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物換星移的佔有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川細間代

時間:2013年10月22日 11:11

物2

夜晚,一名男子拿著一疊又一疊的窗框,出現在家門口。
他說他是住了近三十年的前屋主
他來歸還木製窗框

無法深究為何當初要把窗框帶走
想作紀念嗎?
想好好保護著?
也許需要一個信物,作為再次回家的理由?
就像今天。

他的表情無法形容,不太輕鬆。
妻子在更遠的外頭等候,不願接近老屋。
丈夫東瞧西瞧,耽誤好長的時間。
妻子遲遲未等到丈夫,忍不住前來屋前。

說著九重葛跟樟木是他們種的
說著當初兒子從國外特地趕回來,仔仔細細的拍攝了這棟建築的每個角落。
妻子仍在不捨的情緒中,丈夫淡淡地說我們每個人都只是過客。
他們有很多的話及思念,卻變成了句點。
夫婦倆人淚光閃閃

“擁有”是個太抽象的概念

尤其擁有一棟老屋裡涵蓋的美麗時光
在它身上留一些痕跡,做一些記號,彷彿就可以佔有了。

當一棟棟不會動的開始移動了,一棵棵樹連根拔起
這些對記憶很殘忍,每個人都需要安慰。

事實上那些物永遠都只是物,一個對象。
種植30年的樹不會跟你交涉情感
它所能回饋你的是:
它還是樹,健健康康的,永遠都會在這裡。

物1  物3 物4