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藝術節:本地節目推介

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 論盡紙本

文:、採訪:黑黑、川井深一、何老篤

時間:2014年04月13日 12:12

兒童偶劇《石頭雨.海之歌》
足跡 29 / 05 – 01 / 06 舊法院大樓

SONY DSC

整件事源於2012年的「送海:海洋文化交流計劃」,那次做 了十多場面對小學、幼稚園的海洋繪本工作坊,發現無論小朋友或者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大人,其實對海的認知與想像都十分有限,即使我們其實生活在一個三面環海 的城市裡。於是去年創作了《石頭雨》在澳門、花蓮、嘉義三地幼稚園、小學和社服機構中為小朋友演出了四十多場,希望透過演出喚起他們對海的想像與好奇心, 思考我們日常生活與海洋的關係。去年的演出得到很多經驗,也聽了一些意見,於是藉著這次藝術節的機會,在原有的基礎上作修改,讓最初想表達的東西可以更好地呈現,我們相信劇場能反映現實,同時提供想像,喚起改變的動力,兒童劇也一樣。 ——莫兆忠/聯合編導

ad

 

《早.午. 晚 莫扎特》
澳門精英室樂團 11 / 05 崗頂劇院

澳门精英室乐团

澳門的現狀,在時代快速的大環境裡迅速地改變中,各方面都朝著『大』和『多』方向。很大的賭場,很大的購物商場,很大型的餐廳,很多的名牌衣服店,很多的化妝品店,很多的珠寶店,很多的鐘錶店⋯⋯ 在我印象中,澳門最迷人的卻是那代代相傳的特色小吃,堅持傳統手製食物的小餐廳,還有在崎嶇不平小巷裡的仿古傢俱店,而我最欣賞的是澳門人那不愛炫耀、默默耕耘的踏實精神。澳門精英室樂團,就是在這種的精神下孕育出來,團員們從小都在澳門青年交響樂團提供的音樂環境中成長,在音樂基礎上得到完整的訓練。澳門精英室樂團,就是透過這些本地的音樂精英,把現在大環境中逐漸消失的精緻和執著,以精湛的音樂造詣和高度的凝聚力呈現出來。 像澳門精英室樂團這樣小型的團,在演奏技巧上比大型的交響樂團更為艱辛,因為每個人的參與感和技術,都足以影響整體的水準,因此在大中華地區裡可以說是寥寥無幾。而這次全套莫札特的小提琴和中提琴協奏曲,無論對獨奏和樂團,在風格和個人技術上都是精緻藝術領域裡的最高指標,一次過呈現整套的作品,在澳門更是屬於首次的創舉。因此,這次澳門精英室樂團在澳門藝術節的演出,不單希望讓觀眾看到澳門獨特和精緻的音樂成果,更呈現立足澳門,放眼國際的宏觀視野。 ——梁建楓/澳門精英室樂團藝術總監

 

《詠舞南音》
區均祥、梅卓燕、邢亮與澳門舞者 10 – 11 / 05 龍華茶樓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區均祥

地水南音傳承人,區均祥師傅將於藝術節中與梅卓燕、邢亮與本地舞者,於龍華茶樓同臺演出。 去年,地水南音與葡萄牙Fado同臺演出。老實說,地水南音和Fado,皆屬於澳門,而澳門也屬於地水南音和Fado,以澳門的文化底蘊,絕對能承載這兩種迴異的傳統音樂。可是數百年來都是各有各唱,各有各做,去年可能是第一次,同台演出。 對於一個天生弱視的人來說,區均祥師傅可以和Fado的音樂對上。現在要一同演出的卻是流露著肢體美的現代舞,雖然藝術是相通的,他怎能看著舞者的體態,作出相應的「兜搭」? 「區均祥師傅,他們在跳,可以聽著你演唱的變化,你眼睛不好使,可以清楚看到他們的表演嗎?」 「我感應得到,因為我們都在同一個舞台上,離我不遠,一動一靜我都知道。」 傳統曲目,可能考驗著現代舞者。肢體舞動,何嘗不是對一個南音師傅的挑戰? 在同一個舞台上,生命的搏動,以聲音和肢體作出穿透時代的「兜搭」,實在令人期待。 ——何老篤/南音學藝者

 

《聲光築夢》
MAVA影音藝術團 31 / 5 – 8 / 6 大三巴牌坊

聲光築夢

今年藝術節壓軸節目。自從前年藝術節引爆公眾談論的《光影大三巴》後,西班牙創作團隊便開始在澳門秘密練兵,誕生了本土首個製作建築物投影的多媒體藝團MAVA,一班年青成員去年藝術節首次呈獻作品《光影遺跡》已見成果,觀眾大為喜愛,今年再接再厲,與西班牙團隊合作,再次以大三巴為演出地點,以城市的夢──這是一些人們做夢時可能會見到的景象,可能是他們的回憶,可能是幻想,也可能是他們的未來,作為這次作品主題。

 

當代舞蹈《重生》
詩篇舞集 3 – 4 / 05 舊法院大樓

重生

是次在澳門藝術節上演的《重生》,最想讓觀眾看到澳門與葡萄牙舞者們通過交流創作而擦出的火花。在以往兩年的兩地交流演出中,澳門舞者們受葡萄牙舞者熱情奔放的舞風所薰陶,讓他們更能放開地演繹,將內心的感受更透徹地通過肢體語言去表達。同時葡萄牙舞者們透過《重生》當中的部份舞段,表現出有別於他們舞風,融入了中國舞元素的祥和平靜感覺。當然最希望是透過更精準地表現這種種不同的感覺,將我們對生命的頓悟,對改變及重生的追尋,呈現給觀眾。 ——何雅詩/聯合藝術指導及編舞/監製

 

《威尼斯人想買樓》
小城實驗劇團 3 – 4 / 05 崗頂劇院

photo for 論盡

近年澳門發展不斷,在成為國際都會的當下,我們與世界的接觸多了,不同文化的人突然與我們緊密聯繫,甚至落地生根成為我們生活中並肩走過的一員,產生了很多未能預計的矛盾,為我們成長的土地帶來了不同程度的痕跡。《威尼斯人想買樓》呈現了兩個時代的『澳門人』怎麼看待澳門人的身分,怎樣排擠與接納來自不同地方的人,怎樣劃定我們自己家園的界限。 ——黃柏豪/導演

 

《冇瓦遮頭》
澳門土生土語話劇團 10 – 11 / 05 澳門文化中心綜合劇院

土生話劇團

今年以本地熱辣的房屋問題作為演出內容的本地劇團有兩個,除上面的小城實驗劇團外,還有慣以諷刺時弊方式創作小品劇的澳門土生土語話劇團。土生土語話劇團編導飛文基所創作的劇本通俗惹笑,作品觸覺敏銳和充滿搞怪能力,精於挖掘大量生活元素而發展出荒誕怪趣劇情,土生土語話劇團一年一次的新作公演,更是澳門藝術節所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