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6 公民覺醒以後⋯⋯每週專題

這個五月,以「光輝」為註腳是最好不過的了。在澳門人的汗水與「撤回」的吶喊聲下,被認為是「不可能撤回」的《離補》法案終於在上周「撤回」了。世界看見了澳門人親手撕下「政治冷感」的標籤,兩岸三地關心澳門的人們都為澳門人而感到高興⋯⋯

但是,慶祝過後,我們還是有必要冷靜下來,檢視自身的不足:無論是理論上、組織上、政治制度上、教育上,比比皆是。我們如何發揚「反離補運動」的精神?更致命的是,我們又會否受利誘、威迫,或中間的私心、懶惰、不和,因而各自再沉睡下去,不再成長、結出果實,讓二零一四年的五月淪為「那永恆的美好時光」?

讓「反離補」之火燃燒下去

2014-06-06 公民覺醒以後⋯⋯每週專題

文:蘇嘉豪

時間:2014年06月6日 9:09

一條給予特首在任刑事豁免權及離任高官鉅額補償金的法案,一時之間燃點起經濟急速發展下長久累積的民怨,一發不可收拾,在澳門這池政治死水裡激起前所未見的千層浪。

僅屬「小勝」

  在許多人眼中,那是個一反常態的五月天:連最不敢吭半聲的澳門人竟然也發出怒吼!兩萬人遊行、上萬人包圍立法會過後,小圈子特首崔世安唯有宣佈撤回法案,以暫時平息民憤,更連累一眾「跟車太貼」的建制社團和議員「車毀人亡」。正當眾人仍然沉醉於立法會外壯觀的人海、品嚐著運動勝利的果實之際,我們不得不冷靜下來,好好沉澱美麗的集體記憶,思索澳門往後的路該何去何從。正如旗幟鮮明的反對團體──澳門良心在撤案當天發表的「五.二九」宣言所表述的,這是公民社會向前踏出的第一步,令「反離補」運動取得空前成功,但那充其量只是一場「小勝」,強推《離補》法案不過是特區政府種種施政流弊的冰山一角。若不從政治制度著手徹底改革、撥亂反正,打破由一小撮特權階級壟斷的小圈子特首選舉,以及立法會慘遭非直選議員騎劫的組成結構,政府不但繼續對民生訴求置若罔聞,千千萬萬條更離譜的法案更將接踵而來,進一步撕裂民間社會。

永遠空喊口號?必須深化論述

  由於行政權獨大、立法監督權名存實亡的政治格局,在運動爆發前,眾人對政府撤案皆不抱希望,連民主派議員對此也表示「信心不大」。但在法案表決前的關鍵時刻,公民的及時覺醒和團結,終於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可是,我不會、也絕對不能滿足於一次運動的成功,若澳門人從此停止對社會的持續關注和參與,難得被喚醒的良知將再次昏睡,「光輝五月」也只是曇花一現。我們必須接受一個事實,世界上沒有一場公民運動能永遠處於高潮,激情過後,我們必須走過一條平靜而漫長的必經之路,透過豐富自身的政治論述、開展社區民主教育等長期工作,廣泛傳達守護公共利益的意識,從而對正逐漸萌芽的公民社會加以鞏固和昇華,為日後的每一場硬仗作好準備。相比萬人上街、包圍以至衝擊立法會等吸引眼球、激盪情緒的行動,這一系列後續深化工作的確顯得乏味,但卻非做不可,因為澳門人總不能永遠停留在「空喊口號」的階段,我們決不能讓自己與同鄉會的群眾一般見識,連支持抑或反對法案也不清楚便被利誘上街。

欲速則不達

  在包圍立法會前夕,我曾經公開宣示暫不接納「留守」或「衝擊」等建議。當我們透過電視機看到台灣大學生佔領立法院的畫面時,千萬別忘記不少澳門人連自己的特首如何選舉產出,抑或間選官委為何物也不知曉。在這個公民運動風起雲湧的世代,領導者喊出一句「欲速則不達」,也許會被心急的群眾解讀為「和理非非」(在香港幾乎成了「鵪鶉」的代名詞)。可是,在澳葡政府怠於管治、親北京勢力又長期灌輸「多談經濟,少談政治」的歷史背景下,澳門人的政治認知如何,您我心中有數。面對官商一體、民智初開的客觀現實,「反離補」運動只是公民運動艱苦里程的開端,正等待這幾代人繼續共同走下去,我們已無再昏睡的本錢!但願,一剎那燃起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照亮這片孕育我們的土地。

_MG_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