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3 茹素,為了愛!每週專題

以前人們吃素,常常被認為是和特定的宗教信仰有關係。如今,新的素食風潮已經吹來澳門!

在澳門,雖然沒有土地去生產糧食,但由於財富積聚的影響,物質不可謂不豐富。要在這種氛圍實踐素食,又需要什麼條件和準備?為新一代的素食者而言,或許就是一種愛公義、愛生命、愛地球的心態吧!

我的素食人生──專訪素食者Antonio和志君

2014-05-23 茹素,為了愛!每週專題

文:採訪、圖:未熄

時間:2014年05月23日 16:16

近年來,素食在全球各地成為新興現象,澳門也不例外。論盡邀請了兩位年輕的素食者Antonio和志君,探討他們的經歷。

Antonio是一位土生葡人。他表示幾年前認識了他的啟蒙老師,香港社會企業Green Monday的聯合創辦人楊大偉先生。主張低碳生活、愛惜資源、回歸自然的他發現,全球肉食工業佔溫室氣體排放的一成八,其中香港的人均肉食消耗量更是世界前列,是歐盟的兩倍、中國內地的七倍。如果香港每人每星期有一天素食,減少的碳排放就可以相當於八萬六千輛汽車。

中國人吃素,有點走偏門!

為什麼是星期一素食呢?Antonio解釋:星期一之前常常有飲宴、派對,人都吃膩了。他想想不如吃清淡一點吧!「又不是要吃粥、吃到很無味的。」他回憶起開始的時候會有困難,因為不習慣,覺得今天吃得不很飽。但慢慢覺得挺好玩的,好像在挑戰自己,「因為你要去找一家有肉吃的餐廳很容易,要找一家多一條菜吃的就很難。」他又想像,要去推廣素食的概念,如果自己不實踐、做一個先鋒,就不會有人知道其好處,亦不會有人跟隨他的步伐。

現在已經奉行全素食的Antonio表示,實行素食以後,他今年的實際年齡是廿六歲,但他曾做過一個測試,發現自己的身體年齡只是十八歲!頭腦也清晰了不少。他們表示,在外國以至兩岸三地,素食是流行了一段時間,很多著名人物,包括喬布斯、蓋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演員畢彼特、香港四大天王其中三位,以至網球名將威廉斯姐妹,畫家達文西等都是素食者。法國巴黎有一家米芙蓮星級餐廳,就是素食的,但為了照顧肉食客人,還是有一兩道有肉的菜色供客人選擇從事媒體工作的志君強調,這是回歸基本步,以菜為食:「有時中國人吃素,有點走偏門了。因為即使人不吃真正的肉,到了齋鋪又做假的肉,其實是不對的。素食就是吃草、吃植物。牛、大象、犀牛、長頸鹿,牠們都高大強壯,不都是天然的素食者!只吃植物,已經能給你營養。西方的素食是最好的,一碟簡單的沙律就可以了。我還是比較喜歡吃草本的。」

志君

志君

肉食的慈悲和公義成本

Antonio曾經看過一段影片,描述屠場的情況,Antonio看完哭了。影片中要屠宰一頭牛,要先打支一支麻醉針(志君補充說是已經失效的,「因為業者不想投資那麼多錢」),但牠仍然有感覺、會流淚。即使被分開兩半,身體仍然會掙扎。他引述英國披頭四前成員保羅‧麥卡尼的話:「如果屠宰場是玻璃建的,人人都會改吃素了。」Antonio認為肉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一方面你在吃那片肉,卻無視牠作為一個生命。」同樣看過影片的志君也強調:「供人肉食的動物,一出生就受盡折磨,至死方休,無日安寧。為了『改善口感』,各種虐待手段用盡。」「獅子、老虎雖然肉食,但只會在需要的時候去獵食,要獵物受瞬間的痛苦。」但人類為了口福之慾,要萬千生命生下來就注定痛苦一生!

Antonio改行素食後,有朋友笑稱他是「有頭髮的和尚」,會用一些不善的態度對待他,在餐桌上會變得不受歡迎。他指出,就算澳門的素食餐廳不多,在澳門素食者還是可以出外享受美食的:如果餐廳沒有素食菜單,只要向廚師主動提出自己是素食者,他就會幫你安排。他也學會自己煮食,「因為你可以控制自己吃的是什麼!」即使出外用膳,他也只去相熟的餐廳:「你又不知道那些餐廳用的蛋是否安全?用的又是什麼油?」他又認為,素食已經超越了宗教的範疇,是一個環保的問題。素食也不是一種犧牲,而是一種選擇:「你要吃的是一具帶營養素和毒素的屍體呢,還是一件生命?」

Antonio又向大家分享了一件逸事。有一位餐廳主廚曾經向他表示:好買好的蔬菜比買好的肉難,「因為成本的問題。」表面上一塊和牛可能比一棵蔬菜貴,但他解釋說:「因為那牛把那好菜吃了!」他進一步說,畜牧業佔用了可以發展農業的土地和其他資源。志君又引述紀錄片《絕望真相》,指出為了滿足兩萬人對肉食的需求,便犧牲了可供二十億人充飢的口糧。至於在不宜農耕的地方,Antonio解釋,他們很少真的牲畜的肉吃掉,因為游牧民族視牛羊為財產,反而是以乳品作食糧,也會採集甚至購買植物性食材。

Antonio

素食者的生活之道

志君永遠不會忘記2012129日,那一天只有三十二歲的他暈倒入院,「結果證實是右腦出血」,也就是中風,左半身癱瘓,原因不明。在康復的過程中,有一個中學時認識的好朋友,成了素食者。那個朋友三項鐵人、長跑、跆拳道、詠春,樣樣皆能。當時志君很好奇,觀念也和一般人一樣,以為素食只是吃菜,會營養不足,但朋友糾正了他的概念,只要各種顏色的植物都吃,營養就足夠了,並建議志君吃素。志君覺得朋友和他差不多高,但肌肉結實,很有說服力,就開始素食。

開始時志君也以為素食選擇不多,但他朋友用手機程式聚集了一班素友,周圍尋找素食的場所超過半年之久。他覺得很有趣,於是就加入了。經過幾次飯局,發覺選擇也不少。漸漸他身體就發生了變化。在康復過程中,他接受了針灸師的建議,開始跑步。他發現,比起以前,吃了(蛋奶)素以後,他運動以後的恢復速度快多了,以往睡幾天都不夠,現在只要睡一覺就好,而且身體更輕盈了。他偶而全素,發現效果更好:「只是麵包和蛋糕,讓我未能全素。」

至於和家人情侶的關係,志君表示由於目前他與家人同住,他們尚未適應到,所以他沒有恆常性全素食。外出用膳也只會偶爾去齋鋪,但是,「只要給我一份雜菜沙律,或者炒雜菜,我就很滿足了!」茹素近兩年,他得出的結論是,雖然很希望家人吃素,但要走中庸之道,不能強迫他們,要互相遷就、用自身的例子去激發他們。

至於感情生活方面,志君表示即使他同事以至母親也受到感染多吃素,他還是吵不過他女朋友,她至今仍然食肉。對此,他感嘆:「她咀巴厲害!這些飲食文化是不能強迫的。她至小就如此,目前她身體還沒有問題。我只希望她身體健康。」以前因為不會轉彎,堅持去素食餐廳,結果兩方關係轉差。後來一人讓一步:「一般餐廳照去,至少能夠為我提供一種素食。妳燒鵝照吃我也不介意了。」現在出外吃飯,多數都沒問題了,她既可以滿足對肉食的需求,他又可以找到自己的素食。他慶幸經過了一場大病,讓他有機會改變自己,「但如果沒出事都有這樣的想法,就更值得宣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