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1 「交通煉金術師」之:等駕交換?!每週專題
賽車除了以技術取勝,賽規的清晰和統一,也是當出現爭拗時的致勝關鍵。車手們總有各自駕駛「烈火戰車」的喜好和習慣,但一旦進入東望洋跑道,再個人化的駕駛絕技,都不能偏離大會所訂好的賽規,這就是遊戲規則。小城人民,「位位賽車手,入得車房,出得東望洋」,左一個掉頭,右一條窄巷,技術差一點,都有所「損」失,但總體上還是願意乖乖按「紅綠黃」做人。至於在內地過馬路的經歷告訴我們,「紅綠黃」跟司機是互不相識的,也不該是我們信賴的朋友。如果「駕照互換」真的要「等價交換」,那麼要內地和澳門人有著統一的駕駛意識、要日塞夜塞的交通壓力不再雪上加霜、要本地職業司機安心工作的話:「煉金術師,要用甚麼來換呢?」

蘇文欣:「駕照互認」須先完善規範,欲速不達

2013-11-01 「交通煉金術師」之:等駕交換?!每週專題

文:煎撈喱

時間:2013年11月1日 10:10

交通諮詢委員會早前開會討論「澳門駕駛執照的互認/互換制度」。有意見指,「粵澳駕照互認」為大勢所趨,理應實行;亦有意見認為,澳門的道路壓力幾近飽和,而澳門和內地的駕駛習慣不同,政府不應大開綠燈,開放內地人來澳駕駛。「粵澳駕照互認」被提出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社會各界均有不同的看法。

對此,澳門理工學院社會工作學課程副教授蘇文欣稱,以往內地與澳門之間是以「兩地牌」的概念,來解決兩地因制度不同而出現的不便。但「兩地牌」是以「車」為單位,而現時所討論的「粵澳駕照互認」則是以「人」為單位。

粵澳雙方近年簽訂多項合作協議,在不同方面的認證議題亦被廣泛討論。蘇文欣認為,「粵澳駕照互認」的確能帶來經濟上的好處,亦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關卡,尤其對澳門的物流業及租車業發展大開方便之門。他認為,「粵澳駕照互認」可以某程度上解決澳門「司機荒」的問題,但他亦強調,這樣會令過界勞工甚至黑工的問題更加嚴重。而內地車輛不能直接進入本澳,變相令本澳的租車業收入上升。

但同時,蘇文欣亦認為,內地與澳門的駕駛習慣存在頗大的落差。他舉出一個例子,雖然澳門的交通也算不上有秩序,有時亦出現駕駛人士不讓行人的情況發生。但在內地,行人過馬路必須與車輛「鬥快」,否則根本不可能成功過馬路。另一個例子是,在內地,車輛右轉時不用看紅綠燈,但澳門卻必須要跟隨紅綠燈的指示。一旦「粵澳駕照互認」落實後,內地駕駛者以同樣的習慣在澳門駕駛,變相增加導致澳門交通意外的可能性。

另外,他亦提到,「粵澳駕照互認」落實後,會否令到更多人在澳門駕駛?而澳門的道路承載力又是否足夠?他舉例,在澳門做生意的內地人,必定會在澳門駕駛,因為以公交出行實在不便。他認為,有關部門也必需要考慮,在澳門這樣的特殊環境下所衍生出的問題。

他亦指出,若果內地人在澳門駕駛時犯了交通規則,必須要採取「即罰」的措施,否則沒有辦法起到阻嚇的作用。他認為政府落實「粵澳駕照互認」前,必須要檢視及修改現行的《道路交通法》,堵塞漏洞。

至於被問到,政府為何現在突然提出要討論「粵澳駕照互認」時,蘇文欣強調,這個議題不是突然提出來的。數年前,澳門與內地簽訂《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以及《粵澳合作框架協議》時經已提出「粵澳駕照互認」的問題。他認為,現時討論這個議題的時間比較合適,因為港珠澳大橋正在興建,若果等到港珠澳大橋建成後才討論,就會變得太遲。

最後他總結,以澳門的現況來看,「粵澳駕照互認」似乎不太可能收回。但他認為當中尚存在多個矛盾點,具體操作上也暫見弊多於利,當局應在實施前,率先解決「粵澳駕照互認」所衍生出來的社會問題,包括兩地駕駛學習理論的差異如何協調;發生意外時的責任處理;而職業司機的駕照互認,也重申更加應該比一般駕駛者有更多規範,絕不能一躍而蹴,因為駕照互認並不應該為了解決職業司機不足的問題而制訂的。

蘇文欣認為互認不太可能收回,但強調要先做好規範和釐清責任

蘇文欣認為互認不太可能收回,但強調要先做好規範和釐清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