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論盡紙本
【封面故事】 近期,香港傳出多家媒體出現被撤廣告、炒主持、刪副刊專欄文章,以致傳媒人被襲等的多起事件。而在澳門,澳廣視員工公開揭露中文新聞部涉自我審查狀況;主流媒體被指「河蟹」不利政府的新聞;有線與公天合作,表面上解決了兩家的積怨,卻以削減電視頻道數量從而令市民資訊權受影響為代價⋯⋯。諸如此等事件,引發人們對香港和澳門的新聞及言論自由已處於危機四伏態勢的高度關注! 澳門的新聞自由,正如英國大文豪狄更斯所言,處於「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憂的當然是政商對新聞界的軟硬兼施,喜的是前線記者透過自白、示威等方式站出來抵抗,社會也開始意識到新聞自由的重要性。毫無疑問,捍衛新聞言論自由,確保公眾知情權,不僅只是傳媒職責,同時也需要市民大眾與傳媒共同努力! 由此而言,澳門媒體自身又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在社交網站上的讚或者街上的圍觀以外,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支持新聞界報道真相?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認識、思考和付之行動的。 在此,與兩岸四地的同業,以及關心新聞自由的朋友共勉! 【人物專訪】來自台灣的紀實攝影師,遊走於兩岸的劇場與現實的虛幻之間。他的鏡頭怎樣透視澳門小城的內在風貌? 【歲月留情】跌宕起伏的旋律被記錄於唱片之中;小城的浪漫情懷則盡藏於小小的唱片店中。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一)──今期專訪本地電音樂隊Evade和獨立音樂創作人Achun,且看他們如何在小城中堅持創作,檢視本地的文創政策措施,如何回應創作者們的真實狀況。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澳門傳媒多面睇──專訪本地資深傳媒人鄧耀榮

#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論盡紙本

文:清保涼、殷憂(採訪、文)

時間:2014年04月16日 12:12

新聞自由議題,近期成為港澳兩地的城中熱話,鄰埠有換編輯、拒發牌、抽廣告、斬六刀;本地則有澳廣視高層「被辭職」,新聞部員工踢爆「自我審查」。雖然政府及澳廣視高層一再重申尊重新聞自由,從無干預澳廣視的編採自主,「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亦不會有」。然而,空口白話難以服眾。澳門資深傳媒人,現為澳門科技大學社會及人文藝術學院助理教授(客席)鄧耀榮直言︰

「只能夠講澳門這種社會環境,這種人口規模以及這種政治結構必然會發生self-discipline(自我約束)或自我審查的。至於審查程度有幾大,是否足於影響新聞報道呢?則要睇該機構的負責人以及編採人員所堅持的價值。」

政治生態影響傳媒生態

本澳絕大多數媒體都受政府津助,社會有意見認為,收得政府錢自然要幫政府講好說話,即使不講好話,亦不能評批得太盡。鄧耀榮則指出,媒體受政府津助的制度,並非本澳獨有,「歐洲一些民主國家亦會有這種制度,原意是輔助一些弱勢的媒體,使社會上的意見多元化。」

他續說,這些國家都是多元政治的社會,即多黨派。由於執政黨輪替,傳媒無須向執政黨「擦鞋」,即使受政府津助,亦不受政府控制。然而,「在澳門,媒體的老細很長時間都唔會換,特首一做就十年,主要官員一做就十五年,咁形勢就唔同啦!」

另外,他又指出,「西方社會認為,政府只喺公僕,在抽稅後作分配,只喺打工的伙記;人民是理所當然去監督、去批評政府的。」然而,華人社會對於公民權利的概念並不清晰。

「我們的政治結構並沒有讓我們老百姓覺得自己是社會的主人翁;若不是主人翁的心態而是老百姓的心態,一旦老百姓收了皇帝既錢又點好意思、點敢鬧呢?當然若鬧了,可能會冇錢,又或會繼續有錢;但我地的心態係老百姓的心態。」

鄧耀榮解釋,當整個社會包括公民權利認知、民主制度、政治多元化等都不完備,或不近似一個西方社會時;只是將西方社會津助媒體的制度搬到澳門,效果必然不同。「其效果一定係受人恩惠千年記。」

媒體數量增加≠新聞質素提升

鄧耀榮觀察到,自回歸以來,賭業開放,本澳的經濟高速增長,同時亦帶動本澳的媒體多元化。然而,「多元化了並不等於言論開放了或進步了,多元化的出現大部份基於社會的錢愈來愈多,市埸針對二千萬的遊客,大部份並非為打破目前單一、保守言論。相對,他們傾向商業利益,保守。但有積極一面,對社會轉型有益。」

他解釋,本澳的媒體雖然數量是增加了,然而,「內容及質素方面冇乜大進步。」相比起其他地方的大報如香港《明報》,內地《南方都市報》,過去十多年澳門中文報紙經濟能力充足,然而,新聞內容、排版、照片、專題及特稿的質素並沒有預期中的進步。

「思維的不進步,加上溫和的環境,呢個溫和到你不需要努力都會賺大錢,不需要進步都唔會有人鋤你,由於你係單一市場,若唔去睇澳日或澳廣視就好難得澳門的新聞了,於是受眾要被迫接受時,就失去了進步的動力。」

本地傳媒一向較少專題,或調查性報道,鄧耀榮認為,這可能是管理層的問題,認為專題有其政治敏感性。「我比較傾向係若不需進步都可以賺錢,個人唔進步份工都可以做落去,咁點會去做啲嘢去改變呢?或許年輕的記者或有求真的追求,但對管理層來講,是不需要的。」本澳傳媒間的競爭不大,「或有啲明明有機會更一進步的媒體,但由於其管理者的思想保守,沒有跟上時代的腳步,冇去做好佢。」

權力內化,自我審查? 公媒應守護公眾利益

澳廣視高層「大地震」,梁金泉「被辭職」,引發澳廣視員工連發三封公開信,踢爆澳廣視新聞部「自我審查」的內幕;再到網上組織「澳門良心」到澳廣視遞信抗議,政府及澳廣視高層一再重申,絕無自我審查,保障新聞自由,卻仍然無法說服市民。

鄧耀榮認為,澳廣視管理層有可能出現各種各樣自我審查,從其運作可以看到「權力內化」。他解釋︰

「如當權者只會委任信得過人士到澳廣視,其新聞總監又升其信得過下屬,再來係總編以及presenter(主播)。這內化存在已久,無須直接影嚮記者,只須委任機構CEO則影響整體運作。我地知道這種內化的存在,必須刻意去監督,批評它。」

若要優化本澳的傳媒,鄧耀榮認為,首先公共媒體,即澳廣視必須維持公正的立場,了解自己的身份,以公眾利益為依歸。另外,澳廣視的執委會及董事局不應有太多政府成員。他指出,「現時,政府以及澳廣視最缺公信力」。他認為,澳廣視必須由公務員走向由非公職人員管理。

然而,現時澳廣視新上任的執委會主席白文浩卻是前旅遊局副局長,那豈不是走回頭路,回到公務員管治時代了嗎?鄧耀榮說,政府並沒有說明,到底會委任白文浩至何時,隨時有可能被調動。他認為,澳廣視需要一個高瞻遠矚,又具公信力人士帶領澳廣視將來十年的發展。

他又指出,澳廣視與社會之間現時沒有監管關係。「作為公共媒體,用納稅人的錢,但一旦發生問題,市民無從投訴。」他建議可參與香港的經驗,對公共媒體進行兩個層次的監管。第一個層次,由受眾組成,對節目內容進行評核及投訴;第二個層次,則由學者,及不同界別的人組成,可以討論所有對澳廣視的投訴,及監督澳廣視的運作。

鄧耀榮說︰「公共媒介,要確保真正服務澳門,社會必須有共同價值,就係公共媒體無需有太明顯政治立場,中立報道各方面的言論,要成立不同層次委員會去反饋以及監督。只能咁做,否則去抗議或投訴自我審查都無效果。」

鄧耀榮說︰「只能夠講澳門這種社會環境,這種人口規模以及這種政治結構必然會發生self-discipline或自我審查的。」

鄧耀榮說︰「只能夠講澳門這種社會環境,這種人口規模以及這種政治結構必然會發生self-discipline或自我審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