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班房內,老師最喜愛的,莫過於成績最優秀或最乖巧的同學,那些未能「達標」、或跟其他同學「比較不一樣」的,會被視為「阻住地球轉」的產物;賽場上,大家的目光只會投向領先的選手身上,那些不幸因為跌倒而拖垮了比賽步伐的參賽者,卻鮮有人關心他們的付出和體育精神;公司中,老闆亦只會器重最能賺錢或最有人脈的員工,但有多少人會記起,那些願意跟公司共同進退、不辭勞苦的甘草臣子?多年來,我們都在物競天擇的社會中浸泡、成長,對於「少數服從多數」、「汰弱留強」的法則,有如神聖般膜拜。更可能的是,我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原本有血有肉的某些生命個體,作出層壓式物化,甚至透明化...... 他們的需要,他們的無助,他們的吶喊,我們又知道多少?這個冬天,但願小城不要太冷。 X 【人物專訪】以半世紀在澳門的服侍,胡子義神父讓人在他身上見到耶穌的愛。 【論盡者言】這到底是誰的社會?弱勢又是怎樣煉成的? 【歲月留情】平凡主婦為愛書惜書,單人匹馬扛得住「舊書百貨」,卻扛不住租金暴漲的巨輪。 【藝文爛鬼樓】要出品特區「人才牌罐頭」,當然不少得「知識工廠」的偉大質量控制。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 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田園城市風格書店(台灣)

崔世安特首的人才培養與「他媽哥池」的謬誤

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文:JOEL GOOL

時間:2013年12月10日 14:14

90年代在智能電話尚未通行前,中小學學生都手拿一支雞蛋型的電子玩具──Tamagotchi, 來自日本的電子寵物,又叫電子雞,雖然只有三個按鍵,但每天你也要照顧他的飲食起居、清潔打掃,甚至健康和心理狀態,這遊戲曾在日本、香港、澳門和台灣風靡一時,火熱程度不下今天的智能電話。Tamagotchi最可怕的是你如上帝般捏著一隻小雞的脖子,隨時要它一命嗚呼,或餓得它撒屎撒尿,可能變態如我才會如此。

一個東西如果無法自然地發展,我們才需要培養,例如出生後磅數不足的嬰兒要放進氧氣箱培養,植物被移植後不能適應當地區生長環境,所以荷蘭發展溫室培養,或更極端的我們嫌小雞長得不夠快,培養牠們變成激素速成雞。

特首崔世安施政報告中的大力鼓吹人才培養,當然其他親朋立即附和,不成熟的初階段才需培養,特首的說法無疑大力鞭打澳門大學、理工學院和城市大學三十年辦學庸懦無能,更抨擊中學教育部份無所作為,未能為特區政府培養新晉人士,以致競爭力落後鄰近地區,同時也導致政府部份充斥不辦事的同事,例如那些每年都唸同一稿的局長。議會中特首長嘆一聲,萬分感慨,令我想起前陣子香港蘇錦樑局長的不發牌後令三百多人失業的感動哽咽,兩者同樣令人動容。

特首大人若非責難大家的失職,定是感到我們澳門的年青人像隻長不大的小雞雞,需要注射激素,令大家加速生長,這也是有跡可尋,諸如建立文化創業促進會、新設文化產業基金會,都是利用這些方法為「文化」注射,巨額花費在文化建設上,這類文化的「泡沫」能否創造出如法國路易十四的藝術風潮?如果人才培養並不是建基於建全的中學教育,全面的高等教育上,而是需要被政府雕刻和塑造,甚至是共產式的「社會計劃化」,那澳門將進入蕭瑟的秋冬,只會如法國哲學家褔柯在《規訓與懲罰》提到的權力的延伸,人才培養只會成為政府權力的延伸。

政府塑造的社會模式,改造我們內心的顏色。若政府並不打算討論中學制度內的教育模式、上課內容、科目的整合和調整,也不算改造大學內人文素養、科研培養和教育資助,那真的不要談培養,我寧可被禁室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