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專線租金是電信業發展唯一出路

2014-05-15 世界電訊日 專題報道

文:林宇滔

時間:2014年05月16日 11:11

澳門電信業發展長年落後其他地區,關鍵是因為電信業的核心──固網專線服務受專營合約制肘,當局亦未有因應資訊科技爆炸性的發展,以及澳門經濟起飛及時開放巿場。要打破困局,現在只能寄望Mtel固網建成後,能否有效降低專線租金,降低各類資訊服務或應用的入場門檻和營運成本。

2011年前的固網專營時期,不時會聽到巿民埋怨:「澳門龜速上網是因為專營壟斷」,但澳門電訊則會慣例回應互聯網服務早在2000年與流動電話巿場一同開放,專營的只是固網服務,更會強調專營的固網電話長年無乜盈利,澳門電訊每年數億的純利,主要來自非專營的流動電話巿場、商業服務等等。

訂閱每月紙本

不說不知澳門長年都有約二十間有互聯網服務牌照的公司,如四家流動電信商均有互聯網牌照,但為何固定寬頻上網,從來只有澳門電訊一家?關鍵是電信業經營的核心命脈--固網專線因專營壟斷,價格長年高企,速度或頻寬卻十分落後。有業界曾公開投訴,澳門專線租金最少較香港貴六倍以上!隨著近年流動上網已經十分普遍,電信商需租用大量專線將機站發射站與總機樓連接,幾大流動電信商一直投訴在澳經營3G上網服務,根本只是幫澳門電訊打工,盈利全歸澳門電訊。可以想象,如果要租專線經營頻寛需求更大的家用或商業互聯網接入服務,更肯定是蝕大本的生意。 

社會近年經常批評本澳4G遲遲不發牌,政府則以4G技術尚待成熟作為搪塞藉口,但業內人士早就明白,由於4G要租用的專線頻寬遠較3G為高,專線租金一日不大幅下調,發展4G肥的只有澳門電訊,這亦是澳門電訊外的業界或政府對4G發展持觀望態度核心原因!隨著Mtel明年有網完成第一階段舖網並提供專線租賃服務,屆時專線租金相信會有較大的下調,4G發展或會見曙光。然而,發牌到真正營運需時最少要一年以上,4G招標工作理應要及早進行,讓營運商或Mtel更有動力去加快建設,而不是重蹈固網和收費電視巿場,因發牌程序拖延令巿場開放遲遲未落實的教訓!

澳門網絡速度慢,還有一個很重要、大家又忽略的原因:專線租金高昂令本澳伺服器成本十分高,收費往往是在美國或香港設置的數倍、甚至十倍以上,故本澳大部分網站的伺服器都設在海外,長年的惡性循環下,無論本地或外地互聯絡使用者,瀏覽本地網站的需求很少,即用戶即使瀏覽本地網站,仍先要將請求傳送到海外伺服器再發回本地用戶,令本地數據流向呈嚴重外向型,進而令整體上網速度更慢、成本亦更高。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近年,無論政府或坊間都不斷提到「三網合一」,不少人以為是新的高科技,其實非也!在模擬訊號的年代,每種信息均需特定網絡傳送,如打電話要話音網、圖文傳真需要專線,互聯絡或電視服務亦要專門的網絡接口;「三網合一」簡單而言,就是應用現有技術,將話音、圖象、視象或任何資料實現數碼化,即將其轉化為「0」或「1」(即電的「開」與「關」)的數據流,並通過同一個數據網絡傳送,再到用戶端還原。簡而言之,將來只需要一個接入口,用戶不單能夠接互聯絡,同時可以打電話、上網、看電視、點播節目等等,理論上只要寬頻足夠大,就可提供無限種類的服務。三網合一的最革命性影響,是服務提供者基建門檻和營運成本可大下降,打破過去電信因為固定投資過高,無法形成有效競爭的問題,只要政府維持公平的巿場環境,服務選擇自然多,價格自然會合理。

這裡還要一提,儘管我們四周都可以看到光纖上網的宣傳,但不說不知,根據澳門電訊早前獲得的固網牌照,今年其住宅光纖網的覆蓋只有86%,要明年才完成100%覆蓋,澳門光纖網絡發展滯後,很大原因是專營令固網缺乏有效競爭,加上專營合約到期資產要歸還政府,這亦是澳門電訊在專營到期後,才加快光纖舖設的原因,這亦反映政府對專營商的監管並不到位。

社會不少人期待著,Mtel明年提供服務後,固網寬頻有擇服務費會大幅下調,但按計劃其網絡需五年才能全覆蓋,且從策略上,Mtel應會先集中提供專線服務確保穩定收入支持長年營運,巿民短期內未必可直接跳槽,但專線租金下降,令不少商業機構,如銀行等的成本降低,間接得益仍會不少。此外,當年政府原準備多發兩張固網牌照,但最終只有一家競投。故政府在早前在有線牌照續期時,亦繼續要求有線必須按計劃建站自已的固網,成為本澳第三個潛在的固網專線租用提供者。

隨著本澳固網專營競爭逐步成形,專線租金下降將會令進入電信服務巿場的門檻和成本大大降低,只要政府政策得宜,相信會培育出更多不同類型的服務選擇,但隨著巿場競爭越趨複雜,以及如何避免固網營運者等濫用巿場支配權利,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巿場,但隨著競爭加劇和服務選擇變多,消費爭議肯定會大增,要有效保障消費者,堅持目前電信服務計劃「先審批後執行」模式,以及儘造設立電信消費爭議仲裁都是必要的,前者長年備受營運商批評影響巿場自由,但這更證明其重要性。此外,已提出多年的電信業競爭法必須盡快出台,但當局至今仍未有明晰立法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