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9 民主路,往何方?每週專題
九一五立法會選舉後,澳門民主派的旗艦「新澳門學社」得票不但沒有依預期增加,反而錄得大幅下降。關心民主發展的市民失望之餘,仍然祈盼民主派能夠追尋支持力退潮的原因,檢討不足、重整旗鼓再上路。任何團體的興衰自有其規律,自由結社的聚散本亦平常。但 「新澳門學社」承載了二十年或更早以來澳門人追求民主的希望與實踐,其興衰不只是社員的個人事務,更是公民社會共同的資產、或債務。本期專題,我們訪問了 「新澳門學社」的元老和少壯核心人物,不只是簡單地了解選後檢討或社務方向,而是詰問更大的價值取向:民主路,往何方?我們同時訪問學者,希望能夠提供有用的學術觀察,為澳門民主共尋方向。回首來時路,舉頭望前方,本專題亦希望激勵所有對民主發展仍有熱情的公民:一時失意,不可喪志。

澳門民主的未來──專訪新澳門學社理事長周庭希

2013-11-29 民主路,往何方?每週專題

文:煎撈喱

時間:2013年11月29日 10:10

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新澳門學社分拆三組出選,最後卻只得兩席,所得票數少超過四千票。坊間很多人擔心民主派在選舉中失利,是否代表澳門未來民主路變得更難走?新澳門學社會如何汲取教訓,面對未來更大的困難及挑戰?為此,論盡媒體邀請到新澳門學社理事長周庭希,為我們解構學社失票的原因,以及澳門民主派未來的路向。

周庭希相

多方面因素導致選舉失利

對於學社在今屆選舉損失了四千多票,周庭希認為,選舉失利的其中一個因素,是因為政府冷處理這次立法會選舉。而政府更無視,甚至乎縱容嚴重賄選的情況。但他覺得,能夠被買的選票,大多數都不會投給學社,所以這並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周庭希指出,近年來,學社所接觸如民生及政制等議題比以往多,而行動亦比四年前頻密。但傳統媒體長期冷處理學社的新聞,如澳廣視新聞通常將有關公共事務的新聞放到第三節或以後,而一些「不重要的新聞」卻放得很前,而學社的新聞可能只有十秒不到的時間,根本不能描述事實的全部。這樣對居民接收資訊的權利帶來負面影響。

周庭希承認,以往他們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去向公眾解釋社會議題及公共事務,而他們亦沒有意識去主動接觸居民,去講解理論性的問題。但他指,未來他們會更主動接觸居民,了解他們的需要,多數公民教育,推進公民社會的成長。

周庭希:對我的個人指控沒有根據

對於立法會選舉後,有關周庭希及學社的指控及爭議,周庭希表示:「對於我個人大部分的指控沒有根據。」

他稱,理論上他可以去檢舉那些造謠的人,但他認為沒有這樣的必要。原因是,他所爭取的是公眾利益,去建構一個更好的社會,以及去對抗既得利益團體及「豺狼」政府。他並不關心造謠者的目的,而他亦沒有主動去攻擊這些人。

至於學社內部的爭議,周庭希指出,他的一些言論及行為,有時會被人演繹成為排除異己,黨同伐異。他以今屆立法會選舉為例:他指,二零零九年立法會選舉時,學社其中一組有兩名候選人涉及嚴重的刑事問題。為避免同樣情況再次發生,就設立了篩選機制。他指出,篩選機制十分開放,且候選人名單的確立經過理事會及會員大會確認。但在執行篩選機制時,有被篩選的人會主觀地認為被學社內部排斥。為此,周庭希解釋,正正因為篩選機制的確立,才能避免如零九年般的事件再次發生。

周庭希重申,他並沒有主動攻擊別人,但卻被人連番指控。他認為沒有必要與他們對罵,因為這樣會影響自身以及學社的形象。

民主派的現實及未來路向

對於民主派未來的發展路向,周庭希認為,政治的光譜十分廣闊,很難只用「民主派」三個字來形容我們現時所遇到的問題。而回歸到澳門的現實,他們這些會去爭取人權、爭取自由民主的人,無論來自何黨何派,都會被歸納到民主派 的標籤中。

周庭希指出:「新澳門學社現時所出現的最大分歧是,究竟我們是一個純粹以參與代議政制為目的的團體?還是一個社會行動的團體?兩者之間是有極大分別的。若果我們前者,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將選票最大化,不要碰會失去選票的事情。但作為一個社運團體,就應以政治理念以及邏輯去運作,去提升公民社會的發展。」

他亦提到,另一個學社所面對的挑戰是,學社經已成立二十多年,成員當中有年青的,亦有許多創會社員。兩者之間在溝通上、議題上的差異非常大。如何在未來保持一個良好的合作關係呢?這會是一個挑戰。但他亦指出:「只要我仍然是學社的理事長,我仍會令學社繼續推進澳門的民主發展及公民社會的成長,幫助不同的群體。」

周庭希期望,未來澳門社會能夠容納多元的聲音,令到小眾能為自己的權益發聲。而他亦期望,澳門能夠建構一個開放、平等、民主、自由的社會,居民能選出自己的代表,使政府能真正聽到廣大澳門居民的聲音,亦能體現公民社會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