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論盡》#07 十一月號 /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小城有二萬四千雙只能派牌的手,幾乎每五雙工作的手,就有一雙是負責派牌的,而未來幾年內,將會有更多更多……一雙手都只會派牌嗎?還是小城根本沒有空間,讓這雙手做派牌以外的事?當有一天,荷官不再可觀,叠碼難復叠馬時,這雙手,又可以怎樣? X 【人物專訪】立法會「一哥」賀一誠,向小城發出「改變宣言」。 【眾聲喧嘩】三種不同切入點,為你勾勒出今日澳門種種怪誕輪廓。 【歲月留情】留不住新馬路的無限「風光」,也要留住一張張人情瞬間。 【藝文爛鬼樓】澳門教育夢,當教育變成一張面子、一門生意,被標準化生產、打磨、編號的人才,你的/我的夢的邊界在哪裡?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專訪立法會主席賀一誠 ──「我一定會有所改變!」

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文:殷憂、葫蘆

時間:2013年11月10日 11:11

「四年前,我進來立法會時戰戰兢兢,連立法會的操作情況都不清楚。但四年後的今天,我自己很有信心,我知道,立法會應該要做什麼,可以做什麼。」

商人出身的賀一誠,自2001年起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2004年任澳門行政會成員,2009年成為間選議員並出任立法會副主席,2013年第五屆立法會當選主席。面對市民不斷批評立法會為「垃圾會」的狀況,賀一誠充滿自信地說︰「我一定會有所改變!」

IMG_1937

立法會需要更多地制衡政府

賀一誠說,澳門基本法對於政府以及立法會的關係,有清晰的介定︰「互相配合,立法會互相制衡。」「我自己認為配合方面,已經做得十分好,因為政府所有法律提交到立法會,能夠趕得出來的,我們都趕到。立法會的第一個功能就是立法,立法就是為了政府可以依法施政。這方面我們已經盡了責任,亦都基本上符合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職能,如果連立法都做唔到,你先可以稱我們為『垃圾會』。」

不過,他承認,澳門自回歸以來的這十四個年頭,立法會對於政府施政的監督一直都做得不夠。「我明白,現在我們講得太多的是配合,而少講了制衡。我知道社會希望我們可以有更多的制衡,這個是事實。」

「任何行政權,當沒有制衡的時候,就會成為一個霸權。」「我們可以在日常看到政府在施政上,是否真正落實到我們訂的法律,以及原有法律依法施政的情況。作為立法會議員有職責做好有關的監督。」

財政監督重中之重

事實上,前兩任立法會主席曹其真以及劉焯華亦都指出,立法會對於政府財政監督方面,是較為突出的缺乏。賀一誠說︰「財政監督方面,根本問題在於政府沒有配合。工程項目的預算可以互相挪用,這在內地來說是犯法的!但在澳門的預算法裡,卻允許這樣做。」

「喂!我俾錢你買個杯,無理由你同我買個煙灰缸返嚟,對不對啊?」

他說,現在政府一年預算八百多億,若果立法會不管好政府開支的問題,會造成社會很多的分化和懷疑。如果制度是「一個蘿蔔一個窿」,制度管得好的話,會迫使得政府認真地去做預算。

賀一誠進入議會第一次表決政府的預算法案時,就投了棄權。另外還有民主派三名議員投了反對票,其餘全部贊成通過。作為間選議員,這一舉動,甚至讓在場的資深記者嚇了一跳。「當時有記者問我,是否按錯掣?我說沒有,這是我的態度,無理由將所有的滾存又全部交給政府的,澳門再不搞財政儲備法,這是不可能的,財政儲備,是澳門人的『棺材本』,花無百日艷,我們不可能永遠都有那麽多的財政收入。我要逼政府去重視。」其後,政府提案經立法會制定了財政儲備制度法律。

『抽秤』官員  職責所在

「你想想,立法會這麽多年來,有什麼時候試過請五個局長上來被議員質問,蘇朝暉被我問到口都啞埋。我問你點樣培訓一個人出來需要咁多銀紙?我唔係話『抽秤』你,我已經是在正式預算批准之後,才找你們,已經很給面子了。我不會刁難你,但你要跟我解釋,我已給了一個警告,你要小心!」

「當時我說,2014年我未知自己是不是議員,但今日我是議員,我會重點去抽未來58個局,全部都要請曬上嚟,個個照一次鏡。你要這樣做,他們才會驚。現在雖然沒有違法,亦沒有貪污,部門用剩的都還給政府,但800幾億,56萬人,這筆預算太龐大了。我們看看整個中央政府98個部門,都只是2000多億的行政經費而已。我哋澳門咁細細個黎講,800幾億,13億人跟56萬人的對比,我真的不懂計算。所以要我們跟政府商討,預算一定要減,不可能再無限量地增加。」

「我想對財政預算這方面是我的強項,他們官員不夠膽跟我講任何野,一講到計數,無人夠我講,全國咁大條數我都係到睇,澳門咁細條數我都睇唔掂?你的漏洞在哪裡我會看不出?有漏洞存在,施政就會變得兒嬉,政府的威信就會被人越打越沉。」

「我就一句話,實事求是。應該要用,我們不會不給你用,但我不希望你擺空缺。空缺越多,你就會浪費越大。這是必然的,老闆給五十萬我出差,出多幾次,唔用好似好『老襯』咁。我無超出五十萬,我沒錯。」

「所以,政府有錢唔可以亂洗。雖然你今日富裕,但並不是代表永久的,一定要記得,富無三代啊!」

「所以《預算綱要法》,在今屆立法會一定要過,一定要!要政府在財政管理上要健康,做預算要認真,因為接下來還有ABCDE五大填海區域工程的投資,這些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沒有人管的話,政府就會越來越鬆,大手大腳。我日催夜催一定會催, 1983年的法律,到現在30年了,再不修改,政府都無法交差。你特首明年點去交代啊?要抓準時機嘛!」

不會越權  不可缺位

「守住政府的錢,是立法會監督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功能。對土地、文遺、規劃,我們已經基本上關了漏洞,新的合同來說,已經無可能做到我們所說的利益輸送的問題。但是,下一步就是要把錢管好,老百姓來講,第三就是看錢,首先生活環境不要搞到亂曬大龍,不要利益輸送,第三來講就是不要浪費公帑。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件,很簡單,不會太複雜。」

「我們不做越權的事情,但是不可以缺位。」

「整個立法會的威信提高,不是跟政府爭什麼權限,但是我們應該到位的地方,我們要到位。當我們到位做得好,我們其實是幫特首管緊下邊啲人。」

「坦白講,我做惡人,你做好人。」

「你以為好過癮嗎?叫曬啲局長上嚟,個個都熟悉,齊齊質佢地,呢樣太貴,那樣價錢太高,但是都要做,職責範圍,我都要質詢。」

「我們提意見,是愛護政府。為了政府的威信而提意見,我們不是真的要打倒你的政府而提意見,包括現今來講,貴報也好,訊報也好,這些報紙都不是要打倒政府,而是提醒政府存在的問題。我們大家知道問題在哪裡,你說我是建制派也好,是什麼也好,但我是澳門的一份子,我看到問題的所在。」

立法者需要「將心比心」

賀一誠說,監督的事情,市民容易看得到,但立法的事情,卻不容易理解。往往法律一出,就被市民批評為「惡法」。

「法律就是一條線,這條線一但劃出,過界了就是違法。」

作為立法者,賀一誠認為最重要的是「將心比心」。他說,上一屆立法會到最後幾個大法律都通過,但唯獨舊區重整法沒有通過。他說︰「幾位委員每人拼一塊,拼出了這個法律草案,雖然他們的出發點是好,但是忘了一點,就是私有財產的保護。作為立法者要套入了角色之後,你才知道問題的所在。不可以人人都站在最高的水平線上說話,高水平線的說話誰不會講?為了澳門的發展大局著想,人人都會說。但我們要調轉頭想想,作為一個老百姓,自己住了這間屋那麽久,怎麽可以突然之間要拍賣呢?我說這是違背基本法的。」

作為立法會主席,賀一誠表示不希望市民把立法會看作「垃圾會」,但作為議員應該自我檢討。「立法會的工作並非好像市民所說的那樣一團糟,經過這十四年之後,已經好有系統。由曹其真主席在回歸時一接手回來,已經做了很大的鋪墊工作,劉焯華主席是按照這個鋪墊再加強制度的問題,到我就是加強整個管理和構思上,希望大家能夠接受我呢一套。」

X

請支持論盡走下去!新聞自由是靠全民來維護的。

支持捐款︰aamacau.com/do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