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文化.芸術.設計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封面故事】 近期,香港傳出多家媒體出現被撤廣告、炒主持、刪副刊專欄文章,以致傳媒人被襲等的多起事件。而在澳門,澳廣視員工公開揭露中文新聞部涉自我審查狀況;主流媒體被指「河蟹」不利政府的新聞;有線與公天合作,表面上解決了兩家的積怨,卻以削減電視頻道數量從而令市民資訊權受影響為代價⋯⋯。諸如此等事件,引發人們對香港和澳門的新聞及言論自由已處於危機四伏態勢的高度關注! 澳門的新聞自由,正如英國大文豪狄更斯所言,處於「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憂的當然是政商對新聞界的軟硬兼施,喜的是前線記者透過自白、示威等方式站出來抵抗,社會也開始意識到新聞自由的重要性。毫無疑問,捍衛新聞言論自由,確保公眾知情權,不僅只是傳媒職責,同時也需要市民大眾與傳媒共同努力! 由此而言,澳門媒體自身又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在社交網站上的讚或者街上的圍觀以外,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支持新聞界報道真相?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認識、思考和付之行動的。 在此,與兩岸四地的同業,以及關心新聞自由的朋友共勉! 【人物專訪】來自台灣的紀實攝影師,遊走於兩岸的劇場與現實的虛幻之間。他的鏡頭怎樣透視澳門小城的內在風貌? 【歲月留情】跌宕起伏的旋律被記錄於唱片之中;小城的浪漫情懷則盡藏於小小的唱片店中。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一)──今期專訪本地電音樂隊Evade和獨立音樂創作人Achun,且看他們如何在小城中堅持創作,檢視本地的文創政策措施,如何回應創作者們的真實狀況。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先花兩億,後玩文創

#012 港澳新聞自由:危機四伏文化.芸術.設計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文:思崎井

時間:2014年02月5日 14:14

文創潮最近好熱,「文創產業基金」更熱,正如普通人當得知政府注資金額為兩億時,心裡不禁「嘩,兩億?幾多個零啊?」但就算給的資本有多少個位數,相信也遠遠不夠背後要補上的文化成本。

得巨款後準備出發

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在介紹這筆巨款時說:「文化產業基金是一個自治機構,享有行政、財政及財產自治權。基金宗旨是運用其資源,支持澳門文化產業做大做強,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做大做強真有遠景啊!但做到多大算大?愈賺錢就愈强?再者根據草案文本規定,資助對象針對企業,並規定企業自然人須為澳門居民……資助方式分為無償資助和免息資助貸款。只怕又會出現一堆天花龍鳳的商業計劃書,團隊執行力常被忽略下要如何做到又大又強?先拋開這筆巨款如何管理、是否用得恰當等問題,扶助資金把文創「產業化」,其定位、擔當的角色令人存疑,這張支票最後交到誰手上?產業先行還是文化?當中彼此闗係迷離,如一直要說扶持所謂「本土時裝、流行音樂」,時裝發展是一項由市場銷售所引導的產業,多少錢可以教大眾先懂欣賞?支持流行音樂更令我想起非洲賣鞋的故事,印象中扶持對象不包括日漸成熟的獨立原創音樂,不去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而看到別人成功而盲目追趕;當文化的主導權被奪走後,此舉看來有點是在反噬自己既有的文化。 

一切從商業開始

就在基金發佈後數月,發生了「黃屋仔」不被續約的事,鬧得滿城風雨,社會聲音認為文創空間被扼殺,但事實上文創不是被「商業考慮」所殺,而是被我們自己淘汰。自由社會就像人一樣,會自動適應所居住的環境,變成當地所期許的。正如從前人類為了生存,一般會依水而居;有賭客所以有當舖;因為花得起所以吃大型品牌不要老店;由我們發展文創,到曲解文創,再被顯示出不需要文創,這過程之短讓人「當堂嚇咗一跳,然後得啖笑」。還沒好好學走路就在跑步實在令人費解,有一兩個當街旺舖又如何?就算文創空間再多,我也會很懷疑,一個能夠容忍醜陋東西出現在街頭的政府,如何教會人們美?如何大力推動文創?問題不是澳門要多少偉大的文創空間,多少美麗的公園,而是能享受到被文化包圍的感覺和能有維持公園乾淨的素質。

天馬行空的空中樓閣

澳門文創早就獨立於生活以外,城市要發展文創,本該跟生活和本土文化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要做好的文創產業,必需要用心去了解這個生活的地方,日本設計大師喜多俊之就曾說過:「生活,就是創意最好的土壤,不是要過奢華的生活,而是真正有感覺的生活」,但反觀我們的社會內涵空洞、核心價值被架空,做創作的人找不到自我定位,常不自覺地將生活與所做的作品分離,變成遙不可及的高貴與華麗,藝術品架空了生活;文創中的創意設計,其實是不能與生活分離的部份,設計本身應是幫人去解決問題,再加上文化,所承載的其實任重道遠——如像Ji A You和Alex Cabunoc共同設計的簡易腳踩洗衣機 GiraDora,不一定是個能洗更乾淨、有着最新功能的智慧型洗衣機,但却解決了在地的問題,幫助貧困地區解決缺水及洗衣不便等在生活中衍生的各種問題;又如泰國的藝術家素旺,把泰國生長得過盛的布袋蓮,用不同的藥水浸泡再加上各式美麗的編織,做成了綠色的環保家具,令國際社會驚豔之餘解決了一場生態浩劫,他的設計靈感就在他居住的地方,就在生活裡,正如他說:「不要忘記回頭看看自己的生活與文化,那是你的根,會給你最強大的力量與祝福。」諷刺的是澳門却只會拿自己五百年中西交融的歷史來自慰,只是表面地在消費著文化遺產及其價值。

不是反對將文創看成是一件非常生意的事,而是沒有經歷就直接跳到這所謂商業世界中,再套上設計的外殼就賣高幾倍價錢,直接騎劫了「文創」二字賺大錢去,這竟就是我們做文創的思維和出路?!

F352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