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公義何價?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 這年三四月之交,善豐花園事件成了澳門社會中狀況的一塊試金石。事件從十人小組解散、善豐居民史無前例的「佔街」行動,發展到慈善家和同鄉會忽然出資墊支重建費用、政府甚至要求已經放棄追究的小業主提起訴訟,以反高潮的形式暫告一段落。 在法制滯後的背景下,我們應該同情小業主,但這不也是澳門在表面繁榮下、原可制衡權貴的民間力量在這十多年間被掏空、前現代化的社會力量重臨,兩者此消彼長的反映嗎?澳門人的道德價值已經低到一個什麼樣的點上?但願善豐的教訓,不會被我們遺忘!至少在短期之內。由此而言,澳門媒體自身又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在社交網站上的讚或者街上的圍觀以外,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支持新聞界報道真相?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認識、思考和付之行動的。 在此,與兩岸四地的同業,以及關心新聞自由的朋友共勉! 【人物專訪】若你有關心澳門的社會時事,那麼你對蘇嘉豪這個名字應該不會陌生。專訪社運分子、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為我們講述他參與社會事務的心路歷程。 【歲月留情】光影夢裏人——永樂戲院:如果說每齣電影都是一個夢,那讓製作團隊跟觀眾一起追逐這夢的地方,想必是電影院的銀幕。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二):澳門電影全賴一班熱心人士的努力耕耘,政府的政策將如何回應現實?是次講座邀請了幾位有豐富實戰經驗的本地電影工作者,帶出對澳門電影從創作到未來產業發展的一些想法和建議。 【旅遊專題】探索藝文點線面:澳門文化中心、藝術博物館、澳門回歸賀禮陳列館等所在之處。霓虹燈下,這兒是澳門的藝文土地,孕育着本地藝術家的同時,也是澳門展示自己的另一個窗口。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主角不玩了,戲要如何演下去?

#013 公義何價?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4年05月12日 12:12

「善豐事件」的發展實在是峰迴路轉,從一開始的私人財產的糾紛,發展到「今日善豐,明天你家」的社會事件;再由小業主二度佔街抗爭要求政府「討回公道」,事件不斷升溫;後來,有小業主得知「善心人」資助,重建有望後,卻第一時間撕走「抗爭到底,討回公道」的標語,有部分小業主表示「傾向不追討責任人」,情況一下子又攻守逆轉,竟然變成政府希望小業主提起訴訟,還社會一個公義。

凌晨一點清場前一刻,警方對佔領馬路的市民最後離場通牒

凌晨一點清場前一刻,警方對佔領馬路的市民最後離場通牒

調查報告引領「善豐事件」的發展與結局

「善豐事件」一年多以來都沒有進展,原因是整個事件的「軸心」──第二份調查報告還沒有出爐,無法貫穿整個「故事」的發展。正如吳國昌所說,「報告所產生的效果是幫鄰近地盤洗清責任,間接令政府官員的行政責任消除很多。」

他還指出,報告在客觀上將事故的嚴重性淡化,難以推斷發展商為了「慳成本」故意偷工減料,不能指正有人蓄意為某些利益,造成劣質問題,把整個事故「包裝成意外」。「加上兩份報告都沒有指正旁邊地盤有建築違規,刑責上兩份調查報告都卸曬。」

小業主最關心的重建問題,亦有「善心人」胡順謙籌集五千萬,及憑「堅定不移發展」一炮而紅的,之前備受爭議的路環疊石塘山豪宅項目發展商蕭德雄,以江門同鄉會的名義承擔六成重建費用。

另外,第二份調查報告一出爐,發展商何榮標便馬上發新聞稿,表示期望大廈的業權人儘快提起司法程序,盼望能透過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的裁判,釐定事件的過錯及責任。擺出一副做足萬全準備,「怕你有牙?」的姿態。

現在可以清晰地看出兩份調查報告完全引領整個「善豐事件」的發展與結局。小業主最關心的重建問題有「善心人」埋單解決,可提起民事訴訟追討「公義」,政府沒有行政上的監管責任,責任人發展商沒有刑事及行政責任,最後和諧收場。

飛文基︰「你唔可以下下話我唔信法律,你唔得話唔信。因為你有個義務去做。」

飛文基︰「你唔可以下下話我唔信法律,你唔得話唔信。因為你有個義務去做。」

主角不玩了,結局如何向社會交待?

然而,事件的主角──善豐小業主解決重建問題後,一句「傾向不追討發展商」,卻把整個「故事」發展打亂了,不按「預設」的劇本演下去,無法結局,更無法向社會交待。

大律師飛文基認為,善豐小業主的遭遇值得社會同情,然而,當有法律途徑追討相關責任時,小業主是應該要提起訴訟解決問題。「你唔可以下下話我唔信你法律,你唔得話唔信。因為你有個義務去做,你梗係維護自己既利益啦。」

「今日善豐,明日誰家」的確點出了「善豐事件」所引起的社會憂慮,「善豐事件」已並非普通的私人財產糾紛,而今次事件的處理方法,更會成為日後同類事件的參照藍圖。今日善豐小業主得到「善心人」的資助,解決重建家園的問題,然而,明日發生同類事故後,誰家又可得到「善心人」的打救呢?

同善堂和江門同鄉會先後宣佈墊支及資助大廈重建費用後,    善豐一眾苦主終於開展笑顏,回到善豐花園收拾物資,第一時間撕走「抗爭到底」等標語。

同善堂和江門同鄉會先後宣佈墊支及資助大廈重建費用後,
善豐一眾苦主終於開展笑顏,回到善豐花園收拾物資,第一時間撕走「抗爭到底」等標語。

法治社會,法律解決問題

社會另一關注點便是政府在今次事件中,墊支了過千萬的公帑,如果小業主真的不追討發展商責任,這筆公帑是否「凍過水」呢?雖然政府曾表示,政府有「決心」想方設法去追討,不排除透過司法途徑,卻沒有說明政府追討發展商的法理依據是什麼。

飛文基說︰「政府的墊支,出發點是什麼都好,預咗小業主係打官司,但依家政府就幫咗你,你又唔去打官司,咁你咪好抵?!」飛文基擔憂此例一開,市民一有「唔妥」便依賴政府,「嘩,呢個政府好嘢喎!我洗乜理咁多先得架,一有什麼大事件,都入政府數。到時一講,就,哎!善豐囉!善豐你又得,我地又唔得,點解啊?」

飛文基更指出,若果有法律途徑都不遵從,便會使政府的管治及司法的威信受打擊。「因為就算咩社會都好,都要維護法律,我地有適當既渠道去處理社會問題,法律有爭執,有法院來解決。澳門始終都是一個法治既社會,一定要咁樣推動先得。」

重建問題解決了,誰來還社會一個公義?

「善豐事件」擾攘一年多的時間,小業主積極為重返家園的努力,得到社會上不少的支持,即使發起「佔街」行動,甚至有不少市民親臨現場支持。現在重建的問題解決了,善豐花園管理委員會理事長黃敏生日前的一番「吃飯還是公義? 吃咗飯先」的言論,亦得不到少市民的同情,明白到小業主提起訴訟所會面臨的種種風險和憂慮。

但亦有市民表示︰「冇人怪你地要先吃飯!但恕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何你們只會單一罵政府、怪政府,反而真正導至你們失去家園、流離失所的建築商就連半句譴責也没有!政府固然失責,但偷工減料卻是鐵一般的事實!你們既然對如此奸商有如此大的寬容度,連口頭譴責也没有,那就唔該自己搞掂,不要用納稅人的錢,不要用善長的錢!」

然而,「善豐事件」的最後結局到底為何?「善豐事件」能否還社會一個公義?這一切都要由五月初的善豐業主大會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