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與遲遲未開的性商店:談澳門性教育

010 危城 論盡紙本

文:Joel Cool

時間:2014年02月10日 0:00

在外地讀書時,宿舍的男生禁止女性進出,每晚十二點前大家都像灰姑娘一樣跑回宿舍,情侶們只可透過一道有空隙的綠色拉閘聊天,搞得像冷戰時期的東西柏林一樣,這個時代我們沒有性教育,有的是「男女授授不親」的傳統觀念。我住在一棟五層的唐樓,前街後巷,房子之間可謂緊緊相扣,密不透風,隔壁或樓上傳來的震動聲和叫聲就是我的性教育。

最近看到關於澳門政府推動性教育的報道,這令我十分困惑,早在2009年或更早前教青局已不斷推出關於青少年的性教育問題,灌輸他們正確的性觀念,教導他們如何避孕和解構男女生理結構等等,設立許多課程提高教師的性教育知識和教學方法。一樣的方案持續提了四年,但我在澳門卻沒有找到一間性商店,這個城市到底有多需要性教育呢?我也沒聽過有人在五一遊行時大喊:不要民主,我要性教育。

訂閱每月紙本

為什麼要在常識課裡畫一堆沒有性特徵的男女漫畫,而沒有實在地提倡家庭性教育?這種私密的觀念公開化並不是我們社會的價值,今天我跟陌生人在公開場合談論性,還是會被歧視的目光包圍。在談論性教育的方式和方法前,更應想想到底我們有多需要性教育?灰姑娘需不需要性教育?

性教育是一個西方歐美世界的教育政策,那是別人的方法,節約人口,建立小型經濟社區,維護生活品質,減少過度消耗和物質過剩;以上都是我們政府政策正在推動的嗎?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節約人口?政府不是推動大家多生孩子嗎?七八年前社會還瀰漫著一片「不孕」的氣氛,出生率極低,幼兒園入學率過低,搞得到政府出手挽救幼稚園,又順勢推動小班教學;政府不斷抱怨澳門人力資源不足,提高出生率那就不用輸入外勞;相反我們生活在大堆一群人橫掃我們的奶粉、擠爆我們的巴士、買光我們的房子和過馬路會被旅遊巴士輾過的城市,我不是在抱怨,我高興都來不及。

當然效法歐美沒有錯,怎麼說我們也受葡萄牙人的四百年洗禮,政府骨子裡崇洋是可理解的。我建議性教育要遵循古制「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辦性教首先從東漢班昭《女誡》的「陰陽殊性,男女異行」開始教起,再教婦行「德、言、容、功」,這才能與西方女權運動所揭起的性教育政策有異曲同工之巧,而不是盲目崇洋。今天中東崛起,我們就要跟隨中東某國傳統,男人和動物性行為合法,那天也跟隨東南亞某國傳統,自慰可判死刑的法例,那我寧可回到傳統中國,規定十四歲前結婚,不然可以娶個童養媳,還管甚麼性教育。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