國昌

時間:2014年06月15日 22:22

八九年的歷史遺產

二十五年前,資本主義陣營與社會主義陣營全球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政治危機首先在資本主義陣營的邊緣地帶爆發,菲律賓人民抗議政府貪污腐敗,發展到以血肉之軀阻擋軍車,最後達致以人民力量取締已獨裁統治超過二十年的馬可斯總統,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透過取締更換執政者,化解危機;然後,政治危機在社會主義陣營爆發,中國人民抗議政府貪污腐敗,發展到以血肉之軀阻擋軍車,結果在二十五年前的今天遭受血腥壓鎮。「六四」血腥鎮壓對世界共產陣營造成強大震撼。當天太陽照射從東半球去到西半球,執政四十一年準備推行改革與團結工會分享權力的波蘭共產黨即日在大選中全軍覆沒,其後柏林圍牆一夜坍塌、東歐列國相繼變色、蘇聯正式解體,世界兩陣營的對立宣告終結。

中共聲稱是西方利用八九民運顛覆中國社會主義,但事實證明,血腥鎮壓沒有保住社會主義,反而是連累全球共產陣營全面崩潰,而自己也淪為一種有一黨專政特色的國家資本主義。中共見共產主義大勢已去,推動全速走資,加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由紅色中國變身為資本主義的世界工廠。在世界共產陣營而言,中共「六四」血腥鎮壓,肯定是累街坊,千古罪人。面對現實,中國共產黨把過去奉作神明的馬恩列斯毛通通放下,放不下的只有權力,全速走上有一黨專政特色的國家資本主義道路。

中國經濟的軌跡

中國是一個龐大的政治經濟實體,國力興衰在政治經濟學上有一定規律。在這裡,我們不妨冷靜回顧。中國在抗日時期,人口四億五千萬,在合作社及人民公社的集體生產模式下,人口持續激增,直至八十年代實行生育管制。特殊的歷史背景,形成中國特定的人口結構發展。由一九六三年至二零一三年,中國處於五十年勞動人口比重不斷增加,被供養人口比重不斷下降的軌道。以唯物史觀分析,這正是中國經濟在全球崛起的客觀條件。

起初,少數壯年人供養老人及大量新生人口,只能靠大鍋飯維持儉樸生活,到了七十年代末期,龐大的新生人口開始進入勞動生產期,於是,勞動量盛的家庭都希望發展個體經濟,包產到戶,經濟改革得進行。經濟改革進行十年之後,官僚沒有民主監督,貪腐弄權問題浮現,八九民運大學生和知識份子就是提出問題,希望國家走上正途。八九「六四」當年,儘管政治動盪,但中國龐大新生人口正全面進入生產勞動階段,具備經濟持續增長的潛力;統治集團放棄馬列毛教條,放棄國有為主集體為輔的經濟格局,全面走上國家資本主義道路,全速擴大公營企業,全速開發地方資源,調動龐大的勞動力進行勞動密集式生產,維持經濟高增長的大國崛起局面,製造強大的經濟政績,渡過了政治危機。

真相與權利受剝削

國家資本主義的經濟成果當然沒有公平分配。中國的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家屬。億萬富豪的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權力巧取豪奪。憑藉特權利益得來的龐大財富又紛紛轉移海外,淘空國力。在缺乏民主監督的國家資本主義體制內,利益與權力勾結日深。年年開人大會議,但論證二十多年的官員財產申報陽光法案到今日都推不出來。「六四」心結在所有,稍為提出民主改革的人,就被打成異見份子。官僚致力操控資訊壓制自由,龐大的維穩開支竟超越國防開支。

「六四」至今仍然是政權的禁忌。 「六四」血腥鎮壓的官僚罪惡,到今天仍被國家機器以操控資訊掩蓋事實。豆腐渣學校坑害師生,毒奶粉毒兒童,各地官僚侵權奪利,也同樣被國家機器以操控資訊掩蓋事實。平民百姓的權利經常被剝削,追究者被視為洩露國家機密、顛覆國家政權。提倡憲政改革的學者被判刑收監,要求官員財產申報的公民也被判刑收監。在強權專制的世代中,內地抗爭者所受壓力,除了無間斷的監控和牢獄之災,還遭受經濟打擊,且禍及家人。堅毅不屈者一個一個在蒼茫中獨行,自己受盡折磨,連累親人也受盡折磨,前路仍是看不見盡頭的黑暗和壓迫。我們澳門的六四燭光,豈能放下?

國家與本地的責任

另一方面,中國的人口結構發展,在二零一三年已經進入轉捩點,現在參加勞動生產的人口比例已經轉為逐年持續減少,需供養的人口比例將轉為持續增加,生產條件由盛轉衰的軌跡將持續二十年以上。勞動密集式生產將不僅再不能支持大國崛起,甚至難以維持整體生存。今年內地製造業和房地產的增長已面臨逆轉。經濟結構改革,必須尊重知識,開放資訊,公平競爭,讓財富安全留在國內投資,走上高增值生產擴大內需之路。經濟結構要從速轉型,就不可以繼續讓政治心結和專制制度拖後腿。

我們身在澳門,不能盲目樂觀以為新任國家領導人會自動帶來政治改革,然而,也不能放棄自己在澳門本土的責任。至少,在澳門這塊土地上,應當繼續爭取民主。去年二零一二政改一役後,儘管澳門特區二零一四仍未可普選特首,但已經確定按照澳門基本法,在二零一四之後當有實際需要是可以普選特首的。澳門人應當持續努力,爭取在香港二零一七之後,盡快在二零一九普選特首,藉以遏止小圈子選舉包庇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在本地實行高官問責。

歷史真實本不在乎官方評價,但為了還死難者一個公道,為了使國家早日解開心結,走上民主參與的正途,必須堅持平反八九民運!堅持六四燭光集會是為了堅持走向光明!

因此,我們在今天的澳門,重申「天安門母親 」十多年來一直堅持為死難者討回公道的四點要求:一)成立調查委員會,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二 )對每位死者及失蹤者家屬作出交代;三)依法給予死難者及其家屬相應賠償;四)追究事件責任者的法律責任。

(註明:題目和小標題為編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