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論盡紙本
【封面故事】 近期,香港傳出多家媒體出現被撤廣告、炒主持、刪副刊專欄文章,以致傳媒人被襲等的多起事件。而在澳門,澳廣視員工公開揭露中文新聞部涉自我審查狀況;主流媒體被指「河蟹」不利政府的新聞;有線與公天合作,表面上解決了兩家的積怨,卻以削減電視頻道數量從而令市民資訊權受影響為代價⋯⋯。諸如此等事件,引發人們對香港和澳門的新聞及言論自由已處於危機四伏態勢的高度關注! 澳門的新聞自由,正如英國大文豪狄更斯所言,處於「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憂的當然是政商對新聞界的軟硬兼施,喜的是前線記者透過自白、示威等方式站出來抵抗,社會也開始意識到新聞自由的重要性。毫無疑問,捍衛新聞言論自由,確保公眾知情權,不僅只是傳媒職責,同時也需要市民大眾與傳媒共同努力! 由此而言,澳門媒體自身又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在社交網站上的讚或者街上的圍觀以外,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支持新聞界報道真相?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認識、思考和付之行動的。 在此,與兩岸四地的同業,以及關心新聞自由的朋友共勉! 【人物專訪】來自台灣的紀實攝影師,遊走於兩岸的劇場與現實的虛幻之間。他的鏡頭怎樣透視澳門小城的內在風貌? 【歲月留情】跌宕起伏的旋律被記錄於唱片之中;小城的浪漫情懷則盡藏於小小的唱片店中。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一)──今期專訪本地電音樂隊Evade和獨立音樂創作人Achun,且看他們如何在小城中堅持創作,檢視本地的文創政策措施,如何回應創作者們的真實狀況。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我們在供養音樂 ──Evade

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論盡紙本

文:黑黑(採訪:黑黑、思崎井、黑潮)

時間:2014年04月15日 21:21

Evade 的創立始於2004年夏天的一場音樂比賽,Brandon和Sonia不約而同被同學找去彈結他和唱歌,賽後,因為喜歡的音樂風格相近而繼續一起玩音樂,直至一年多後鼓手升學而暫停,重新思考音樂路向,決定改玩喜愛的電子音樂,加上06年遇到另一位志趣相投的電子樂手Faye,於是正式組成維持至今的3人組合Evade。他們的分工主要是:作曲多是Brandon和Sonia,作詞和主唱是Sonia,Faye則負責電子編曲。

2009年Evade 自資出版了第一張《Evade EP》,集合了03 – 09年的作品,全部在澳門製作、印刷和錄音。2012年傳來令人欣喜的消息,Evade第二張CD《Destroy & Dream》將由新加坡音樂廠牌Kitchen.label出版,這使人馬上便聯想到Kitchen旗下其他出色的音樂人,如 Haruka Nakamura (中村遙)、Aspidistrafly、FJORDNE、Janis Crunch 等,實在為Evade 感到高興。kitchen的負責人Ricks Ang是建築師,他們設計的每一張CD都美得忍不住要收藏。 Evade 這張CD全由Kitchen 操刀,令人眼前一亮,錄音則在澳門Faye家中與他開設的古著小店內錄音室中完成。

Evade第二張CD《Destroy & Dream》由新加坡音樂廠牌Kitchen.label出版(圖:Kitchen.label)

Evade第二張CD《Destroy & Dream》由新加坡音樂廠牌Kitchen.label出版(圖:Kitchen.label)

原來促成是次機緣的是一位伯樂。09年時,音樂搞手吳子嬰(Anson)於牛房倉庫策劃了一場音樂會,邀請了ASPIDISTRAFLY來演出, Ricks Ang有機會欣賞到同場演出的Evade,十分喜愛,繼而便開始了合作。

Evade第一張CD的出版,是在澳門一家工廠印製了1000張後,由成員分別拿去CD店、書店等寄售,餘下則分放家中,散發過程相當曲折;第二張則截然不同, Evade只需交上錄音,Kitchen 便負責混音、後製、包裝設計及發行等事宜, CD更得以銷往新加坡、日本、台灣、馬來西亞、南韓、上海、英國及美國等地。這對Evade來說,實在是一個很大的幫助。生產一張CD並不困難,最困難的是找到具實力的公司來做發行和行銷這部份,讓創作人的音樂能被更多人聽到,然而澳門的問題就是幾乎完全沒有這類音樂廠牌來協助音樂人,尤對非主流音樂而言。

資金是自資出版CD的最大困難嗎?

Evade認為出版一張CD,最大的問題並不是資金,單以CD製作來說,三人攤分,不算吃力,資金方面最大的投入其實是在創作及錄製音樂所需器材上。對Evade這玩電子音樂的樂隊來說,器材的開支是一個頗大的負擔,為了音樂達至一定水準,必須不斷添置或更換較先進的電腦設備、樂器、錄音器材等,而現在這部份的資金全部是由他們獨力承擔,即大家夾錢買器材,或問人借器材,第一張CD就是這樣東拼西湊,艱難地生產出來。

對他們來說,生產一張CD並不昂貴,但背後整個音樂的產生就十分昂貴,除器材等資金外,時間的付出也同樣高昂。

在難容全職創作的環境之下,要在工作及照顧家庭以外再投入大量時間和心力做音樂,並不容易,對此Evade三人是完全投入的,每次排練不會拖延也不會遲到。

「對我來說,金錢不是最大困難,時間才是。」Faye說家人起初無法理解,為何要花那麼多時間在這件沒有任何回報的事情上,直到最近才好一點,因為Evade去了多次外地演出,家人看到有點成績,態度才開始轉變。

「每星期有五天用來上班,哪裡還有時間做音樂?早上通常都是我最精神、最有靈感的時候,但這時我却要趕着換衣服去上班,到放工了,人已經累到不想動不想思考,只想吃飯洗澡睡覺,但如果要做碟,却只能在這個時候工作,甚至通頂。可以說,我下班的工作量還多過上班,之前兩隻碟都是這樣捱出來,其實真的好辛苦。」相信這也是大部份澳門創作人的心聲和所面對的一大困難吧。

「因為澳門始終不像香港,可以有全職的音樂人,可以音樂供養生活,我們是相反,是我們在供養音樂,我們一定要有份工作,否則就連音樂都做不成了。」Sonia無奈地說。但即使環境如此不容許,唸設計而現職賭場文員的Faye仍下定決心,下月就辭職──「因為再這樣下去我不可能做到音樂」。

Evade成員:(左起)Sonia、Faye、Brandon

Evade成員:(左起)Sonia、Faye、Brandon

出外演出機會來之不易

近年,Evade多次應邀出外演出,而第一次出國,是2010年到日本,對Evade來說,那次演出意義重大。

「主要因為當時我們第一張CD在日本發售」,為何第一張CD已可以行銷到日本?「主要還是因為Anson,」Sonia說,「是他把我們的CD帶到台灣,後被Kitchen 的Ricks帶到日本,日本一個叫P*dis的label喜歡我們的音樂,還把我們的CD拿到Tower Records 去,Tower Records的人聽了後很喜歡,把我們的CD放到推介區中,所以開始有一些搞手聽到我們的音樂,其中一位搞手Seiichiro Nik Horie很喜歡我們的音樂,就Send Email 邀請我們,就這樣有了第一次出國演出。所以一切都要多謝Anson,是他先把我們介紹給外地廠牌,才引伸出之後的連串機會。」一個來自小地方的樂隊,除自身不懈的努力,還十分需要有心人士在背後的大力推動。

回想那次去日本演出很辛苦,Sonia剛好懷孕三個月,但因期待已久的機會到來,怎可放過?!「當時我們要拿的電腦及音樂器材很重,全部需手提上機,還有VJ那裡也有一堆器材。」雖然辛苦,但反響十分好,回來後仍收到一些樂迷的Email,在演出現場更賣出了很多CD。

之後Evade又去了新加坡、馬來西亞,去年(2013)又再次獲邀到日本的京都及三田的One Music Camp中演出,那是一次很難忘的經驗。三田的One Music Camp是音樂祭活動,很多日本家庭會到那裡露營、聽音樂。「很正!連手抱BB都去!」Sonia響往地說,「好像音樂本來就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份,給我們很深的感受,很美好的氛圍,能做到這樣與生活貼近。在澳門,我們的音樂會通常只有年青人來聽,不可能有一家大小的,但在日本,音樂對他們來說就好像是平常生活中的事,這也是我們首次參加日本的音樂祭,學到很多。」

之後Evade到了京都,為Buffalo Daughter 二十年音樂會做暖場嘉賓。那次Evade把鄧麗君的《忘記他 》重新編曲翻唱,結果這個版本受到 Buffalo Daughter 好評,回來後仍保持聯絡,Evade說 Buffalo Daughter 也有興趣來澳門演出,但礙於沒有適合的場地而擱置。

澳門理想的音樂表演場地極少,之前只有在工廠大廈裡的LMA,現在已經沒有了,然後是牛房,但不能玩太夜,也不能太吵。

IMG_0760

本地音樂發展的局限

「其實只希望有個隔音好的場地,音響和器材齊備,像倫敦的Bar、Club那樣,可以盡情玩音樂,而人們並非只是坐着聽,也可以買酒或咖啡,一邊飲一邊聽,氣氛很好。澳門有些賭場或酒店也會請樂隊演出,但只表演商業類音樂,或請菲律賓人表演經典金曲,完全不是那回事;而其他商業場地,很難會搞音樂,澳門只有藝文場地,但可接觸到的觀眾層面很有限。」Brandon說,「始終生活文化和習慣都很不同,歐洲人放工後會去酒吧飲一杯,聽音樂放鬆一下,外國酒吧打碟的很多,而澳門的酒吧,像皇朝那些多是唱卡拉OK的,澳門人沒有這種習慣,就算有,聽的音樂也很不一樣。」

除缺乏表演場地,澳門的音樂人還非常缺乏宣傳渠道。本地沒有任何媒體或網站平台專門推介澳門音樂人及他們的作品,目前僅限於音樂人自己的Facebook,始終作用有限,這大大局限了公眾對澳門原創音樂的認識和發展。Sonia提到,幾年前曾有民間組織自發架設了名為「澳門搖滾藍圖」網站,搜羅了大部份當時活躍的澳門樂隊資料,方便公眾檢索,但現時已處半荒廢狀態,後繼無人。

理想的生存與生活

提到如何可以音樂來生存的問題,Evade認為,在這個年代,已經不是用出版CD這個工具來行銷音樂的了,加上唱片業的式微,像香港的主流音樂界,也不是真的靠出碟來生存,出碟只是作為一種宣傳,要靠做演唱會或其他事業來賺取收入,出CD只是讓人聽到你的音樂,賺取知名度,然後用這個知名度去做其他事情。澳門更加如此,出CD後並沒什麼地方可以擺賣,如果只能在澳門賣,這樣出碟來並沒多大意思。

「出CD要回本是不難,但要以此為生,每月可以有一定收入則不可能,更不可能維持到我們的生活。」

Faye忍不住說:「對我來說,最理想的當然是每月能有基本收入,不用上班,可以全程投入去做音樂,這是最正的。其次就是澳門能產生真正幫到音樂人的唱片公司,唱片公司會把唱片發行到世界各地,負責所有宣傳行銷和接洽音樂會等事務,這樣更多音樂人可以專心做好音樂,以音樂謀生。如果政府只是資助音樂人或樂隊出版CD,而沒有更多相關唱片公司的幫助的話,那麼CD在本地並不會賣出多少,音樂人又缺乏出show機會或其它相關工作,這樣出CD是很難有作用的,也不會改善到現時的生存和音樂狀況,只會一直停留在業餘的狀態。」澳門現時也有幾間音樂公司,但均以較主流音樂為主,對Evade很難提供幫助,他們只能靠自己,或是靠外地音樂廠牌的助力,始終外地的音樂口味要廣闊很多。

「我想政府能做的最多就是給一些錢出碟,但幫不到音樂人生存和做更好的音樂;我想全世界的音樂人都不會打算靠政府,也不想靠政府出碟,政府只是輔助,最主要問題是澳門市場太細,反而政府應該要搞好市場,搞好文化環境,搞起音樂,如果只有資助出碟其實沒太大作用。一向以來,我們不會想太多市場方面的問題,因為市場實在太細,我們一定要想澳門以外的地方,不想音樂只停留在澳門,我們只想做忠於自己的音樂。不去想市場,這樣反而更快樂和自由一點。」

缺乏音樂演出機會

「我覺得要有多些音樂演出的機會和場所,令多些人認識音樂,不單是流行的、主流的,而是各種類型,令多些人喜歡音樂。外國有很多不同類型音樂表演的酒吧或場所,凝聚了一群愛音樂的人,就連北京也有這樣的場所,有些是專門玩Jazz的,但澳門則幾乎沒有。在澳門出了碟的樂隊,或者會做一兩場音樂會,然後就沒有地方可以公開玩音樂了,也沒有其它途徑增加收入,這樣很難發展的。」

其實本地不同風格的樂隊也不少,除Evade為應屬唯一的電子音樂組合外,還有Post Rock風格的Forget The G,Why Oceans,Crosshair等,但由於演出機會實在不多,公眾對他們都比較陌生。

Sonia提到就算外來音樂演出方面,以前澳門有較多獨立音樂演出的,但近年却有時一年只得一兩場,而政府搞的音樂活動,除了文化中心偏搖滾的「Hush」以外,很少其他獨立音樂演出了。「我想主要是場地問題,我也認識一些音樂搞手,他們也苦於場地問題,很多音樂會都搞不到,但澳門也不是沒有較好的場地,如文化中心,這麼好的場地,但為何每年只有一個音樂節?我們實在不明白,為何經常都是搖滾與流行音樂?是否可以百花齊放一點?爵士?電音?為何沒有?」說起來,的確如此,本地的音樂選擇十分有限,一些喜歡音樂的朋友,要經常往外跑。那麼每年大型國際音樂節,好像多了不同類型的音樂,也有本地的份嗎?會否多個機會?

Evade笑着搖頭:「多年來國際音樂節都只是找外國的、知名的,根本不會找本地原創音樂人演出的,另一方面,觀眾的層面也不一樣。所以我們希望能有多點不同類型的音樂節。文化中心地方夠空曠,附近又沒有民居,為何不能多搞不同類型、不同風格的音樂節?為何不能讓多點搞手來發揮所長?」

關於今年推出的資助計劃

「對政府來說,主推流行音樂無可厚非,因為流行音樂的受眾好像較多,可以快點有數字出來,有『成績』,近年澳門的流行音樂比以前的確是做得好了,但都是那句,流行曲要hit起來,要靠媒體,要有強大的電視台、電台一齊去捧才可以,但澳門的媒體較弱,很難造勢,很難發展到像香港可以賺錢的程度,而現在即使香港的流行音樂也已沒落。香港的流行曲六、七十年代已經相當蓬勃,但澳門在各方面仍是剛剛起步,我們跟別人相比實在落後太多,而流行曲講求的是帶領潮流,要走在前面,這點澳門要怎樣才能追得過別人?但如果做自己的Indie獨立音樂,因為那是十分個人和講求創意的,這樣澳門的音樂反而可以有自己的獨特性,不用跟別人作比較;但流行曲不一樣,你做得好,便多是在別人的模式裡,但如果做得太另類,那已不是流行音樂了,很難流行起來,反而講求創意風格的獨立音樂更適合澳門。」對任何事業發展來說,沒有清晰定位是大忌,難得Evade不隨波俗流,看到本身價值所在,堅持走自己的路,堅持有獨特創意和內涵才值得有產業。

關於未來 

「我們現正準備下一張CD,將在2015年出版。因為我們都要上班,只能這樣一點一點,慢慢磨出來,如無意外,仍會是Kitchen幫我們出版。」不知道下一次Evade的音樂會將在何時何地,沒錯,我打算到外地,去看一支本地樂隊的演出。

Evade -《Evade EP》
2009年9月推出首張唱片"Evade EP",由澳門音樂廠牌4daz-le Records發行。唱片亦銷售至香港、台灣、北京、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及加拿大多倫多等地。
唱片內一曲“Strawberry Dream”,曾於2011年3月份獲選入法國網站Kinkustom的Kinkustom Mix作品集的選曲。
Evade –《Destroy & Dream》
2012年6月,Evade推出首張大碟專輯-《Destroy & Dream("毀滅與夢")》由新加坡音樂廠牌Kitchen. Label出版發行,當中收錄12首作品,包括3首與日本電子音樂人Okamotonoriaki、FJORDNE和Serph合作的Remix混音作品。
專輯獲得聽眾和媒體的廣泛好評,包括:英國Norman Records的5星滿分評價、英國"Fluid Radio"的"CD of the Week"、德國音樂網站"hhv.de mag"、加拿大音樂網站"Textura"、日本音樂網站"ELE-KING"和台灣"gigs搖滾誌"(2012年10月號)等媒體的高度評價。專輯其中一曲“尋找佛洛依德的虛無飄渺“(Seeking For Mr. Freud),更獲英國音樂雜誌"The Wire"的專屬電台節目中播放及推薦。
專輯亦在2012年收錄在日本音樂學術書藉”TECHNO definitive 1963-2013”的介紹。
Evade official website官方網頁: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vade/37387799734
http://soundcloud.com/evademacau
【為什麼文創 1】
某夜,公司裡幾個人在聊澳門有什麼令人醒神的原創音樂,發現其實本地並不乏出色的音樂人,但公眾對此似乎所知不多,能受到重視的,更少,可想而知,他們發展的困境。這總是令人沮喪和憤慨的話題,尤其當牽扯到文創。
今期我們訪問了本地風格獨特的電音樂隊Evade和獨立音樂創作人Achun,許多人對他們也許還不很熟悉,但他們却在澳門以外開闢了自己的一片天空,獲得更廣泛回響。回頭看我們的城市,為本土創作者們做了什麼? 經常聽到的「培育創意人才」和「扶植文創產業」等口號,在這些「文創」大帽子底下,我們更關心的是,到底這些政策措施可以如何回應真實狀況?本地創作者們的生存空間和創作環境,如何得到改善?
這一期開始,「為什麼文創」系列將集中於現時政府重點扶持的八大範疇中的數個,就我們所關心的問題進行探討。今期焦點為澳門原創音樂,對於今年出台的「流行音樂專輯製作補助計劃」,我們有許多疑惑,到底「流行音樂」是如何屆定?計劃對本地音樂人的發展又有何幫助?這些問題正好組成了第一期的──為什麼文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