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某個傍晚,書店阿花對我說了肺腑之言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4年02月26日 11:11

充滿南歐建築特色的新馬路議事亭前地廣場一帶,本應是一個很美的地方,但近這五、六年來,這裡被大陸旅客迫爆了,喧鬧吵耳之聲早已殺掉了昔日休閒寧靜的廣場,原來的馬交老店,也被專做大陸自由行生意的手信店、化妝品店、名貴珠寶鐘錶店給取替了,整個廣場變得非常庸俗,跟本來的葡式南歐建築完全格格不入。

但幸好在某幢舊樓的樓上,有一家小巧的書店,這家充滿台灣藝文氛圍的獨立書店,正好抗衡議事亭前地廣場的庸俗,而書店內除了店員外,還有一位「公關部經理」阿花,英文名叫 Refa,沒錯,她其實是一隻貓咪,但我覺得她擁有智者的腦袋,每天在書店觀察及分析客人的舉止行為,更經常像招財貓公仔般動也不動的站在櫃檯前對著門口沉思。

她就像金庸小說<神鵰俠侶>裡面的小龍女一樣清麗脫俗,不吃人間煙火──因為她只吃貓糧。

我肯定她在書店打烊關門後,和另一位貓同事阿多(Redo)一定翻閱了很多書,因為聽店員說,每天早上回來開門時,都見到不少書本飛跌在地上,如此博覽群書的阿花,自然很愛躲在一角思考,某天傍晚,我便見到阿花坐在窗旁,望向對面一家賣錶的連鎖店在沉思,我見她好像有點苦惱,於是便上前跟她聊幾句。

我:「花姐,何以這麼苦惱呢?」

阿花:「我想去對面買隻手錶。」

我:「哦?你想買手錶?因何突然有興致想戴錶呢?」

阿花:「唉!正所謂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我在書店任職公關部經理已有多年,每天除了在書店觀察林林總總的客人,和在打烊後翻閱書本外,其餘時間便是吃、喝、睡,及跟阿多比武,一點作為也沒有,似乎像在虛渡光陰,所以,我想買隻錶提醒自己,時間正在一分一秒無情地流逝。」

我:「你也不是沒有作為啊,你看,這裡的客人,有部份是因為仰慕你而來的,他們是你的粉絲,本身沒很大興趣看書,但久而久之,便開始拿起這裡的書在看,書本裡的知識和養分,便開始改變他們的思維,他們開始變得愛思考,你知道嗎?澳門有很多人,都缺乏了一個能思考的腦袋,你讓很多人開始愛閱讀、愛思考,你拯救了這個社會啊!」

阿花:「鳥兄你太言重了,但我認同,如果一個城市的居民愛閱讀,這個城市便有希望了,但,澳門始終愛看書的人太少了,所以在我看來,有很多澳門人還是不愛思考的,就好像那些馬交高官,完全不懂思考,有很多從回歸開始以來,便穩坐高官之位一直到現在,但處理社會事務仍然很無能很廢,好像那嚿Wrong Cloud,不單搞到交通經常擠塞,就連坐巴士、的士也出現很多嚴重問題,有些高官又不負責任,好像那個咖喱安,竟然可以向記者解釋,說是看錯門牌拆錯樓,把渡船街一號很有歷史價值的老房子的頂部給拆了,另外有些高官則貪小便宜,好像那個豬痿幹,身為高官每月的人工已超高,但竟然還去貪少便宜,就連家中的光纖上網竟然也開公數,而他的阿頭塵厲吻,更霸著十幅墓地發死人財,至於那個垃圾會,就更加……唉!」

我:「所以你希望買隻手錶,時刻提醒自己光陰有限,不要在有生之年變到他們那樣又頹廢又一事無成?」

阿花:「沒錯!」

我:「那麼不就坐言起行,過對面買隻錶呢?是因為錢不夠?我可以借你啊!」

阿花:「非也!這是因為,你看外面這麼多大陸自由行,一出到去,隨時被他們撞死。」

我:「也不是所有大陸旅客都是這麼粗暴的,十三億人當中,有不少都是知書識禮的。」

阿花:「這個當然,好像有些來書店看書的大陸旅客,他們也是溫文有禮,不會粗聲粗氣的,但始終在下面廣場出現的大陸旅客,有不少都是聲大夾惡的,碰到他們,那就糟糕了!」

我:「不怕,如果他們撞傷你,你可以報警啊!」

阿花:「唉!我只是一頭貓而已,我就算被人踢死,新聞也不會報道,警察更不會理我,因為我沒有貓權,最近的保護動物法例更不被那個垃圾會通過,我們這些貓貓沒有法律保護我們,外出實在太危險了。」

我:「對,這個社會也實在太危險,也太荒謬了!」

阿花:「所以,還是繼續在書店吃喝睡吧!」

就這樣,阿花便鑽進櫃檯底,繼續睡!

註: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又或是你太愛對號入座,這個也沒辦法!

1901224_10152257017927840_1461363467_n 1966844_10152257017842840_1127241599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